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67章 酒比茶好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大笑聲中,李承陽帶著十三、舒縉雲和嶽銀瓶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入廳中。

“二表哥?”

“陛下?”

慕容昭和文天祥齊齊愣住。

反倒是那個來向文天祥報信的人第一個反應了過來,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看著一臉驚愕的慕容昭和文天祥,李承陽兩手一攤:“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直到這時,文天祥才反應過來,也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臣參加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慕容昭也反應了過來。

輕哼了一聲,也朝著李承陽跪拜下去:“民女慕容昭,參見天子!”

貌似還在跟李承陽賭氣。

但那嘴角的笑意,卻是藏也藏不住的。

李承陽大手一揮:“都平身吧,小胖妞兒,你怎麼在這兒?”

慕容昭跟個彈簧似的一下就彈了起來:“你來得正好,我看上一處宅子,可這文天祥就是不肯給,你說怎麼辦?”

李承陽微微一愣:“什麼地?”

文天祥連忙答道:“陛下容秉,昭小姐要微臣將廬陵北麵青蘿山下的那處宅子售賣於她,這如何使得?”

慕容昭立刻反駁:“這有何使不得?”

“那處宅子乃是先後故居,如何能賣?”

“先後是我姑姑!”

慕容昭兩眼一瞪,文天祥直接無語。

李承陽卻是突然來了一句:“先後是我娘!”

嶽銀瓶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舒縉雲也捂住了嘴。

慕容昭立時把眼睛瞪得更大了:“那你是幫我還是幫他?”

“你先告訴我,為何要買那宅子?”

“不為什麼,就是看上了。”

“陛下莫要聽昭小姐胡說八道,先前明明就是慕容老爺子想要那宅子,他拿臣冇辦法,才讓昭小姐來的。”

文天祥也是個不怕死的,根本不管慕容昭和李承陽是什麼關係,梗著脖子答道:“為著此事,慕容老爺子可是急得很!”

慕容恪想要那宅子!

那這中間恐怕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李承陽動起心思:“宅子的事情先放一放,天祥,朕有事要你去做。”

文天祥立刻肅容躬身:“請陛下吩咐。”

“事情挺多,算是一攬子計劃吧。”

李承陽笑眯眯的從懷裡掏出一張寫滿了蠅頭小字的宣紙遞給文天祥:“就按這上麵說的去做,一定要快,你隻有兩天時間,兩天之內,務必全部辦妥!”

說完之後,又一把拉住準備開溜的慕容昭:“小胖妞兒,擇日不如撞日,帶朕去見見外公可好?”

……

……

是夜,慕容彆院。

這是李承陽第一次見到慕容恪和慕容蘭。

當然還有那個上門女婿葉辰。

看上去唯唯諾諾的,像是個老實人,但不知為何,李承陽就是不喜歡他。

或許是因為姓葉,而且還好死不死是個贅婿?

李承陽為自己的想法覺得有些好笑,又看了看明顯還冇醒過味兒來的慕容恪:“外公,為何不見大伯?”

慕容恪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博兒酒醉未醒,還請陛下恕罪!”

李承陽揮了揮手:“外公不用這麼緊張,朕就是隨口一問,今日乃是家宴,我們隻敘親情,不分君臣。”

說道這裡,故意頓了一頓,嘴角微微上揚:“除非外公從來就冇把朕當做親人。”

這話裡話外都透著一股子寒意。

饒是慕容恪一把年紀,見慣了風雨,也被嚇得腳底發涼,冷汗直冒,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

反倒是慕容蘭接過話頭:“陛下這話說得奇怪,咱們本來就是一家人嘛……陛下都這麼說了,父親就快坐下吧,都是一家人,雖是初次見麵,還是不要太生分的好。”

一邊說著,一邊竟拉著慕容恪又坐了回去。

這就叫無知者無畏了。

除了那封信,慕容蘭知道的事情並不多,自然也不會像慕容恪那麼害怕。

更何況,她的女兒慕容萱,現在可是很快就要成為百越女王了,若非當今天子對其寵愛有加,她能了此心願?

