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37章 為何偏偏選安家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信是慕容靖寫的,寫給一個叫做三井太郎的倭人。

光從內容來看,似乎冇什麼問題,隻是邀請這個倭人到憑欄軒一聚。

但慕容靖作為慕容恪的孫子,慕容家第三代男丁僅存的獨苗,與倭人結交本身就是個問題。

而且地點還是憑欄軒。

安祿山現在也在憑欄軒!

從兩人之前會麵的情形來看,可不像是要把酒言歡的樣子。

信給三井太郎送去了。

被十三抓到的家丁也被弄醒了過來,滿臉驚恐的看著李承陽:“你……你要乾什麼……你快放了我,你可知道我是什麼人?”

“我問,你答,但有半句不儘實,你就會是個死人!”

和安祿山的凶惡不同,李承陽說出這話,顯得十分陰冷,更加令人害怕。

他身邊還站著一個同樣陰冷的女子,猙獰麵具之後那雙冷冰冰的眼睛,彷彿是來自地獄一般,散發著無儘的殺氣。

再加上閃著寒光的長刀和匕首……

家丁害怕了:“你……你……你想問什麼?”

“姓名?”

“林……林三。”

李承陽楞了一下,然後又訕笑一聲:“為什麼跟著我們?”

“少……少爺讓……讓我看看你們在何處落腳。”

“然後呢?”

“少爺冇說,小的不知……哎呦,我說我說,少爺看上大爺身邊這兩位姑娘了,怕是想著事成之後,找點兒樂子。”

話音落下,舒縉雲立刻皺著眉頭看向十三:“你這麵具還有冇有?”

十三也冇答話,直接就從懷裡又摸出一副麵具遞給了舒縉雲。

嶽銀瓶也伸出手去:“我也要。”

十三就放下長刀去解背上的包袱,看來她還真有。

李承陽訕笑一聲,又眯起眼睛看向林三:“你剛剛說事成之後,是什麼事?”

林三哭喪著臉:“這個小的真不知道,少爺隻是吩咐我跟著大爺,搞清楚大爺和兩位姑孃的落腳之地後,順便送封信給三江客棧的掌櫃。”

三井太郎是三江客棧的掌櫃?

李承陽立刻就明白了過來,怪不得這雲夢府明明隻有兩江彙聚,那客棧卻偏偏要取名三江。

稍一思忖,嘴角又是一撇:“看在你叫林三的份兒上,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林三還冇反應過來,就被狠狠一記敲暈在地:“將此人找個地方藏好,咱們再去憑欄軒看……我去,你們乾嘛?”

三張麵具。

黑的猙獰凶惡,白的陰森恐怖,紅的張揚霸道。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這樣的三張臉突然出現在眼前,著實把李承陽給嚇了一跳。

舒縉雲立時就樂了:“這樣就不怕再節外生枝,壞了你的大事了……唉,身為女子,太過美貌,也是一種無奈啊!”

近朱者赤,這是學到自己的精髓了啊!

李承陽感慨萬千。

片刻之後,又看向十三:“那個,要不給我也來一張,畢竟身為男人,長得太帥,也很無奈!”

……

……

入夜時分,憑欄軒中。

“慕容靖,你的手下昨日毀了我十餘畝棉花地,彆以為賠錢就能了事。”

“我家的棉花可是陛下點名要的貢品,你若不磕頭認錯,今日就算我當場打死你,文大人也不會多說半個字。”

慕容靖斜著身子坐在案前,一雙眯眯眼十分不屑的看著的安祿山:“你是聾了還是傻了?”

“本公子已經把話說得十分清楚,你若是識相,就趕緊帶著安家的人滾出雲夢,陛下要的棉花,自會有人接手,你若不識相,本公子今日便教你知道厲害。”

“嗬嗬,你讓我們走,我們就得走?那我讓你去死,你去不去死?”

安祿山坐得端端正正,說出的話卻是霸道得很。

聞聽此言,慕容靖也坐直了身子:“這麼說,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我什麼酒都不吃,你能奈我何?”

啪的一聲。

慕容靖將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精緻的青瓷酒杯立時被摔得四分五裂。

下一刻,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便施施然出現在了安祿山和的眼前:“安少爺,多日不見,彆來無恙啊?”

安祿山吃了一驚:“你怎麼會在這裡?”

慕容靖卻是冷哼一聲:“三井兄,跟他廢什麼話,你的人呢?”

來人正是三江客棧的掌櫃三井太郎。

安祿山又吃了一驚:“你不是姓杜麼?”

三井太郎哈哈一笑:“杜海是我在此地的化名,我的本名,卻是叫做三井太郎,安少爺喜歡叫哪一個都行。”

安祿山立刻皺起眉頭:“你是倭人?”

“不錯。”

便在此時,慕容靖又催促道:“還不動手,你在等什麼?”

“慕容少爺莫要著急,等樓下的人都殺光了,自然便會輪到樓上。”

安祿山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你們要殺我?”

看著他鐵塔一樣的身子和緊緊握住的雙拳,三井太郎連忙又打了個哈哈:“安少爺不要誤會,在下雖然是來殺人的,但到底要殺誰,卻是尚無定論。”

慕容靖先是一愣,接著就變了臉色:“三井太郎,你什麼意思?”

安祿山也皺起眉頭:“你把話說清楚些。”

三井太郎又乾笑了幾聲:“慕容家想借咱們之手滅了安家,那定是要付出代價的,可若安家出的價碼更高,在下也不介意替安家滅了慕容家。”

聽到這裡,藏在窗外簷下的李承陽徹底明白了。

有文天祥坐鎮廬陵,再加上自己的三令五申和廬陵劉氏的前車之鑒。

慕容家也好,安家也好,都不敢太過出格,但兩家之爭,又始終冇有分出個勝負。

所以慕容靖便想來個快刀斬亂麻,借倭人之手將安家斬草除根。

那些從萊州趕來的倭人,想必就是為了此事。

但事到臨頭,這個潛伏於雲夢的倭人三井太郎,又想要待價而沽,看看安家是否能給他們更大的利益。

很合理。

唯一的問題就在於,他哪裡來的底氣?

無論是安家,還是慕容家,那可都是一等一的豪門大門,就憑他們十七八個倭人,也想滅其滿門?

能在今天殺了安祿山又或慕容靖,恐怕就是他們能做到的極限了!

除非……

他手裡捏著兩家的把柄,能像今天這樣將兩家的重要人物一個一個的約出來慢慢殺。

想到這裡,李承陽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些。

慕容恪若是與倭人暗中有些勾結,他多少還有些心理準備,但是安家……

安瑩瑩雖然是以安子墨私生女的身份出現在長安的,但這話連徐臻都騙不過去,李承陽自然也不會相信。

更何況太宗皇帝一開始就知道安瑩瑩乃是蠱族聖女,納其入宮,本就是為了搞清楚輪迴珠是個什麼東西,所以安瑩瑩與安家,大概率是冇什麼關係的。

如若不然,以太宗皇帝的脾性,安家那些人還有命在?

更彆說還安定國就走那時的童舒,如今的舒然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安瑩瑩和太宗皇帝為何不找彆家,偏要往安家身上靠呢?

難道隻是因為她恰巧也姓安?

還是說另有內情?

安子墨已經死了,安定國也不在了,也不知道安思誠會不會知道點兒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