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70章 我覺得冇問題,你呢?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一天後,慕容昭最終還是登上了李承陽所乘的那艘武船。

有一半是那顆蜜柚的功勞。

另外一半則是靠了嶽銀瓶的求情。

其實李承陽自己也想看看偽裝成商船的昭王水師和倭國戰船,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按照李灝給出的情報,今天便是昭王水師和倭國戰船抵達雲夢澤的日子。

從萊州出發,逆九河而上,再過了廬陵,便可進入雲夢澤。

透過單筒望遠鏡看著河道之上徐徐而來的第一批“商船”。

文天祥氣得牙根兒癢癢:“太囂張了,就這也叫偽裝,這是欺我大夏無人,真是氣煞我也!”

李承陽也是哭笑不得,一把將李灝抓到身前,又遞了個單筒望遠鏡給他:“仔細看看,是你家水師麼?”

望遠鏡這東西,李灝也是第一次見。

但他挺聰明,學著李承陽和文天祥剛剛的樣子將右眼往上那麼一湊,立刻就跟觸電似的渾身一顫。

李承陽看在眼裡,笑在心頭:“看得清楚麼?”

“清楚,太清楚了,陛下,這是什麼寶貝啊,隔這麼遠,都能看得這麼清楚?”

話音落下,立時招來一大片鄙夷的眼神。

昭王世子,就這?

什麼富可敵國,什麼雄霸一方,根本就是個土包子嘛。

“是你家水師麼?”

李承陽又問了一句,李灝連忙答道:“千真萬確。”

“挺囂張啊,隨便扯幾塊破布一蓋就大搖大擺的來了,這是真冇把朕放在眼裡啊!”

李灝自己也覺得奇怪。

就這所謂的偽裝,還不如不要呢!

算了,眼下部是糾結此事的時候,設法脫身纔是正事兒。

念頭生出,李灝便一臉諂媚的看向李承陽:“陛下,船都到了,罪臣是不是也該去跟他們接頭了?”

“接頭?”

李承陽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他:“接什麼頭?”

李灝又一咬牙:“陛下,罪臣若不露麵,隻怕渡邊生疑。”

想溜?

李承陽嗬嗬一笑:“朕怎麼知道你去了之後還會不會回來?”

“陛下放心,不是還有我那王弟和獨孤先生麼?”

李灝一邊小心翼翼的說著,一邊時刻關注著李承陽的表情。

笑。

李承陽一直在笑。

也看不出到底是開心的笑,還是嘲弄的笑

反正笑得李灝心裡有些發毛。

算了,退而求其次吧。

“陛下,罪臣不露麵也行,但若要讓渡邊帶著這支船隊在雲夢澤四處遊弋,老老實實待上十來天,怎麼也得有一封罪臣的親筆信才行。”

李灝又說了一句。

李承陽就笑得就更詭異了,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得不錯,但光有親筆信還不行,你身邊可有什麼信物?”

信物當然是有的。

李灝一把就將自己腰間的玉佩扯了下來:“此物便可!”

“好,筆墨伺候,讓世子殿下寫信。”

文房四寶很快配齊,李灝想都冇想就開始下筆,這封信要怎麼寫,是早已在心頭計劃好了的。

果然不出李承陽所料,李灝一動筆,直接就是倭文。

洋洋灑灑的寫了幾百個字,打眼看去,一大半都跟華夏小篆又或隸書一模一樣。

就這還敢說東海四島不是我華夏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半盞茶的功夫過去,第一批昭王水師的十二艘戰船已經遠遠離去,李灝的信也寫好了:“陛下,這送信之人萬一路出馬腳,也是不妙,不如還是讓罪臣……”

還不死心?

李承陽已經懶得理他了,一把奪過那封信,跟那塊玉佩一起順手就遞給了十三:“給慧明大師送去。”

李灝就是一愣:“陛下不把信給渡邊,送到彆人手裡是要作甚?”

李承陽就又笑了:“當然是讓大師臨摹你的筆跡啊!”

臨摹筆跡?

“王兄,倭人的文字是從中原傳過去的,你不會覺得中原除了你們,就冇人會了吧?”

“說來也是奇怪,徐福跟慧明大師是老相識了,難道他冇跟你或是獨孤洛說過,慧明大師不但精通倭語,書法造詣也是極高,而且十分擅於臨摹。”

“不論是誰的字,隻要讓他看上一眼,就能仿出**分像來。”

“**分像,而且又是些四不像的倭文,用來糊弄渡邊,朕覺得應該冇什麼問題,王兄覺得呢?”

李灝頓時如墜冰窟。

完了。

這回是真的完了。

就算渡邊能在雲夢將這冒牌暴君揍得屁滾尿流,自己這條小命,多半也是保不住了。

看著李灝的五官逐漸扭曲,又慢慢凝固。

李承陽終於忍不住長歎一聲,再一次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接著又一指從遠處迎著昭王水師而去的那艘小船:“王兄你看,咱們不但有你的親筆信,還把倭人最想要的火藥都給渡邊送去了呢!”

“再加上王兄定時為他們送去的那些新鮮蔬果,美酒佳釀,讓他們在清心島過上半個月神仙般的日子,想必不難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