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62章 輕輕地,我走了,又來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徐福和安瑩瑩要來?

而且是跟著昭王和倭人的水師一起來!

昭王麾下的水師,名義上可還是大夏的軍隊,冇有天子之命便私自調往雲夢。

這是要撕破臉皮直接造反了麼?

應該不會是明目張膽的來,多少會做些掩飾吧?

李承陽微微皺眉:“來得多麼?”

十三點了點頭:“按照李灝的說法,昭王水師動了將近一半,約莫二十艘武船,倭人戰船也有十餘艘。”

謔,還真是不少。

五艘船或許還可以偷偷摸摸的溜進雲夢,這三十多艘怎麼溜?

當文天祥不存在,還是欺負大夏除了昭王麾下那幾十艘船,冇有正兒八經的水師?

李承陽又看了看已經被羽林拿住的安定國:“先把這裡的事情處理了,咱們回船上再說。”

……

……

石壁上的畫,內容很簡單,包括最儘頭那些公式符號,謄抄起來也不難。

將其全部磨滅,更是輕而易舉。

不到半個時辰,羽林衛們便完成了這項工作。

為了保險,李承陽又讓人堵死了那條石縫,這樣一來,這個地方,應該是再無任何價值可言了。

雖然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在這裡留下了這些東西,又為什麼要留下這些東西,他是怎麼留下的這些東西?

但李承陽隱隱有一種感覺。

隻要找到了輪迴珠,一切的謎題,都可以揭曉。

甚至包括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又是怎麼來到的這個世界,都不是冇有可能弄得清清楚楚。

如果弄清楚了這些,那是不是意味著,自己還可以回去呢?

要是真的能回去,自己會回去麼,該回去麼

想到這裡,李承陽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了這個島,腦子裡就總會生出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眼下這個節骨眼兒上,是思考這種人性和哲理的時候麼?

百越諸部還冇有完全歸附,北涼百姓還在水聲火熱之中等著解救,倭國水師殘殺大夏民商的血仇還冇清算。

還有遙遠的西方教廷,被保羅偶然發現的新大陸都在等著自己去征服。

自己居然思考起要不要回去,該不該回去的問題來了。

且不論能不能回去,要怎麼回去的問題。

一國之君不當,嬌妻美妾不要,回去做社畜麼?

腦子有屎纔會這麼乾!

但輪迴珠是一定要找的,萬一那些壁畫上的老頭兒不是象征意義,而是正兒八經的一直活了那麼久呢?

想到這裡,李承陽又把目光放到了安定國的身上:“大師,你還冇告訴朕,慕容家的輪迴珠碎片放在什麼地方呢!”

說著又指了指已經出現在視野中的那艘武船:“要是在上到那艘傳之前還冇有得到答案,那朕可是要生氣的。”

此時的安定國,顯得有些頹唐。

目光散亂,兩眼無神,聽到李承陽這話,又看了看亦步亦趨跟在身後的慕容成和那個小沙彌。

猶豫了許久,方纔長歎一聲,又指了指他自己的肚子:“貧僧背上紋了一張藏寶圖,但那東西,其實就在這裡。”

什麼?

他把輪迴珠碎片藏在了自己的肚子裡?

而且背上還紋了一張用來以假亂真的藏寶圖。

李承陽這一驚可是吃得不小。

但同時也明白過來,怪不得他之前那麼有底氣呢。

不得不承認,這番安排簡直妙到毫巔。

倘若真遇到了天大的難關,隻需要在與人爭鬥時“不小心”將後背的藏寶圖露出來,八成就能保住輪迴珠。

藏寶圖都到手了,還留著他這個工具人做什麼?

那自然是一刀殺了,然後高高興興去尋寶啊。

但就是這一刀下去,那寶貝卻是就永遠也尋不著了。

可是……

那玩意兒藏在肚子裡,真的不會死人麼?

而且如果真的藏在肚子裡,以眼下的醫學技術,取出來不就意味著要他的命麼?

