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40章 你是真的算錯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慕容靖雙眉一挑:“本公子不會算錯!”

“不不不,你真的算錯了,我來幫你捋一捋啊!”

李承陽放下二郎腿,身子微微前傾,又伸出右手,掰下第一根手指:“首先,你對咱大夏的皇位繼承製度就冇搞清楚。”

“正所謂立嫡立長,如今皇後之位空缺,暫不論嫡,倘若天子當真出了什麼意外,那自然便該立長。”

“菡妃有孕在前,她的兒子纔是長,朝中眾臣憑什麼要首推香妃之子?”

慕容靖竟是咧嘴一笑:“這就是閣下不懂的地方了,正因為菡妃之子乃是長,於皇位之爭中天然便處於優勢,所以香妃纔要兵行險著,謀刺陛下,怎麼樣,是不是很合理?”

合理個屁!

李承陽又掰下第二根手指:“這就是你算錯的第二個地方了,時間不對。”

“香妃雖然已經有孕,但卻是連半個月都還不到,試問三個月後,她哪兒的皇子繼承大寶?”

“彆說香妃了,便是肚子已經很大的菡妃,怕也要等到十一月才能生產,但是你卻在九月就把陛下給弄死了,這時間明顯不對。”

“你自己好好想想,香妃會連在菡妃和她自己懷的到底是公主還是皇子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搞出這種陰謀來?”

“你是覺得文天祥、衛青都跟你一樣傻麼?”

慕容靖的笑容立時就僵在了臉上。

李承陽又掰下第三根手指:“你還算錯了一樣東西,那就是當今陛下還有個哥哥,齊王李承煊,雖然那是個廢物,但人家可是正兒八經的皇室血脈。”

“陛下暴斃,又冇有子嗣繼承大統,這皇位理所應當便是他的,這中間有你什麼事兒?”

“當然,你也可以捏造證據,把陛下之死和齊王扯到一起去,說是齊王勾結歹人刺殺了陛下,可關鍵是,你有那能力麼?”

慕容靖的臉開始抽搐。

可李承陽的第四根手指又掰了下去:“彆急啊,還有,你算錯的第四件事,便是你的妹妹柔貴嬪慕容萱。”

“就算你前麵算錯的幾件事兒都不存在,但你彆忘了,她的誌向可是要當女皇,有當今陛下壓著,她自然願意去百越圓個夢就算了。”

“可若是陛下冇了,而她又手握重兵,還有富庶的南境作為支撐,她會任你擺佈?”

“自己做女皇不香麼?”

萬萬冇想到,精心策劃了好幾個晚上的大計,竟有著如此之多的漏洞!

慕容靖好不容易振奮起來的精神又萎靡了下去。

李承陽卻在此時又彎下了最後一根手指:“但你算得最錯的,還不是最後這一件事!”

精神上遭受重擊的慕容靖已經開始搖搖晃晃,但依舊強撐著問道:“什麼事?”

“自古成大事者,實力和運氣缺一不可。”

“我都已經說了這麼多了,你還冇猜出我是誰,就這腦子,實力是不用想了,若冇有逆天的運氣,怕是什麼事都做不成。”

“但是很顯然,你的運氣,已經差到了極點。”

慕容靖又晃了兩晃:“你什麼意思?”

李承陽笑了。

一邊笑,一邊摘下了自己的麵具:“記清楚這張臉,下輩子再見到,記得磕頭喊萬歲!”

萬歲?

當今天子?!

慕容靖身子一顫,終於轟然倒地。

……

……

“陛下,你當真要殺了他?他可是慕容萱的堂兄,而且慕容家就他這麼一個獨苗了,先後若是還在,恐怕也是要為他求情的。”

李承陽看了嶽銀瓶一眼:“你跟微菡在一起待的時間也不長啊,怎麼也變聖母白蓮花了?”

嶽銀瓶楞了一下,明顯冇聽懂。

冇想到舒縉雲也替慕容靖求起情來:“承陽,他就是個傻子,對你冇威脅的。”

李承陽又看向舒縉雲:“這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這小子可是卯著勁兒要弄死我呢!”

“李宸濠也要弄死你,阮文祥也一樣,你怎麼不殺了他們?”

舒縉雲反問一句,嶽銀瓶也噘起紅唇補充道:“還有姬晴雪,她一開始也想弄死你,你不但冇殺她,還睡了她!”

李承陽立刻惡狠狠的瞪了嶽銀瓶一眼:“都是一個爹生的,你就不能學學安娘,稍微矜持一點兒?”

“哼,要是姐姐在此,也定是要勸你留這傻子一命的,這可不是在為他求情,是為你著想!”

這倒是句實話。

慕容靖死不死,跟她們有屁關係,說到底還是擔心自己將來去了下麵,冇法兒跟母後交代。

但問題是,不用交代啊!

不過嘛……

李承陽又看向十三:“你怎麼說?”

“陛下不開口,奴婢自己去殺,若是先後怪罪,奴婢擔著便是。”

瞧瞧!

這纔是心腹!

李承陽十分得意的衝舒縉雲和嶽銀瓶揚了揚眉毛:“算了,看在你們的為他求情的份兒上,就留他一條狗命,等此間事了,送到老王那兒挖煤去。”

話音落下,嶽銀瓶便是麵上一喜。

舒縉雲卻是歎了一口氣:“那不還是個死麼?”

“行了行了,此事就這麼定了……十三,去看看那個誰回來了冇有。”

話音剛落,老八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公子,屬下已經回來了。”

“嗯,安祿山冇事兒吧?”

“公子放心,已經將人安全放到安家在雲夢的彆院門口了。”

“好,小胖妞兒最近怎麼樣?”

“昭小姐一切都好,就是脾氣比以前更大了。”

“慕容恪呢,可有什麼異常?”

“這倒是冇有發現,而且他現在也不在雲夢,應該是在廬陵,對了,香妃娘孃的父親,眼下也在廬陵。”

李承陽點了點頭:“這麼說起來,今天這場鬨劇,慕容恪應該是真的不知情,也是,他那麼老奸巨猾,不會乾出這種蠢事兒來。”

嶽銀瓶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那可是你外公!”

她可不像舒縉雲那樣知道李承陽其實根本就不是慕容熏的親兒子,更不是慕容恪的親外孫。

人家的親外孫,這會兒正和徐福、獨孤洛在一起謀劃著怎麼乾掉李承陽這個冒牌貨呢。

但這話李承陽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嶽銀瓶說。

倒不是擔心嶽銀瓶會因為這個就怎麼樣,主要是太麻煩,一兩句根本說不清楚,更何況他老爹嶽鵬舉還是個死腦筋……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你們也累了,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開門做生意!”

嶽銀瓶又是一愣:“做什麼生意?”

李承陽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憑欄軒的人都死光了,咱們不接著把生意做下去,今晚的事兒如何瞞得住?你可彆忘了,你是偷偷跑出來的,讓你姐知道,打斷你的腿!”

嶽銀瓶吐了吐舌頭:“我可是跟著你出來的,她要打我,你得替我說情!”

李承陽又白了她一眼:“十三,我們走!”

“你們要去哪兒?”

“三江客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