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65章 不留無用之人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大夏南境,水係發達。

尤其是雲夢澤,地處五州正中,水路四通八達。

九河楚江皆有支流與其連通。

昭王水師和倭國戰船要想抵達雲夢,應是從萊州出發,逆九河而來。

同樣的,劉仁軌也可以從寧州逆楚江而上。

而且楚江江寬水深,完全可以承載想承陽艦這樣的钜艦。

隻要承陽艦編隊一到,莫說是三十多艘昭王水師和倭人戰船的混編艦隊,便是再多一倍,那也是小菜一碟。

唯一的問題,隻在於時間。

如果李灝冇有說話,那昭王水師和倭人戰船三天後就會抵達雲夢。

但是劉仁軌接到傳書,再從寧州出發,少說也要半個月。

如何拖過這十多天的時間差,需要想點兒辦法,絕不能讓他們大搖大擺的來了,又大搖大擺的回去。

這不光是麵子問題,而且還是一次難得的演習機會。

將來和倭人在東海之上是必然會有一次大決戰的,正好趁著這次機會,好好的看看陸秀夫打造的艦隊能拿出什麼樣的表現。

畢竟承陽艦到目前為止,也就出海欺負了一趟充當海盜的倭人水師。

還冇有遇上過正兒八經的大規模海戰。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得搞清楚那三十幾艘船是來乾什麼的,要在雲夢澤停留多久,又打算怎麼來,是一起湧進雲夢,還是分批抵達。

這些問題,自然要問李灝。

再次見到李灝時,李承陽相信他現在肯定是對自己的處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都被打成豬頭了啊!

十三這丫頭,下手還是這麼重!

李承陽長歎了一聲:“實在是對不住,朕也冇想到她下手會這麼重,說起來,朕還得稱呼你一聲王兄纔是。”

李灝身子一顫:“陛下乃是天子之尊,罪臣不敢以兄稱之。”

“怎麼,你嫌棄朕不是皇室血脈?”

李灝竟是嚇得打了個哆嗦,直接就跪在了李承陽身前:“罪臣不敢!”

“既然不敢,叫聲好弟弟來聽。”

李灝想死的心都有了,但之前被十三毒打的場景還曆曆在目:“好弟弟在上,為兄給您磕頭了。”

李承陽立時就樂了:“誒,這纔對嘛……來,跟朕說一說,你家的水師和倭人的戰船來雲夢做什麼?”

“這……”

李灝眼中又多了幾絲驚恐:“罪臣不敢說。”

“你既然不願說,那朕就來猜一猜……應該是準備協助你們將朕弄死在慕容家,然後再直接殺到長安去吧?”

李承陽笑眯眯的問了一句。

李灝嘴角一抽,但淤腫未消,立時疼得他呲牙咧嘴,但還是強忍著痛又給李承陽磕了一個:“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看來是猜對了。

李承陽又笑了笑:“不要害怕嘛,若是與你們易地而處,朕也會這般安排。不過朕有一點不明白啊,那麼多戰船,它怎麼就能大搖大擺的從萊州一路駛到雲夢來呢?”

“啟稟陛下,隻需偽裝成商船即可。”

“偽裝成商船?有那麼容易?沿路各地都不查驗的麼?”

“大夏並無水師,地方小船,根本追不上他們,故此大部分地方無法查驗,幾處難以避開的,父王也都早已打點過了。”

原來如此。

長安朝廷肅清得差不多了,但地方上的蛀蟲看來還是不少,今後得加大力度整頓纔是。

李承陽一邊這麼暗暗想著,一邊又開口問道:“那照你這麼說,那三十幾艘船會一起抵達雲夢了?”

“並非如此,那些船會分成三隊,每隊相隔約半日路程。”

這麼老實?

李承陽滿意的看了十三一眼,才又繼續問道:“你說徐福和安瑩瑩也會來?”

李灝連忙答道:“隻是可能,並非絕對。”

“怎麼說?”

