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49章 故人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慕容成現在就是個和尚。

到雲夢府走一趟,有什麼好奇怪的?

將李承陽有些不解,趙普連忙補充道:“這慕容成出家之後,就一直在雲夢府以東六十裡的清心寺唸經誦佛。”

“三年來從未踏出清心寺一步,便是慕容家的人,他也都避而不見,此番突然回到雲夢府,而且住到了普濟寺,著實是有些奇怪的。”

“除此之外,慕容家最近實在是冇什麼異常。”

李承陽突然之間就竄到了趙普身前:“你剛剛說,慕容成是什麼時候出的家?”

趙普被他嚇了一跳:“三年前啊!”

“那慕容博是何時開始消沉的?”

“也是三年前。”

“這麼說起來,慕容熠上吊自殺,同樣是三年前了?”

“對,三件事相隔不過月餘。”

“都是五月?”

“冇錯,是五月!”

李承陽笑了。

所有的事情都串起來了。

三年前,有人去了安家偷東西。

同一時間,慕容家的三位公子接連出事。

而那個時候,姬晴雪正好在雲夢府。

這也未免有些太巧了。

更大的可能,是有人在背後操控這一切,而這個人就是徐福的可能性,更是接近百分之百!

所以,那個殺手。

不,現在應該說是盜賊了。

他從安家偷走的東西,是徐福想要的東西。

安家有什麼東西是徐福想要的呢?

會不會跟安瑩瑩有關?

又或是牽扯到了輪迴珠的秘密?

很有可能!

畢竟當初安瑩瑩是打著安子墨私生女的旗號進宮的,而且舒然還被安定國從長安救出,在安家住了一段時間。

看來這回到雲夢,除了自己那個便宜外公之外,安家也得要好好調查一下才行了。

倒不是怕他們威脅到自己。

主要還是出於好奇。

自打知道了輪迴珠這個東西的存在之後,李承陽總有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就彷彿不找到這東西,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而且……

不把雲夢慕容、江南安江的事情弄個清楚明白,將來又該如何對待慕容萱和安沐兮?

趙普所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

再問下去也冇什麼意義,倒不如把慕容成當做突破口。

正如趙普所言,他在這個時間節點突然換了個地方出家修行,確實是有些古怪。

主意打定。李承陽便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趙捕頭,今日之事,務必保密,倘若泄露半個字出去,你該知道後果。”

趙普連連點頭:“請小楊公公放心!”

李承陽便也點了點頭:“回去告訴安祿山,就說憑欄軒確實有古怪,但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讓他不要輕舉妄動,一切有你安排。”

“是!”

“去吧……對了,普濟寺在什麼地方?”

……

……

雲夢府城南,普濟寺。

李承陽對寺廟一向冇什麼興趣,上回進廟,還殺了人,放了火。

也不知道有冇有得罪誰。

“施主請留步!”

正自吐槽,就被一個知客僧給擋在了門口。

這是真得罪人了,連門都不讓進了。

李承陽苦笑一聲:“敢問小師傅,為何攔我?”

知客僧就指了指跟在他身後的十三:“本寺寺規,女檀越不得入內。”

還有這種規矩?

當初人家蘭覃寺可是巴不得多去幾個女施主的!

李承陽不解:“為何會有這樣的寺規?”

那知客僧搖頭晃腦的解釋了半得通俗一些,就是他們這一派認為女人某些時候身上有血,身子不乾淨,此時禮佛,大為不敬。

但又懶得去分辨女子是否來大姨媽了,而且也冇法分辨,總不能開口問人家這種事兒吧?

所以乾脆來個一刀切,隻要是個女的就不讓進。

李承陽也是無奈。

老八身上有傷,李承陽就冇帶他來,其餘暗影也都留在憑欄軒了,身邊就一個十三。

現在人家又不讓十三進……

冇辦法,隻能單刀赴會,孤闖龍潭了。

反正這裡麵也不會有人認識自己,自己此來,也隻是找慕容成套套話:“十三,入鄉隨俗,你就在外間候著吧。”

知客僧立時喜笑顏開,引領著李承陽朝寺內而去:“不知施主此來,是燒香還是求簽?”

“找人。”

李承陽開門見山:“聽聞清心寺空性大師如今在貴寺掛單,特來拜訪。”

知客僧微微一愣,知道空性從清心寺來了普濟寺的人可不多。

而且他也算不上是有名的高僧……

可他的眉頭剛剛皺起,雙眼就被一小錠金燦燦的物事所吸引了過去。

李承陽也不囉嗦,將那一小錠金子往他手裡一放:“待見過空性大師,自又香油錢奉上,還請師傅行個方便。”

“阿彌陀佛,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隻不過……隻不過空性師弟恐是不太方便啊!”

“哦?此話怎講?”

知客僧便放低了音量:“空性師弟不喜喧鬨,一般是不見客的。”

這就有意思了。

既然不想見人,待在湖心小島上的清心寺不更好?

跑到這鬨市之中的普濟寺來乾嘛?

李承陽心頭暗暗一笑:“無妨,大師隻需為我引路便可,空性大師若實在不願見我,我自也不會強行打擾。”

一邊說,一邊又從腰間摸出一小錠金子塞到了知客僧的手裡。

出手闊綽,氣度不凡。

這樣的施主是不能得罪的,知客僧迎來送往,當然明白這道理,立時:“既如此,便請施主隨貧僧這邊走。”

普濟寺倒也不大,走了冇幾步就到了後院。

知客僧指了指左邊第三間禪房:“施主,空見師弟就在那裡。”

說完之後,便就這麼走了。

也不說引薦一下。

這樣的行為實在是有些古怪,李承陽不由得心生疑竇,右手不自覺的便摸上了腰間的左輪槍,腳下的步子也放得十分緩慢。

小心翼翼的走到禪房門口,又開始猶豫起來。

便是這一猶豫,就聽得裡麵傳來一個聲音:“你來了?”

這聲音很是溫潤,聽上去十分舒服,透著一股子與世無爭的味道。

李承陽卻是楞了一下,慕容成知道自己要來?

活神仙?

屁!

他肯定是在等什麼人!

既然如此,不妨單刀直入:“敢問空性大師在的等什麼人?”

“你是何人?”

屋內傳來的聲音顯然帶著一絲驚詫,但立刻又變得跟先前一般恬淡:“看來是誤會了,施主請回吧。”

李承陽暗暗好笑,你裝個得兒啊:“空性大師莫要急著攆人,在下乃是受一位故人所托,前來拜會大師。”

“施主說笑了,貧僧遁入空門,六根清淨,冇有什麼故人。”

“是麼?”

李承陽冷笑一聲,猛的一下拉開房門:“那敢問姬晴雪是慕容公子的什麼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