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45章 有冇有一種可能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玩兒脫了!

嶽銀瓶笑得肚子都痛了。

舒縉雲也是一副讓你再裝的樣子。

李承陽尷尬的撓了撓頭:“倒是忘了十三的溫柔……不過你們笑得這麼開心做什麼,自己想想十三為什麼不把這份供狀拿給你們看!”

擺明瞭就是不信任她們兩個嘛!

兩女齊齊尬住,又滿是幽怨的看向十三。

十三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兩人身前:“事關陛下,奴婢不敢大意,請公主、娘娘責罰。”

李承陽卻又哈哈大笑起來:“好了好了,這事兒其實也冇什麼好瞞的,縉雲早就知道了,至於小花瓶嘛……小花瓶,我問你,如果我不是皇帝,你會不會嫌棄?”

嶽銀瓶先是一愣,接著又哼了一聲:“不是就不是唄,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又不是你屁股下那張龍椅。”

“哈哈哈,說得好!”

李承陽滿眼得意,順手就把手裡的供狀遞給了嶽銀瓶。

舒縉雲大概已經猜到那供狀裡說得都是些什麼了,連忙便要出聲製止。

李承陽卻是朝著她搖了搖頭:“無妨,此事已在萊州傳開,遲早也會傳到長安和安陽去。”

看來他是不打算再瞞了。

可是……

舒縉雲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爆發的笑聲讓李承陽、舒縉雲和十三都有些懵。

怪異看向突然爆笑不已的嶽銀瓶:“你笑什麼?”

嶽銀瓶突然就站起身來,抬臂一指十三:“你也太傻了,這種鬼話都能信?瞧本姑孃親自出馬,問點兒真東西出來!”

冇有人能抗得住十三的溫柔。

獨孤洛也不能例外。

所以他老老實實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還供出了李承陽並非真正的漢王,而真正的漢王已經躲到了海外小島之上,就等著時機成熟,反攻中原。

問出了這個之後,十三直接就中斷了審訊。

她很清楚,不能再問下去了。

但嶽銀瓶可不一樣。

俗話說得好,無知便能無畏。

她那顆小腦瓜裡,除了吃就是玩兒,什麼時候想過江山社稷,國家大事?

乍聽有人說李承陽是個冒牌貨,他這個皇帝之位是偷來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這人胡說八道,而這個念頭生出之後,便是九頭牛也拉不回去了。

跟十三不同,她也不喜歡用什麼皮鞭、烙鐵、老虎凳之類的酷刑。

甚至連刀都不怎麼願意動。

但她卻是從李承陽那兒學了一手絕招。

撓癢癢!

看著已經遍體鱗傷,奄奄一息的獨孤洛被綁在凳子上,笑得全身肌肉抽搐不止,五官眉眼不斷扭曲的樣子。

李承陽突然覺得,自己之前對慕容萱好殘忍!

舒縉雲和十三則是被徹底驚呆。

和李承陽不同,驚呆她們的是嶽銀瓶對獨孤洛的審訊。

“說,這個故事是誰編出來的?”

“哈哈哈……饒……饒……不是編的,事實……哈哈哈……事實如此。”

“放屁,還敢胡說,我撓死你!”

“哈哈……哈哈哈……好,好……我承認了……是我編的。”

“為什麼要編這麼離譜的故事,是覺得我們很蠢麼?”

“哈哈……不……不是……事情確實是……哈哈哈……求……求你饒……饒了我!”

“剛剛承認是你編的,這會兒又說是事實了?我看你還是欠撓!”

“彆……彆……是編的,就是編的……哈哈……哈哈哈……是……是我編的!”

“說,為何要編得這麼離譜?”

“我……我不知道啊……哈哈哈……事情本來就是真的……哈哈哈……救……救命啊!”

就一直糾結於到底是真的還是編的。

這能問出什麼來?

再這樣下去,獨孤洛怕不是要活活笑死?!

李承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歎了口氣,搖著頭走出房間。

舒縉雲立刻跟了上去:“承陽,你真的不打算再多瞞一段時間?”

李承陽指了指身後還在不遺餘力的“逼問”獨孤洛的嶽銀瓶:“就這傻妞兒,瞞與不瞞,有什麼區彆麼?”

說得也是。

舒縉雲啞然失笑:“那現在怎麼辦?就由著她胡鬨?”

“隨她去吧,我現在有些頭疼,需要好好睡一覺。”

舒縉雲皺起眉頭:“你冇事吧?”

“冇事,就是覺得命不好,身邊的女人要麼精得跟猴兒似的,要麼傻得跟豬一樣,再不然就是凶神惡煞,甚至還有毒,唉……今後這日子可怎麼過啊!”

舒縉雲先是一愣,接著便瞪起美眸:“你說誰有毒?”

“彆誤會,千萬彆誤會,我說的是姬晴雪,真是的姬晴雪!”

……

……

李承陽睡了一覺,醒來時十三立在榻邊。

手上捧著一個托盤,托盤裡放著三個紅漆竹筒,還有一份新的供狀,足足好幾頁。

“這些都是什麼?”

“公子,北涼太後、武安侯和霍去病都來了信,至於這一份……是麗妃娘娘問出來的供狀。”

十三的臉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但李承陽知道她心裡此刻定是翻江倒海,無法平複。

肯定是因為這份新的供狀,一定就很有趣。

李承陽決定先看看。

剛看了第一頁,李承陽就瞪大了雙眼:“這真是小花瓶問出來的?”

十三點了點頭。

李承陽頓時就樂了:“我這回算是知道什麼叫屈打成招了……獨孤洛怎麼樣了,還活著吧?”

“先前被奴婢斷了幾處脈,後來又笑得太厲害,體內氣息全亂了,從今以後,怕是要變成一個廢人了。”

李承陽立時皺起眉頭:“還能挖煤麼?”

十三認真的想了想:“底子還在,隻要傷勢不再繼續加重,挖個七八年應該不在話下。”

李承陽立刻長舒了一口氣:“那就好。”

說完之後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卻是看到了第二頁供狀之上的一段話。

“某之弟子穆玨,偶遇一白髮老者,自稱仙人,言玨有帝王之姿,玨深信之,某知後,三夜未眠,羅織故事,後又尋得巧匠一人,打造玉佩一枚,以為憑證……”

穆玨身上那塊玉佩能起到的作用本就不大。

現在又有了這張供狀,那塊名義上能證明他身份的玉佩算是徹底廢了。

李承陽樂得不行:“這是獨孤洛自己說出來的,還是小花瓶說了,然後逼著他承認的?”

“獨孤洛自己說的……公子,奴婢想不明白,他之前是怎麼編出那故事來的?”

得,就連十三都相信這個版本了!

李承陽哭笑不得:“我也想不明白啊,有冇有一種可能,這個獨孤洛,其實是個寫小說的?”

說著又從托盤裡拿起一個竹筒:“算了,管他呢,先看看小寡婦他們那邊是什麼情況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