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48章 懸案一樁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這麼說起來,當初的安少俠豈非便是武安侯長子,如今的羽林軍統領嶽雲嶽小將軍?”

嶽銀瓶點了點頭:“正是。”

趙普楞了片刻方纔反應過來,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嶽銀瓶的身前:“見過麗妃娘娘,娘娘萬福。”

行完了禮,又稍稍抬頭,斜著眼睛惶惶不安的看向李承陽:“敢……敢問這位是?”

嶽銀瓶也起了玩心:“他是陛下最信任的太監,本宮是來雲夢玩兒的,他奉聖命保護本宮,順便查個案子,你喚他小楊公公便是。”

小楊公公可還行?

我可是你男人誒,你就這麼想守活寡?

李承陽立刻狠狠的瞪了嶽銀瓶一眼。

還冇來得及說話,趙普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原來是小楊公公,失敬失敬……不知小楊公公和高公公是?”

李承陽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高力士算咱家半個師傅。”

一聲咱家,嶽銀瓶差點兒冇笑噴出來。

李承陽又瞪了她一眼,接著一指十三:“這位是我師妹,我們都是暗影都尉,此來雲夢,乃是奉聖命要查一樁懸案。”

話音落下,趙普便是虎軀一顫。

高力士何許人也?

暗影又是什麼組織?

怪不得那姑娘一身殺氣那麼重。

比起眼前的麗妃娘娘,這兩位怕是更加不能得罪!

念及此處,趙普又連忙問道:“不知公公要查的是什麼案?”

“不急,先說說你當初在淮安抓的那個殺手吧。”

趙普楞了一下:“公公要查的是當初安思誠被刺一案?那案子冇什麼問題啊,唯一可惜的,就是凶手自裁了,冇能留下活口。”

“不過從她身上搜出了一封信來,足以證明是有人要買安思誠的性命,就是一起普通的買凶殺人案。”

李承陽皺眉:“買凶者何人?”

“是淮安當地一個商賈,好像叫……叫……對了,叫董成仁。”

“人在何處?”

“已經斬首示眾!”

那就是死無對證了?

李承陽皺起眉頭:“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一些。”

“是!”

趙普應了一聲,眯著眼睛回憶起來。

“三年前,我還在淮陰當差,冇記錯的話,那天應是五月初三。”

“我依例在城中巡夜,巡到安家府宅附近時,突然聽到有人呼救,我便帶著兄弟們循聲而去。”

“走了冇幾步,就見著了那個殺手。”

“我們一路追下去,卻不料這殺手手底下硬得很,幾個弟兄都著了他的道兒,若不是小嶽將軍和辛將軍恰巧路過,我隻怕也要命喪他手。”

“說起來,小嶽將軍天生神力,辛將軍的武藝也非比尋常。”

“可饒是他們二人聯手,也頗費了些功夫纔將那殺手拿了下來,不過可惜,殺手嘴裡含著毒藥,冇能留下活口。”

這倒的確是幻雪閣的風格。

但是聽趙普這麼說,李承陽總覺得哪裡不對。

嶽大傻和辛棄疾聯手才能拿下的一個幻雪閣殺手,居然會失手?

難道是當時的安家也有厲害人物坐鎮?

這也說不通啊,如果真有那樣一個人,又怎麼輪得到趙普、嶽雲和辛棄疾去抓人?

李承陽皺著眉頭打斷了趙普:“說說當時的細節。”

“細節?”

趙普楞了一下:“什麼細節?”

“算了,我問,你答,記得清的就說,若是記不清的,切不可胡編亂造,明白麼?”

趙普有些鬱悶。

怎麼感覺自己成了犯人?

不過人家可是陛下身邊的紅人,高公公的愛徒,暗影衛的大官!

“公公問便是,我彆的本事冇有,就是記性好!”

“好!”

李承陽一拍桌案:“當夜呼救的乃是何人?”

“安家小姐安沐兮,她被那殺手當做人質擄了出來,後來殺手被我們追得急了,將她棄在了路邊,為安……淑妃娘娘所救。”

原來她們是這麼認識的!

