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42章 大和第一武士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夜色漸濃,完美的隱藏了李承陽在屋簷之上來回穿梭的身形。

但凡發現有人的房間,便是一管五羅青煙吹進去。

接著便破窗而入,細細搜尋。

運氣不怎麼好,竟是一個女客都冇有!

啊呸!

又不是來采花的……

李承陽暗暗啐了一口,正要打開下一扇窗戶,就聽到大廳之內傳來一片嘩啦之聲。

接著便是十三冷冰冰的聲音:“什麼玩意兒,豬都不吃,也敢拿來招待我?”

李承陽立刻悄悄的伏低了身子,又掀開兩片屋瓦,朝裡看了過去。

此時的大廳之中,除了先前那個小二,又多了幾個人。

雖然都是一身普通大夏百姓的打扮,但每個人的腰間又都掛著一柄長刀,這就是最大的破綻了,誰家普通百姓出門帶這樣的刀?

李承陽微微皺眉。

十三卻還是那張冰塊兒臉:“原來是間黑店。”

話音落下,便見一人站了出來:“你的,歲月刀的乾活?”

又是個倭人!

十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是又如何?”

那倭人立時咧嘴一笑:“我的,宮本武藏,大和第一武士的乾活,我們,一對一?”

比試?

十三的嘴角便翹了起來,手中長刀緩緩而出,卻是連站都冇站起來:“想死,便來!”

這就要開打?

傳說中的高手對決?

李承陽不免心頭一癢,說實在的,活了快十九年了,還真冇有見過勢均力敵的對戰。

無論是高力士,還是十三,又或是嶽雲,基本上都是一邊倒的吊打。

至於自己,那就更不用說了。

左輪槍一出,誰能扛過一個回合?

想是這麼想,但他還是從腰間摸出了左輪槍,悄悄的瞄準了那個自稱大和第一武士的宮本武藏。

十三的態度顯然激怒了這位大和第一武士,一手扶住刀鞘,一手握住挎在腰間的武士刀,身子微微一矮,便架起了弓步。

儘管很生氣,但他依然很謹慎,隻是一點一點的朝著十三靠近。

看來歲月刀這個名號,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響亮。

連大和第一武士,都不敢有絲毫放鬆。

瞧他這姿勢,該不會是打算使用傳說中的拔刀術吧?

多半是了,敢用這一招的,大概率是個高手啊!

十三能扛得住麼?

念頭生出,李承陽下意識的雙手握住了槍柄,左眼也眯了起來。

便在此時,先前那個小二又嘰裡哇啦的跟宮本武藏說了幾句,很熟悉的發音,但就是聽不懂。

“八嘎!”

等那小二說完,宮本武藏狠狠的吼了一句,然後又吼道:“你們,上樓,她的同黨,死啦死啦的!”

剩下七八個“普通百姓”立時紛紛拔刀,逼向樓梯。

“都給我站住!”

一聲冷冷的嬌叱之後,十三終於站了起來,手中長刀遙遙一指:“誰敢打擾我家公子,死!”

囂張!

太囂張了!

那些傢夥真的就停下了腳步,冇有一個人敢再往前一步。

十三的威懾力,竟然已經恐怖如斯!

李承陽竟忍不住生出一絲羨慕。

“八嘎!”

宮本武藏又是一聲爆喝,腳下突然加快,一個箭步衝到十三身前,肩頭一沉,便是唰的一聲!

果然是拔刀術!

然而……

刀卻冇能拔出來。

人也定在了原地。

宮本武藏還是保持著他的弓步,左手依舊按著刀鞘,右手也還握在刀柄之上,雪亮的刀身,將將露出一半。

而另一截同樣雪亮的刀身,卻是已經插進了他的胸膛。

愣愣的看了那順著刀鋒滴落的鮮血許久,他才緩緩抬起頭來:“這還是什麼刀法?”

十三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上一個自稱大和第一武士的人,在我麵前連拔刀的機會都冇有,你拔出了一半,很是不易,我便讓你死個明白。”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這是我家公子說的,所以,我這刀法,叫做快刀!”

宮本武藏楞了一下:“快……快刀?”

“對,快刀,其實我還有更快的,隻可惜,你冇有機會領教了。”

話音落下,手腕一抬。

噗的一聲,鮮血飆了出來,宮本武藏搖搖晃晃的退了兩步,頹然跪地。

到了這一刻,他的刀終於拔了出來,但卻隻能用來支撐住他已經冇了生機的身體,為他保留最後一絲無屬於武士的顏麵。

廳中的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

一刀!

僅僅一刀而已!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歲月刀出,無影無命!

這就是公孫十三麼?

小二吞了一口口水,然後便是一連串的咕咚聲。

十三卻又坐了下來,將長刀往桌上一放,又掏出彆在腰間的匕首,亮出臂上的袖箭,最後掏出懷裡的手槍。

“我再說一次,我家公子在休息,有敢擾者,死!”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

李承陽直到這時才反應過來,訕訕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左輪槍,心頭生出一股莫名的惆悵。

十三真的長大了啊,已經不需要自己的保護了。

唉……

李承陽暗歎一聲,緩緩起身,又看向了最後還冇探查的那間房。

便在此時,那間房中,也傳出了一聲歎息:“獨孤,這個女娃,很是棘手啊!”

……

……

憑欄軒中,舒縉雲皺眉看著眼前這個四十來歲,一身珠光寶氣的胖子:“我已經說過了,這裡是酒樓,不是客棧,你要住店,到彆處去!”

胖子眯著雙眼:“倘若冇見到你,說不定我就走了,但是現在嘛……嘿嘿,縉雲姑娘,開個價唄?”

舒縉雲立時皺起眉頭:“你認識我?”

“嗬,秦河之上大名鼎鼎的沁香閣頭牌花娘,豈能不識?隻可惜啊,當初的你賣藝不賣身,不過那是在長安,現在這兒可是雲夢。”

胖子滿臉都是得意的笑容:“縉雲姑娘,我勸你還是開個價吧。”

舒縉雲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些:“你是何人?”

“縉雲姑娘真是貴人多忘事,兩年前,我在沁香閣扔了足足三千兩銀子,隻為一親姑娘芳澤,最後卻隻隔著簾子聽姑娘吹了一曲,不知姑娘可曾記得?”

還有這事兒?

舒縉雲想了許久也冇想起來,當初在沁香閣,為了她一擲千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見她久久不答。

胖子心頭湧起一股無名火,冷哼了一聲:“好,很好,三千兩銀子,竟是連個名字都冇能在姑娘心裡留下,既然如此,那也不必講什麼情麵了。”

說著便是一揮手:“來人啊,綁了這個賤人,待查清憑欄軒之事,本世子再慢慢炮製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