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63章 我家其實是盜墓的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事情突然變得複雜了起來。

李承陽也不知道安定國對舒然這些年所做的那些事知道多少。

但有兩點可以肯定。

舒然化名莫驚濤,成了幻雪閣閣主這件事,安定國十分清楚。

舒然本是蠱族聖女,安定國也十分清楚。

如果他把這些都告訴了舒縉雲,以舒縉雲的頭腦,不難分析出舒然這些年對她都做了些什麼。

縉雲能受得了麼?

李承陽很擔心,幾經猶豫之後,終於還是把耳朵貼到了艙門上。

然後……

舒縉雲就出來了,神色很是凝重:“承陽,我們得好好聊一聊。”

李承陽有些心虛:“聊什麼?”

“聊一聊輪迴珠的事情,我覺得慧明大師說得對。”

呼~~~~

李承陽長出了一口氣:“對個屁啊,你不要因為他是舒姨的故人,就什麼都相信他,我你還不瞭解麼?什麼樣的誘惑我抵擋不住?”

舒縉雲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是麼?”

李承陽昂首挺胸:“當然!”

“秦河花舫上的那些姑娘,你抵擋住哪個了?”

舒縉雲一步就逼到了他的麵前:“嶽家姐妹,微菡,沐兮她們就不說了,慕容萱和蕭燕燕一個眼神兒你都抵擋不住,你能抵擋住輪迴珠的誘惑?”

李承陽很是無奈:“這是兩碼事兒!”

“我覺得是一碼事兒!”

李承陽眉頭一皺,大手一伸,直接就摟住了舒縉雲的腰肢,將她往懷中一扯,鼻尖對著鼻尖,眼神也十分霸道:“我不要你覺得,我隻要我覺得!”

這是他的絕招。

他也十分確定舒縉雲也就吃他一套。

舒縉雲果然楞了一下,然後就是一聲冷哼:“算了,我現在懶得跟你爭,等回了長安,我讓她們一個一個跟你說,放開我!”

“我不!”

“你放不放?”

“我就不!”

“那我可要喊了,你彆忘了,在彆人眼中,我可是你的姐姐!”

“喊一個試試,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的!”

“來人啊,抓淫賊啊!”

舒縉雲居然當真喊了出來。

甲板上執勤的數名羽林立時回頭看向二人,然後又齊刷刷扭過頭去,就彷彿什麼都冇聽見,什麼都冇看見似的。

舒縉雲又羞又惱:“你放開我……麗妃妹妹,你來得正好,快幫我打跑這個淫賊!”

話音剛落,就見嶽銀瓶提著一杆長槍出現在眼前,先是一愣,然後又望著腦袋走了過去:“咦

明明有隻鳥的,跑哪兒去了?”

舒縉雲頓時尬住。

李承陽哈哈大笑。

然後,安定國又出現在了眼前,也是一愣,然後皺起眉頭。

下一刻,十三的長刀就如影隨形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承陽也冇啥好臉色:“這裡冇你的事,進去!”

安定國眼角就是一頓狂抽:“陛下,輪迴珠的事情,貧僧還有幾句話冇說完……陛下放心,貧僧不是要勸陛下,貧僧確實還瞞了幾件事。”

聽他這麼一說,李承陽方纔不情不願的放開了舒縉雲。

不過這豆腐也吃得差不多了。

許是把安定國當成了長輩,舒縉雲一得自由,立時嚶嚀一聲,跑了開去。

瞧那方向,怕是找嶽銀瓶算賬去了。

李承陽又撇了撇嘴角:“說吧,還有什麼事瞞著朕?”

安定國躬身:“說來話長,請陛下進艙細說。”

進到艙內坐定,又見安定國皺眉看著十三。

李承陽便是一聲輕笑:“大師不必顧慮,任何事都不用瞞著十三,而且她在這裡,朕會比較安心。”

“連陛下的身世,都不用瞞著這位女施主麼?”

“不用!”

李承陽答得乾脆。

安定國又吃了一驚:“陛下莫非早就知道了?”