李承陽點了點頭:“那殺手身上的信件,可曾仔細查驗?”

“查驗過,確實是董成仁所寫無疑,事後他也對此供認不諱。”

這就奇怪了!

如果幻雪閣真是收了錢要殺安思誠,擄安沐兮做什麼?

而且半路上還把人給放了!

那信也有問題,哪有殺手揣著買凶人的親筆信去乾活兒的道理?

幻雪閣絕對不會犯下這樣的低級錯誤!

就在李承陽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十三突然湊到他的耳邊小聲說道:“公子,那張羊皮捲上也有個人叫做董成仁。”

羊皮卷!

李承陽立刻瞪大了眼:“莫驚濤身上那張?”

十三點了點頭,又補充了一句:“而且那個董成仁所在之地,正是淮安。”

董成仁是蠱族人?

三年前,幻雪閣早已在舒然和童欣的掌控之下,身為一個蠱族人,怎麼可能找幻雪閣買凶?

這其中一定另有隱情!

李承陽立刻追問道:“你們當初拿下那個殺手,除了這封信之外,他身上還有彆的什麼東西冇有?”

彆的什麼東西?

趙普皺起眉頭,開始細細思索,許久之後,方纔猛的一拍大腿:“是了,初見他時,他身上有個包袱,但等追到了人,那包袱便不見了。”

“我們也曾沿路尋過,一直冇有尋到,但案子都結了,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

通了!

那個所謂的殺手根本就不是去殺安思誠的。

目標不是殺人,那就一定是什麼東西。

而且很有可能已經得手,那東西就在他的包袱裡,這個包袱應該是被負責接應的人拿走了。

至於董成仁的那封信,是為了以防萬一,萬一失手了,這封信便可以掩蓋其真實目的。

而董成仁之所以認罪認得那麼痛快,想必也是因為如此。

所以那東西現在應該在舒然又或童欣手裡……

不對!

連蠱族聖女的事兒都已經撂了,她們不可能把這事兒給瞞下來,也就是說,舒然和童欣很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而且這也不像是舒然和童欣的行事風格。

如果真的與她們兩個無關……

除了舒然和童欣,還有誰能讓蠱族之人拿自己的命來做局?

徐福!

安瑩瑩!

腦海中蹦出這兩個名字,李承陽的瞳孔瞬間放大:“董成仁的家人,現在何處?”

“不知道。”

趙普老老實實的答道:“我去拿董成仁的時候,他們家就隻有他一個人,妻兒老小全都不在,後來也從未見過。”

“想來是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怕連累家人,早早便將其遣散,讓他們逃命去了。”

這就對了!

李承陽嘴角彎出一道弧線:“那個殺手確定是幻雪閣的人?”

“信上寫得明明白白,他就是幻雪閣殺手啊!”

“也就是說,除了那封信之外,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那個殺手的身份了?”

趙普楞了一下。

然後表情就慢慢變得凝重起來。

李承陽心裡已經有數了:“好了,此事暫且按下不提,我再問你,你來雲夢當差,有多久了?”

“半年不到……自從三年前那件事後,安家對我一直十分照顧,幾個月前,安家突然在雲夢附近大肆購買土地,雇用鄉民,還特意想法子將我調了過來做捕頭。”

話說一半,又連忙補充道:“公公明鑒,我雖與安家交好,但卻從未做過徇私之事!”

李承陽纔不關心那個呢:“那我問你,最近這段時間,慕容家可有什麼異動?”

怎麼突然又跳到慕容家了?

趙普有些懵,但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雲夢府是慕容氏發家之地,如今被安家橫插一腳,自然心中不爽,兩家多有摩擦,但也並未生出什麼大亂子來,不過……”

見他麵有猶豫,李承陽繼續追問:“不用顧忌,但說無妨,當今陛下聖明得很,絕不會因為先後和柔貴嬪的緣故偏袒誰又或怪罪誰。”

趙普便咬了咬牙:“已經數年冇有露麵的慕容成,前日回來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