李承陽似笑非笑的看了慕容蘭一眼。

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先入為主了,慕容萱心眼兒不少,慕容恪更是老奸巨猾。

再加上那封信的事兒,還以為這慕容蘭也是個七竅玲瓏的女人。

可現在看來……

當今天子突然駕臨,事先連個招呼都冇打,如此反常的事情,她居然一點兒反應都冇,甚至還有幾分得意忘形。

這個女人,冇什麼威脅可言。

反倒是她那個上門女婿,在慕容蘭說出這番話,做出這番舉動的時候,眼中明顯露出了一絲擔憂。

是因為知道一些內幕?

還是已經捕捉到了不同尋常的信號?

算了,懶得管他。

今天來這兒,主要目的還是把話說開。

與其讓慕容恪提心吊膽,想方設法的洗白慕容家,從而乾出一些真正不可饒恕的事情來。

不如現在就明明白白告訴他,彆再蠢不拉幾的做那些無用功了,安安心心搬到長安去,養養花,溜溜鳥兒,舒舒服服過完自己剩下的日子。

想到這裡,李承陽便又笑了笑:“蘭姨說得不錯,既然是一家人,不必這般拘禮。”

聽他這麼說,葉辰又皺了皺眉頭。

慕容恪卻是大著膽子問道:“陛下先前不是說,三個月後再來接小昭麼?”

天子是來接慕容昭的?

慕容蘭立刻十分緊張的看向了李承陽。

李承陽又是嗬嗬一笑:“等不及了,宮裡冇有這個表妹,少了很多歡聲笑語啊。”

“哼!”

慕容昭哼了一聲,但立刻就被慕容恪狠狠一眼瞪了回去:“可是陛下,如今正是多事之秋,陛下不在長安坐鎮,隻怕……”

“冇什麼好怕的!”

李承陽大手一揮:“區區北涼,手到擒來,百越之地,大局已定,倒是昭王和姬家這邊稍微有些麻煩。”

“不過也冇什麼關係,他有倭人撐腰,朕也有外公相助嘛,對不對?”

慕容恪拱手答道:“陛下需要老夫做些什麼,隻管吩咐便是。”

李承陽就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外公什麼都不要做,就是對朕最大的支援了。”

話裡有話!

慕容恪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身子微微一顫,又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慕容蘭便又開了口:“陛下這話說得就見外了,倘若那姓姬的真敢造反,慕容家必定傾儘全力助陛下平亂,陛下的江山,那可也有我們慕容家一份。”

看來方纔那一聲蘭姨是喊得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葉辰立刻扯了扯她的衣袖。

她卻是直接就懟了回去:“你扯我作甚?難道我說錯了麼?”

慕容恪也終於忍不住了:“還不住嘴,陛下麵前,豈容你這般放肆?”

被他這一聲吼,慕容蘭不敢說話了。

李承陽卻是笑嗬嗬的舉起了酒杯:“朕覺得蘭姨說得對,大夏江山,既是朕的江山,也是大夏子民的江山,在座各位,人人有份。”

說完這話,將杯中酒一飲而儘:“好酒,比清心寺的淡茶好喝多了。”

慕容恪的身子立時又是一顫。

慕容蘭也吃了一驚:“陛下去過清心寺了?”

“怎麼?那地方有什麼特彆之處麼?”

慕容蘭便看向了慕容恪。

慕容恪自知再瞞下去毫無意義,便是一聲苦笑:“陛下有所不知,老夫那不孝之孫慕容成,便是在清心寺出家,法號空性。”

李承陽立刻裝出一副十分吃驚的樣子:“原來空性大師是朕的二舅哥啊,這倒是冇想到……哎呀,這二舅哥也真是的。”

“聊了那麼長時間,該說不該說的都說了,怎麼不表明身份呢?”

慕容恪臉上的苦澀就更多了幾分,但還是隻能順著李承陽的話往下說:“許是出家人斷了紅塵,冇把自己再當慕容家的人吧。”

李承陽又點了點頭:“這倒是,清心寺的慧明大師也是這麼說……外公,慧明大師和您應該很熟吧?”

明明什麼都知道了,卻非要在這裡雲裡霧裡的打啞謎。

是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麼?

慕容恪已經快要演不下去了,但李承陽那一副笑嘻嘻的樣子又讓他生出幾許僥倖心理:“慧明大師出家之前,倒是跟老夫有過幾麵之緣,麵前算是朋友吧。”

“朋友?”

李承陽放下酒杯,似笑非笑的看了慕容恪一眼:“慧明大師可是安家的人,外公怎麼會跟安家的人交朋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