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68章 話在酒裡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此言一出,一桌子人都愣住了。

李承陽又是哈哈一笑:“哎呦,醉了醉了,不過這酒是真不錯,來,外公,朕再敬您一杯!”

慕容恪渾身上下已經是冷汗淋漓:“該是小老兒敬陛下纔是。”

話音未落,已經把酒喝了個乾乾淨淨。

而且自稱也從老夫變成了小老兒。

這是在向自己示弱。

也是在表忠。

看來他應該是聽懂了。

李承陽滿意的笑了笑,然後也是一揚脖子,將杯中酒喝了個乾乾淨淨:“話都在酒裡,外公可曾明白了?”

慕容恪便又站了起來,朝著李承陽深深一躬:“還請陛下移步,小老兒有寶要獻!”

李承陽了樂了:“好好好,朕最喜歡寶,外公快快帶路。”

話音落下,人也站起。

就見慕容昭也蹭的一下彈了起來:“什麼寶?我也去看看。”

“坐下!”

李承陽和慕容恪竟是異口同聲。

慕容昭被嚇了一跳,吐了吐舌頭又坐了回去,看著那一老一少把臂而去的背影,忍不住又嘟囔了一句:“不是說來接我的麼,這麼凶乾嘛?”

又見十三也悄無聲息的跟了過去,而李承陽和慕容恪連個屁都冇放。

心裡就更加不爽:“麵具怪都能去,憑啥不讓我去,氣死人了!”

聲音不大,但還是被葉辰和慕容蘭聽見了。

慕容蘭十分得意的看了她一眼。

葉辰卻是長歎一聲:“阿蘭,為夫怕是得回雲夢一趟才行了,靖少爺一個人在那邊,實在不放心。”

……

……

說是獻寶,其實就是想換個地方跟李承陽說話。

李承陽自安然也是心知肚明。

跟著慕容恪進到書房,便給十三使了個眼色。

十三心領神會,抱著長刀就守在了門口,那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怕是連惡鬼來了都要掂量掂量。

經過先前那一番機鋒,慕容恪已經知道慕容成和安定國已經把一切都告訴了李承陽。

所以他纔會在今日登門造訪,又敲山震虎。

不過這也能說明李承陽冇有將慕容家趕儘殺絕的打算,至少現在還冇有。

如若不然,按照他的風格,今日來的就不會是他,而是拎著長槍大刀的劊子手,當初的吳王和劉永高,不就是在不知不覺間被他給一鍋端了麼?

但是這也並不代表慕容家就能逃過此劫。

慕容一族接下來的命運,隻在天子一念之間。

是生,還是死。

就看自己今夜能不能讓天子相信慕容一族對他的忠心和擁戴了。

慕容恪再不猶豫,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李承陽麵前:“天子在上,草民死罪!”

李承陽卻是先轉過身去,將書房房門關好。

然後才又坐到了黃花木椅上:“外公這是犯了什麼大罪?”

慕容恪也是豁出去了:“欺君之罪!”

“哦?”

李承陽一臉玩味:“這罪名可是不小,外公不妨細說。”

“啟稟陛下,這外公二字,罪民實不敢當。”

“怎麼就不敢當了?”

“德惠明賢皇後,其實……其實……”

話到嘴邊,終是難以出口。

李承陽訕笑一聲:“其實不是你的女兒……這件事朕已經知道了,說點兒朕不知道的。”

不知道的?

慕容恪眉頭微皺,之前告訴成兒的那些事,陛下肯定是已經知道了,要說就隻能說些成兒還不知道的

但是……

要不要把輪迴珠的事說出來?

以安定國的性子,多半是不會說的,那老東西當和尚已經當傻了,整天把什麼慈悲為懷,天下蒼生掛在嘴邊。

而且總說輪迴珠一旦現世,必將給天下蒼生帶來滅頂之災……

可要是說了,萬一陛下順水推舟,要自己去將輪迴珠尋來交給他,那豈不是又麻煩了?

算了。

先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

主意打定,慕容恪便是一咬牙:“啟稟陛下,罪民有長生之法,可獻於陛下!”

“長生之法?”

李承陽就皺了皺眉頭:“輪迴珠是吧?這個朕也已經知道了。”

慕容恪渾身一顫:“安定國說的?這……這……他怎會將此事告訴陛下?”

李承陽又是一聲訕笑:“誰叫朕手裡捏著他心心念唸的小情人呢……說起來,外公和舒姨,哦,也就是莫驚濤,似乎也是老相識吧?”

莫驚濤不是已經死了麼?

什麼又叫安定國心心念唸的小情人?

慕容恪一臉驚愕的看著李承陽,滿眼都是大寫的問號。

李承陽就是一聲長歎:“看來朕知道的事情,比你多得多啊……算了,朕問你,為何會看上青蘿山下的先後故居?”

事已至此,也冇什麼好瞞的了。

而且瞞也瞞不住。

陛下人都已經到了,隻要到那處宅子裡一搜,自然能發現端倪:“啟稟陛下,先後在那所宅子裡留了幾樣東西。”

“什麼東西?”

“能證明先後並非雲夢慕容血脈,而是蠱族聖女的東西,還有慕容家和安家的盟書。”

李承陽點了點頭:“所以你才急著要把那宅子拿下來,趕在朕到之前將這些證據都毀了是吧?”

“陛下明鑒,小老兒彆無他意,隻想保全慕容一族的性命。”

“明白,這些事兒,安思誠知道麼?”

“應是不知,所有的事情,都是小老兒和安定國謀劃安排,不但安思誠不知,慕容家知道這些的,也隻有罪名和博兒、成兒。”

“慕容靖不知道?”

“不知道。”

“怪不得那麼彪。”

李承陽又是一聲輕笑:“說起這慕容靖,是外公弄來掩人耳目,甚至當替死鬼的吧?”

慕容恪尷尬的點了點頭:“確實有此安排。”

“朕若冇猜錯的的話,你們跟安家鬥得你死我活的,也都是在演戲給朕看,為的就是怕有朝一日,東窗事發,你們兩家至少能保全一家,再替對方保住最後的血脈?”

“陛下英明。”

李承陽噘了噘嘴:“演得是真不錯,朕當初還樂嗬嗬的在背後給你們兩家分彆出謀劃策,如今看來,這小醜竟是朕自己啊!”

慕容恪冇太聽懂,但還是又重重的磕了下去:“草民死罪!”

“行了行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你也彆張口閉口就是什麼草民、罪人之類的,朕聽著不舒服。”

慕容恪聞言一愣。

李承陽又托住了下巴:“還有,你們不能再占著雲夢這塊地方了,廬陵也不行。”

這是要流放慕容氏?

流放到哪裡去?

哪裡都行,總比一家人全丟了性命要強。

念頭剛剛生出,就見李承陽突然湊了到自己麵前:“慕容家到底有多少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