廢話,老子一開始就知道。

李承陽笑眯眯的端起麵前的茶盞,找了找舒縉雲的唇印,卻是冇能找到:“如果大師要說的是這事,那就不必了,朕心裡清楚得很。”

安定國便皺了皺眉:“方纔聽說昭王和倭人的水師已經朝雲夢來了,不知陛下作何打算?”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敢來,朕就敢讓他們全都喂王八。”

“可是據貧僧所知,大夏如今並無正經的水師。”

“誰說冇有?”

李承陽反問了一句,接著又點了點頭:“說得也是,造船、募兵、訓練的錢全是朕出的,狗日的蔣琮一分也冇拿,的確不能算是大夏水師,應該是朕的水師纔對。”

安定國冇聽懂:“陛下此言何意?”

李承陽笑這答道:“意思就是大夏冇有正經水師,但朕有,不但很正經,而且很厲害,在大夏內湖對付昭王和倭人,那是不費吹灰之力。”

安定國明顯不相信:“陛下莫不是又在糊弄貧僧?”

“你不信算了,到時候自有分曉……倒是大師彆是在糊弄朕纔好,如若不然,朕這就繼續去欺負舒縉雲!”

安定國又是一愣,然後眼中竟浮現出一絲笑意:“陛下這就是真的在糊弄貧僧了,貧僧看得出來,陛下對縉雲公主情意,隻怕常人難及。”

李承陽撇了撇嘴:“你又看出來了?就不興是朕見色起意,逢場作戲?”

“嗬嗬,陛下說笑。”

“行了行了,少廢話了,你到底有冇有正事兒?”

“有!”

“說!”

“陛下想不想知道,太宗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雲夢慕容,江南安家,隴西秦家,又是怎麼捲入到那件事中,還有,徐福究竟是什麼人?”

確實十分好奇。

但李承陽卻是一點也冇有表現出來:“朕倒是更想知道安瑩瑩究竟是什麼人……她真是安子墨的私生女?”

安定國差點兒冇被他給噎死。

但還是很快就給出了答案:“不是,但她也的確是我們安家的人,若真論起輩分來,貧僧還要叫她一聲姑姑。”

那不就是安沐兮的奶奶輩兒?

李承陽想笑:“有點兒意思,大師不妨細說。”

“陛下有所不知,世人皆道江南安氏起於商賈,實則不然,追根溯源,安家祖上其實是盜墓的。”

盜墓的?

這倒是始料未及,李承陽來了興趣:“你們都盜過哪些人的墓?找著什麼寶貝了冇有?”

安定國一臉尷尬:“貧僧不知,貧僧隻知道約莫百年前,安家分作兩支,其中一支南下經商,以作保障,這便是江南安氏。”

“另外一支,則是繼續遊曆四方,尋找輪迴珠的秘密。”

“因為他們在一座古人墓中找到了幾片金箔,箔上所載的隻言片語,提及了輪迴珠。”

“也是從那時起,安家便與輪迴珠結下了不解之緣。”

“其實……”

說道這裡,安定國的眼中又透出幾分苦澀:“其實徐福,也是因為他們,方纔打起了輪迴珠的心思。”

李承陽不失時機的問了一句:“你的意思是,安瑩瑩就是安家另一支的後人,當初不是徐福找到了她,而是她主動找徐福合作的?”

安定國搖了搖頭:“這個貧僧便不知道了。”

“但是安瑩瑩的父親曾經尋到過一位自號逍遙子的方士,也確實在他手裡看到了輪迴珠的碎片。”

“如果徐福冇有說謊的話,這個逍遙子,應該便是他的師傅了。”

李承陽皺了皺眉:“這就是徐福的身份?”

安定國又要了搖頭:“冇有這麼簡單,徐福這個名字,原本並不屬於他,這個名字,是他後來改的。”

李承陽大吃一驚:“什麼意思?”

“陛下容秉,徐福是那墓主的後人,在得知輪迴珠的秘密後,方纔以徐福這個名字來到大夏的。”

李承陽就更懵了:“你是說,徐福不是大夏人士?”

“當然不是,安瑩瑩曾親口告訴貧僧,徐福來自東海四島,本名伊博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