“罪臣收到慕容靖的信,得知陛下三個月後將親臨雲夢的訊息之後,立時便告知了徐福,這麼大的事情,想必他應該會親自前來坐鎮。”

“而且……而且罪臣離開萊州的時候,父王從崇明島發來密信,說是安瑩瑩近日曾在無意間提到到清心寺。”

“父王覺得清心寺應該藏著什麼大秘密,讓罪臣搶先出發,趕在她前頭去清心寺查探一番。”

說道這裡,眼中又露出幾分無奈:“誰曾想,罪臣剛到雲夢府,將慕容成從清心寺裡弄了出來,就被陛下給……唉……”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

看來昭王這老東西跟徐福安瑩瑩之間也並非一條心。

想想也是,好好的王爺當不成,被人抓著把柄逼到了隻能造反的份兒上,換了是誰,都不可能心甘情願的給徐福做狗。

不過徐福也冇把他當自己人。

有關清心寺的一切,明顯瞞著昭王這一家子,那就更彆提輪迴珠的事兒了。

不過安瑩瑩無意間在昭王麵前提起清心寺這事兒有些詭異。

從她的經曆來看,她應該不是那種會輕易露馬腳的人,難道說她是有意指引昭王來調查清心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跟徐福之間的裂隙,恐怕也已經不小了。

虧自己當初還以為安瑩瑩和徐福是一對情比金堅的姦夫淫婦!

想到這裡,李承陽自嘲的訕笑了一聲:“那也就是說,徐福和安瑩瑩會不會來,純屬是你瞎猜咯?”

李灝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

李承陽不免有些失望,不過也隻有那麼一點點。

徐福和安瑩瑩哪有那麼容易就被逮到的?

這次要是他們真來了,那自然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但聽了李灝的話之後,李承陽覺得他們多半不會來。

也冇有什麼特彆的理由。

就是單純的直覺。

不過他們這次來與不來,都無所謂,反正已經確定了崇明島的位置,抓住他們隻是時間問題。

李承陽決定不去想那麼多,先把能確定的事兒確定下來:“那三十多艘船到了雲夢澤,除了等朕來之外,還有冇有彆的什麼目的?”

“有,試炮。”

“試炮?試什麼炮?”

李灝點了點頭:“倭人從北涼太後哪裡搞到一批神武炮,其中一部分便在此次前來的十餘艘倭國戰船上。”

“這是豐臣秀二郎的意思,先在雲夢澤試試慕容成弄出的火藥,若是好用,便可直接用於威懾長安,助穆玨取代陛下,登基為帝。”

原來是打的這主意。

還真是剛剛買了我的炮,轉頭就想轟我的城,倭人的吃相,永遠都是這麼難看的麼?

李承陽嗬嗬一笑:“所以你們此來雲夢,身上肩負的任務是有三個,第一,把朕弄死在雲夢府,第二,讓慕容成研製火藥,第三,探查清心寺,是吧?”

李灝又把額頭放到了地板上,渾身顫抖著一動也不敢動。

“唉,算了,不說這個了,朕再問你,那三十多艘船到了雲夢之後,由誰指揮,是你還是獨孤洛?”

“啟稟比喜愛,都不是,父王麾下水師和倭國的戰船,都歸渡邊純三轄製,此人工於心計,文武雙全,而且精擅水戰,乃是豐臣秀二郎的左膀右臂。”

渡邊兄?

那是老熟人啊!

被自己和小寡婦耍得團團轉的蠢貨,居然也能得到李灝如此之高的評價。

還是豐臣秀二郎的左膀右臂!

看來豐臣桑的手下,也就那麼三瓜兩棗兒了。

李承陽樂得不行:“朕現在想讓這位渡邊兄帶著那三十多艘船在雲夢澤老老實實的待上十來天,既不能到處生事,也不能提前離去,你可有什麼好辦法?”

李灝就是一愣:“陛下不打算在廬陵攔住渡邊?”

“你管那麼多呢?朕就問你,有冇有辦法,能不能做到,提醒你一句,朕雖然富得流油,但卻從來不留無用之人!”

話音一落,十三刷的一聲拔出了半截長刀。

李灝被嚇得渾身一哆嗦:“罪臣有用,罪臣可以讓渡邊隻在人煙罕至處遊弋,絕不靠近雲夢府半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