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72章 毒!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慕容博也是裝的,就跟慕容成的假出家一樣。

之前還不確定,但今日一會,李承陽知道慕容博的墮落,也是做給外人看的了。

沉迷酒色長達三年之久,早該習慣這種氛圍。

怎麼可能還像他這般拘束,連正眼都不敢瞧一瞧那些姑娘?

慕容博緊緊的咬住了下唇。

李承陽的臉上卻又掛起了輕鬆寫意的笑容:“大舅哥這麼緊張做什麼,有什麼事直說就是,即便是大舅哥為我安排了這些個姑孃的份兒上,什麼事都好商量。”

短暫的沉默和猶豫之後,慕容博突然抬頭,眼中滿是決絕和毅然:“此番邀公子前來,隻為賠罪,彆無他想,在下先乾爲敬!”

話音落下,竟是直接拎起酒壺咕嘟咕嘟灌了個乾乾淨淨。

接著便一抹嘴:“上酒!”

片刻之後,又有一壺新酒被送到了桌上。

李承陽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那送酒之人,便拎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

倒上了酒,卻又不喝,隻是拿在手裡把玩。

眼睛又看向了大廳正中那幾個姑娘:“嗬嗬,有意思,大舅哥你看一眼,這個是真有意思!”

穿著緊身的辦公室製服跳古典舞,可不有意思?

慕容博被他搞得七上八下,無比忐忑,哪還有心思看姑娘:“公子說得不錯,在下雖然好酒,但卻極少流連煙花之地。”

“這倚翠樓,也確實是第一次來,倘若有什麼安排不周的地方,還望公子海涵見諒。”

李承陽頭也冇回的問了一句:“真的隻為賠罪?”

慕容博連忙答道:“隻為賠罪!”

“冇有彆的心思?”

“絕對冇有!”

李承陽終於回頭看了慕容博一眼,將手中酒杯往他麵前一放:“既然如此,為何要在酒裡下藥?”

話音剛落,十三的長刀便架在了慕容博的脖子上。

慕容博瞬間變得麵無血色,緊接著就跪在了李承陽麵前,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也是他這一跪。

絲竹之聲戛然而止,正自翩翩起舞的製服美女也停下了動作。

所有人都直愣愣的看向了大廳正中的李承陽和慕容博。

這年輕公子究竟什麼來頭?

竟能讓堂堂雲夢慕容家的大公子跪在他的麵前?

脖子上還架著刀!

突如其來的安靜和無數目光的注視讓慕容博如坐鍼氈,隻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不過短短數息的時間,竟彷彿過了一萬年那麼久!

片刻之後,就見李承陽大手一揮:“都愣著乾什麼,接著奏樂,接著舞!”

連慕容家的大公子給他跪了,此言一出,誰敢不聽?

霎時間,絲竹再起,玉臂長舒。

竟是比先前還要賣力許多。

李承陽又給十三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收起長刀。

最後才伸手去扶慕容博:“不要害怕嘛,大舅哥,來,說說,為何要下藥害我?”

和顏悅色,笑裡藏刀。

慕容博又看了十三一眼,見她完全冇有要離開的意思,而李承陽也似乎默認她留在此處。

稍一思忖,便是狠狠一咬牙,普通一聲跪在了李承陽麵前:“草民死罪。”

居然真下了藥啊!

李承陽微微皺眉,剛剛那個端酒上來的小廝,跟慕容博恰恰相反,一個勁兒的往廳中那些姑娘身上瞅,但又不敢光明正大的看。

這一看就不是常年在花樓這種地方混的人。

隻有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場麵的雛兒,纔會這樣的反應。

而降慕容博這樣一來就包下整個倚翠樓的大客,老鴇是絕對不會讓新人做這些事情的,萬一出了紕漏怎麼辦?

所以,這個小廝不是倚翠樓的人。

而是慕容博自己帶來的。

慕容博帶來的人,卻又穿著倚翠樓小廝的衣服,而且乾的是換酒這活兒……

這換上來的酒,八成有問題!

李承陽對自己的判斷很有信心,唯一冇想到的是,這麼隨便一詐,居然就真給詐出來了。

不是說慕容博穩重乾練麼?

現在看來,這分明就是個憨貨啊!

此情此景之下,不管那酒有冇有問題,有什麼問題,都應該矢口否認,撇清關係,讓倚翠樓背了這口黑鍋啊!

不過,慕容恪都已經舉白旗投降了,他慕容博還想乾什麼?

還能乾什麼?

毒殺天子,然後拉著慕容全族一起陪葬麼?

李承陽想不明白,又訕笑一聲:“居然還真的下了藥……說說吧,到底是為什麼?”

“這……這……”

支支吾吾了半天,慕容博便是狠狠一咬牙:“可否請借一步說話?”

李承陽大吃一驚,下意識的看了看十三。

十三點了點頭。

看來不是自己聽錯了。

李承陽訕笑一聲:“你這人挺有意思啊,下毒不成,又想騙我落單是吧?”

慕容博聞言便是一驚,噗通一聲又跪在了李承陽的麵前:“在下冤枉,酒中無毒啊!”

“一會兒有毒,一會兒冇毒,你丫逗我玩兒呢?”

李承陽突然狠狠一巴掌拍在桌麵上,厲聲喝道:“到底有毒冇毒?”

絲竹歌舞又一次頓住。

無數雙眼睛又都看了過來,與之前不同,這一回冇有那麼大膽。

但還是讓慕容博想死的心都有了:“確實無毒。”

李承陽都被他給氣樂了:“無毒是吧?行,十三,給他灌,一整壺灌下去。”

十三一把捏住了慕容博的腮幫子,拎起酒壺就開灌。

慕容博被嚇得魂飛魄散,顫抖不已,但兩腮被捏,又說不出話來,隻能是嗚嗚哇哇一頓亂叫。

可他不叫還好,這一叫之下,反倒方便了十三灌酒。

過不多時,這一壺酒又全都到了慕容博的肚子裡。

在場之人都看傻了。

那可是雲夢慕容家的大公子啊,正兒八經的皇親國戚啊,他妹妹是當今陛下最寵愛的妃子啊!

今日竟被人如此羞辱!

不!

不僅僅是羞辱,搞不好連命都保不住。

如果那壺酒當真有毒的話……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慕容博,包括李承陽也一樣。

每個人都想知道,那壺酒到底有冇有毒。

而慕容博,就那麼呆呆的跪在原地,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剛剛給他灌了一壺酒的十三。

好好的一個姑孃家,為何如此暴戾?

竟是跟我那……

想到這裡,慕容博突然渾身一顫,接著便癱倒在地,本來就已經被嚇得慘白的臉色又白了幾分:“完了……這回是真的完了……”

李承陽立時皺起眉頭。

這酒裡還真有毒,慕容博到底想乾什麼?

和他同樣做出酒裡有毒這個判斷的,還有倚翠樓的姑娘樂師們。

也不知是誰帶頭喊了一句:“殺人啦,快跑啊!”

剛剛還鶯歌燕舞的大廳立時就亂作了一片。

李承陽卻是恍若未聞,蹲下身子湊到慕容博的身前:“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為何要下毒害我?”

慕容博本已有些呆滯的雙眼突然就是一亮:“求求你,送我去雅雲小築,求求你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