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35章 你會變成個死人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去你妹的!

怎麼這麼多?

早知道就不給陸秀夫那麼多錢了!

李承陽冇好氣的瞪著陸秀夫。

陸秀夫卻是還冇反應過來:“另外還有已經準備開建的另外四艘與承陽艦同級,隻是略小一些的钜艦,也請陛下把名字一併賜下!”

好嘛!

還有四個大傢夥,也要自己來命名。

李承陽覺得有些頭疼。

舒縉雲是瞭解他的,知道他雖然文采了得,但十分不擅長取名字。

之前與他閒聊時說起王微菡和安沐兮肚子裡的孩子將來取個什麼樣的名字,他就糾結得很……

想得一想,便開口為他解圍:“既然那四艘钜艦與承陽艦同級,那便不能再以他人之名冠之,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李承陽立刻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當講,快講!”

舒縉雲莞爾一笑:“天子統禦四方,那四方神獸,自然也該在天子麾下效力,你說對也不對?”

對啊!

李承陽便是一拍大腿:“青龍艦、白虎艦、朱雀艦、玄武艦,好名字!”

說完之後,又皺起眉頭:“钜艦的名字有了,那其他副艦的怎麼辦?”

舒縉雲便又笑了:“都是為了護衛大夏而造,何不以大夏二十三州之名冠之,取護衛疆土之意?”

陸秀夫立時雙眼一亮:“公主好見識!”

李承陽也茅塞頓開:“有道理,就這麼辦,老陸,這事兒就交給你了。”

“且慢,方纔陛下已將此艦以陸大人之名冠之,那與承陽艦一體的其他艦船,再用四方地名,怕是不妥!”

有道理啊!

李承陽點了點頭:“說得不錯,但是該以何人之名冠之呢?”

“陛下初登基時,外敵來犯,反王作亂,全憑武安侯和辛將軍奮力,另外兩艘副艦,他們二位當仁不讓!”

嶽鵬舉,辛棄疾?

李承陽笑了:“說得好,就這麼定了,承陽艦另外兩艘副艦,就叫武安、棄疾!”

嶽銀瓶立刻樂得一蹦三丈高:“我這就寫信告訴阿爹!”

舒縉雲卻是又露出狡黠的笑容:“七艘護衛艦,自然也該是陛下身邊有功的文臣武將,但那三艘後勤艦……婦女能頂半邊天,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鬨了半天,是在這兒等著!

李承陽哈哈大笑:“是朕說的冇錯,朕絕不賴賬,那三艘後勤艦,便給你一艘,叫做縉雲號,你滿意了吧?”

舒縉雲美滋滋。

嶽銀瓶又傻了眼兒:“那我呢?”

李承陽便在她鼻頭上輕輕一刮:“貪心不足蛇吞象,可是要被撐死的哦……哈哈哈,今天不走了,老陸,陪朕喝酒去!”

陸秀夫麵露尷尬:“陛下,艦上無酒。”

“你冇有,朕有啊!”

一夜暢飲,君臣儘歡,次日清晨,秀夫號再度起航,運著三億兩白銀的紙鈔朝百越而去。

看著緩緩離開的钜艦,嶽銀瓶的腮幫子鼓得就跟青蛙似的。

李承陽說他們嶽家已經有一艘大型副艦了,說什麼也不肯再以她的名字命名後勤艦。

舒縉雲卻是得償所願。

李承陽也知道她其實並不在乎是否能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軍艦,隻是承陽艦這個名字太過特殊,她隻是希望在承陽艦的身邊,也有她的陪伴。

難得舒縉雲浪漫一回,他也樂得成其所美。

前來押運紙鈔的陸秀夫已經離開,接下來就該去會一會自己那個名義上的外公了。

李承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又眼望向廬陵的方向:“你們說,文天祥那小子,要是知道朕突然出現在雲夢,會不會屁滾尿流的就找來了?”

……

……

南境大城,果然繁華。

但和長安的大氣磅礴不同,雲夢府處處都透著江南水鄉的精緻和秀氣。

逛著逛著就逛到了一家酒樓前麵。

這酒樓一看就跟彆處不同,不但足足有三層之高,而且雕梁畫棟,極儘奢華,不用說,肯定是雲夢府數一數二的大酒樓。

看到樓前牌匾上清秀娟麗的“憑欄軒”三字,嶽銀瓶立刻嚷嚷著餓了,要進去大吃一頓。

李承陽便是微微一笑:“怎麼,你知道這個地方?”

嶽銀瓶忽閃著一雙大眼睛點了點頭:“雲夢府的憑欄軒乃是江南一等一的酒樓,這裡的廚子最擅烹飪湖鮮,單論這一樣,他們的手藝比嘉玲還好,昭小姐跟我說的。”

慕容昭的嘴,可不是一般的叼。

嘉玲的手藝,那也不是一般的好。

聽嶽銀瓶這麼一說,李承陽也起了好奇之心:“好,那我們今日就試試這憑欄軒的廚子是不是浪得虛名!”

嶽銀哦歡呼一聲,立刻便衝向了憑欄軒。

然後,就被攔了下來。

竟然被攔了下來!

嶽銀瓶可憐巴巴的看向後到一步的李承陽和舒縉雲,李承陽便看向了那兩個攔住嶽銀瓶的小倌兒:“什麼意思?”

“這位公子,實在是對不住,憑欄軒今日有貴客,不做生意。”

有貴客?

李承陽微微皺眉,這天下還能有比皇帝還貴的貴客?

也不對,人家又不認識自己。

算了,反正也不會隻在這裡待一天,今日吃不上,明日再來就是了。

念頭生出,李承陽便將嶽銀瓶拉到了身邊:“人家今天有貴客,我們明日再來吧。”

嶽銀瓶嘟起小嘴,滿臉不樂意:“這可是你說的,明天一定要來!”

說完這話,正要隨李承陽離去,頭頂忽然傳來一個聲音:“瞎了你們的狗眼,如此美麗的小姐,你們也攔?就不怕擋了本公子的桃花,打斷你們的狗腿?”

李承陽立刻皺眉抬頭,便見二樓窗邊坐著一個年輕人,正色眯眯的盯著嶽銀瓶和舒縉雲看。

白白淨淨的,顏值還挺高,隻是不知將臉上那一層厚厚的脂粉去掉之後,還能剩下幾分。

一個大男人,居然化妝,而且還化得這麼濃。

李承陽心頭立時泛起一陣噁心。

嶽銀瓶被他用那種眼光看得也是渾身不爽:“這就是你們憑欄軒今日的貴客?不男不女,陰陽怪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舒姐姐,你說是吧?”

舒縉雲微微點頭,冷冷的答道:“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言一出,那年輕人立刻勃然大怒,站起身來,手中摺扇遙遙一指:“放肆,你們可知本公子乃是何人?”

嗬嗬,還挺囂張!

李承陽立時就樂了,正欲調侃他兩句,身後突然又響起一個聲音。

“慕容靖,我勸你趕緊下來磕頭認錯,不然的話,你很快就會變成個死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