大暴君 第490章 服是不服?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這一步踏出,似有千鈞之重。

每個人都在等待著,無比忐忑的等待著……

陛下不會這就要讓位與這個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的所謂真正漢王吧?

然後,李承陽雄渾有力的聲音又再度穿透長空。

“但是!”

僅僅兩個字,竟是讓所有人心頭莫名一鬆。

“朕坐在這張龍椅之上,從未有過一絲一毫的懈怠。”

“誅反賊,平叛王,外禦強敵,內肅朝綱,如今的大夏,萬民安康,兵強馬壯,百業俱興,蒸蒸日上。”

“故此,朕自認登基以來,所做的一切皆無愧於天地,無愧於父皇,更無愧於江山社稷,黎民百姓。”

“爾等服是不服?”

李承陽環顧四方,突然抬高了音量,便如重錘一般敲在眾將士的心上。

下一刻,千餘人齊聲高呼。

“服!”

李承陽嘴角微揚:“那朕這個皇帝,你們可還滿意?”

話音一落,數千人齊齊俯首:“陛下言重,我等願效死命!”

嘴角的弧線越發張揚。

李承陽又一指穆玨:“今日此人要朕還位於他,爾等肯是不肯?”

“不肯!”

“從今以後,爾等是認我李承陽,還是認那什麼皇室血脈,真假漢王?”

“陛下威武,承陽萬歲!”

“陛下威武,承陽萬歲!”

“陛下威武,承陽萬歲!”

山呼再起,聲震九霄,連綿不絕,經久不息。

李承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又回頭朝著已經失魂落魄的穆玨癟了癟嘴,雙手一攤:“你看,不是朕不老實,是他們不認你啊!”

話音落下,噗的一聲。

穆玨竟是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緊接著便兩眼一黑,癱倒在地。

李承陽又是一陣哈哈大笑,然後再次高舉右臂。

山呼頓止,人人肅穆。

“將士們,起錨開拔,到雲夢府喝酒慶功!”

霎時間,歡呼一片。

李承陽卻是朝著十三低聲說道:“待會兒記得讓獨孤洛再寫一張一模一樣的供狀。”

……

……

艦隊開拔,駛向雲夢。

劉仁軌、關羽等人又跟著李承陽進到承陽艦指揮室。

舒縉雲、嶽銀瓶和慕容昭自然也在其中。

坐定之後,膽子最大的慕容昭第一個開了口:“二表哥,你當真不是先帝先後所出?那我不是不能喊你表哥了?”

李承陽白了他一眼:“這你也信?朕若不是皇室血脈,父皇會傳位於我?”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唯有舒縉雲狂翻白眼。

嶽銀瓶想不明白:“那陛下剛剛為何要那麼說?”

“前兩天在廬陵看見那麼多百姓對朕頂禮膜拜,就一直想知道他們喜歡的到底是大夏天子,還是我李承陽,今天遇到這樣的好機會,就拿承陽艦的將士們小試一番。”

說著又朝劉仁軌等眾將嘿嘿一笑:“還要勞煩諸位吩咐下去,今日之事,不可外傳,以免惹人笑話,說朕胡鬨。”

眾將皆是哭笑不得,但依舊齊齊躬身:“諾!”

話音落下,李承陽又道:“經過今日之事,將這等強壯水師交到諸位手裡,朕也可以高枕無憂了。”

劉仁軌第一個反應了過來。

原來陛下是在試探我們對他的忠心!

說來也是,承陽艦編隊如此強悍,換了誰都是要交到對自己忠心耿耿的人手裡才能放心的。

而經過方纔一事,今後陛下定會將這數千將士視作心腹手足,隻怕比起羽林軍來,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想到這裡,劉仁軌竟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緊接著又驚覺失態,連忙捂住大嘴。

李承陽看在眼裡,樂在心裡,便將大手一揮:“你們也累了,都下去休息休息,準備慶功吧。”

眾將得令,紛紛離去。

剛出了艙室,就有人問道:“劉將軍方纔為何發笑?”

劉仁軌小聲說了幾句,眾將也都眉開眼笑,樂不可支,更有甚者,竟是手舞足蹈。

聽著外間傳來的豪放大笑。

李承陽的嘴角又掛起了標誌性的壞笑。

然後,舒縉雲就站到了他的身前,又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究竟要乾什麼?不把我嚇死,你便不肯罷休是麼?”

見她生了氣。

嶽銀瓶、慕容昭竟是齊齊一吐舌頭,連忙跑了出去。

李承陽順勢便將佳人攬入懷中:“我想乾什麼,你還看不出來麼?”

舒縉雲一聲冷哼:“我冇你那般狡猾!”

“嘿,你這話說的……好好好,我解釋你給聽,這總行了吧?”

“不許騙我!”

李承陽伸手在她鼻頭一刮:“騙你作甚?”

說著又是一聲長歎:“我搞出這種事兒來,說到底還不是為了報答父皇母後的養育之恩?”

“太子大哥已經冇了,穆玨便是父皇和母後在這世上唯一的兒子,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殺他的,但他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如果不能讓他徹底死心,將來肯定還會搞事。”

“我的性子,你是清楚的,萬一他真的將我惹毛了……嘿嘿,你懂的。”

舒縉雲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說著又突然一瞪李承陽:“既然將士們都已經向你表了忠心,你又何必再騙他們?”

李承陽又在她鼻頭上一刮:“我不是要騙他們,我是怕今後麻煩……你想啊,普天之下,也不可能人人都像他們這般對我忠心耿耿。”

“雖然我實力雄厚,不怕有人拿我的身份做文章,但終歸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退一萬步來講,萬一有那麼些迂腐不堪,卻又冇犯什麼大錯的書生文人因為此事惹到了我,那我是殺還是不殺?”

“殺了吧,多少有些冤枉,但若不殺,我好不容易纔得來的暴君之名豈非要成笑柄?”

舒縉雲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你這人,當真有病!”

“嘿嘿,那可是病得不輕,必須要縉雲親親,才能治好這病!”

李承陽痞笑一聲,便將嘴湊了上去。

然而還冇碰到那溫潤的雙唇,整個人便似觸電一般彈了起來:“臥槽,你怎麼在這兒?”

舒縉雲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就見關羽不知什麼時候又竄了回來。

關羽不小心撞破兩人曖昧,也是一臉通紅,猛地一下單膝跪在李承陽麵前,雙手捧上那個包袱:“啟稟陛下,末將先前忘了將這個呈上。”

李承陽眉頭微微一皺:“這是什麼?”

“倭賊渡邊的人頭!”

果不其然,看著就像。

舒縉雲立時皺起了秀眉。

李承陽也是一擺手:“拿走拿走,這個有什麼好看的。”

關羽便又把那包袱放了下去:“啟稟陛下,這倭賊臨死前招了。”

招了?

李承陽微微一愣:“招了什麼?”

“說穿著鬥篷的那個姑娘,乃是倭國公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