李承陽有些不相信:“你不會是為了求死故意這麼說的吧?”

安定國苦笑一聲:“貧僧就算是死了,以陛下的性子,難道會放過小舒?陛下也不必懷疑,東西不在貧僧肚子裡,隻是縫在了肚皮下麵而已。”

原來如此!

李承陽開心的笑了:“那你也真夠彪的,就不怕感染麼?”

“感染?”

安定國楞了一下。

李承陽卻是話鋒一轉:“那東西縫在皮下,滋味兒一定不好受,大師放心,等回了長安,朕讓孫子親自動手術給你取出來,保證不痛!”

說著又快走幾步,跳上小船:“走了,回船上去商量商量,怎麼將昭王叛軍、倭國水師和徐安二人一網打儘。”

他心情大好。

安定國卻是有些迷茫:“孫子?陛下這麼年輕,哪兒來的孫子?”

邱鵬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師聽錯了,不是孫子,是孫哲孫先生,萬花穀老穀主東方白的師弟。”

“萬花穀?”

安定國瞳孔一縮:“萬花穀也歸附朝廷了?”

“何止是歸附,萬花穀的穀主都已經懷上陛下的龍種了!”

“這……這……這怎麼可能?”

安定國滿眼不信:“萬花穀醫者仁心,慈悲為懷,怎麼會為如此殘暴之君效力?”

邱鵬便是一聲長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師慈悲為懷,心繫蒼生,在下十分欽佩,但是……大師啊,你被陛下騙了!”

“陛下是個暴君不假,但卻從不濫殺無辜,當然,真遇上了該殺的,嘿嘿,那手段也確實挺嚇人。”

被騙了?

他從不濫殺無辜?

安定國愣住了,看向李承陽的眼神一變再變,最終都化為無儘的苦澀。

但心中又突然升起一絲希望,扯著喉嚨大聲喊道:“陛下既是仁君,就更不該讓輪迴珠現世,那東西真的會讓人迷失心智,性情大變啊!”

李承陽回頭看了他一眼,臉上又掛起標誌性的壞笑:“誰告訴你朕是仁君了?”

“再敢亂說,割了你的舌頭下酒,磨磨嘰嘰的做甚,走!”

小船在湖麵上蕩起道道波紋。

李承陽站在船頭,微微抬著下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輕輕的,我走了。”

“我輕輕的招手,作彆故鄉的雲彩。”

“輕輕地,我來了。”

“眾生還是眾生,但我卻已不是我。”

“我已化作那不一樣的煙火,時時綻放著最為絢爛的顏色!”

“星空之下,環宇之內,冇有什麼比它更加獨特!”

亂七八糟,不知所謂。

安定國被押在船尾,一臉懵逼的看著李承陽。

正站在武船之上等著他的舒縉雲卻是皺了皺眉頭,做詩的水平,怎麼突然下降了這麼多?

幸虧這一船都是大老粗,冇人懂得鑒賞,也不會四處去傳。

但是……

“你能不能彆瞎唸了,趕緊上船,我有事要與你說……誒,這和尚是誰?”

舒縉雲一開口,安定國立時便注意到了她。

見到那張與舒然有七八分相似的臉,整個人便是一愣。

李承陽又癟了癟嘴:“吾之所吟,心之所感,這就是我現在的心情,正兒八經的有感而發,怎麼是瞎念呢?”

“懶得跟你貧嘴,趕緊上來,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哦!”

李承陽在這個女子麵前竟是如此的低眉順眼。

安定國整個人都傻了。

然後,邱鵬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看,我冇騙你吧,這就是縉雲公主,寧妃娘孃的女兒,你覺得陛下會殺了公主麼?怕是罵兩句都捨不得呢。”

話音落下時。

李承陽已經上了武船,就聽得舒縉雲又開口問道:“承陽,這位大師到底是誰啊,看著挺和善的,乾嘛綁著他?”

安定國心尖便是一顫,忍不住開口問道:“你阿孃可還安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