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24章 好熟悉的方略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次日清晨。

長安,汐月宮。

童欣還在九霄山的太宗墓裡找寶貝,舒然也還在外麵釣魚。

因為這兩位身份特殊,李承陽也冇安排什麼宮女。

暫時就隻剩下了姬晴雪,臻首微垂,低眉順眼的坐在床沿上。

未曾梳妝,穿著也是十分清涼,該露的地方都露得十分大方,該藏的地方也藏得相當敷衍。

完全就是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兒。

李承陽有些哭笑不得:“你這是什麼意思?快把衣服穿好,朕有事情問你。”

姬晴雪楞了一下,意識到自己會錯意之後,本就有些紅得更加厲害,連忙扯過薄被披在身上:“不知陛下要問什麼?”

說話之時,薄被下的嬌軀還在動來動去,顯然是在穿衣。

當然也有可能是脫。

李承陽忍不住微微嚥了一口口水:“你去過倭國?”

“去過。”

“跟倭國國主見過麵麼?”

“見過。”

“跟朕說說,那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對待徐福、獨孤洛以及穆玨的態度如何?”

姬晴雪就是一愣,被子下麵的雙手也停止了動作。

“怎麼?你不知道?”

見他皺眉,姬晴雪心頭一顫,連忙答道:“倒是看過一些,但眼見未必為實,他們都狡猾得很,比起陛下恐也不遑多讓。”

這叫什麼話?

李承陽尷尬一笑:“無妨,你看到過什麼,就說什麼。”

“是!”

“倭國國主名叫豐臣秀二郎,原本也隻是一方諸侯,二十年前突然崛起,很快便將倭國四島儘握與手。”

二十年前?!

也就是在徐福和安瑩瑩逃出長安之後不久咯?

李承陽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賤妾前往倭國時,他已是倭國國主,那一次,是義父帶我去的,徐福和安瑩瑩也在。”

“豐臣秀二郎設下宴席款待了我們。”

“說來也怪,他與徐福差著不少年歲,兩人卻似摯友一般,酒過三巡便勾肩搭背,口無遮攔。”

忘年之交?

還是說真如自己所猜測的那樣,這豐臣秀二朗一統倭國,得了徐福不小的助力?

李承陽在思考。

姬晴雪也在繼續:“宴會之後,徐福留在了倭國王宮,其餘人和我則住到了驛館,足足過了三天,才又再次見到他和豐臣秀二郎。”

“然後,他便帶著我逛了東京都。”

帶她逛街?

這套路怎麼感覺似曾相識?

李承陽皺起眉頭,但也冇有打斷姬晴雪。

“但他那東京都著實冇什麼好逛的,無論怎麼看,都是在模仿長安,而且手法並不高明,模仿得十分拙劣。”

“不過他這個人倒是……倒是……”

姬晴雪也微微皺起眉頭,思忖片刻,方纔尋到何時的形容:“與陛下有幾分相似!”

李承陽就是一愣:“與朕相似?哪裡相似?”

“野心勃勃,自信滿滿。”

姬晴雪脫口而出,但隨即又後悔了:“但他本事不如陛下,也冇有陛下那般果決,明明對賤妾有意,卻是不敢像陛下那樣強行……”

話冇說完,也不敢說完了,緊緊的咬著下唇,驚惶的看著李承陽,滿臉都是“求放過”三個字。

李承陽也是無奈得很。

訕笑一聲之後,方纔又開口問道:“你從哪裡看出他野心勃勃,自信滿滿了?”

“賤妾不敢說。”

“朕讓你說你就說。”

“他說……他說先帝是個窩囊廢,配不上大夏這麼好一片江山,遲早有一天,他會入主中原。”

“就這?”

“他還說北涼耶律齊也是個廢物,拿下中原之後,他便揮師北上,將北涼也給滅了。”

還真是夠狂的。

也不知道哪兒來的自信。

李承陽撇了撇嘴:“大話誰都會說,尤其是在美人麵前,朕還在縉雲她們麵前吹的牛皮,比這可大多了。”

“不是的陛下,他真打算這麼做,連方略都定下了!”

“哦?”

李承陽立刻來了興趣:“什麼方略?”

“先取新羅,再下百濟,以此為據,蠶食漠北以東的扶餘等部,待其勢成,便揮軍南下,一舉攻占大夏二十三州。”

“最後以大夏二十三州之力,滅北涼,平百越,成其不世之功。”

這個戰略,聽著怎麼那麼耳熟?

李承陽又皺起眉頭:“你覺得他有這個本事麼?”

“賤妾不敢妄言,但賤妾此次離開萊州之前,他已經準備對新羅下手了。”

李承陽楞了一下。

在這個時候對新羅下手……是個人才啊!

這是篤定大夏將要生出內亂,無暇顧及他處,所以纔會選擇此時對新羅下手。

無論大夏這場內亂最後是個什麼樣的結果。

於他而言,保底也能有個新羅入手。

這麼做還能讓獨孤洛生出錯覺,認為他的野心並冇有那麼大,從而放心與他合作,借他之力完成複國之舉。

而他自己,則完全可以見機行事。

如果條件允許,那便直接如入主中原,如果條件不允許,那就還是按照原計劃一步一步的來。

反正到了那個時候,華夏大地多半會變得分崩離析、戰亂不斷。

他的方略定能毫無阻滯……

夠穩!

也很會算賬!

但是……

不把我放在眼裡是吧?

不對!

豐臣秀二郎既然打的是這樣的主意,那就應該要瞞著獨孤洛才行,又怎麼會將自己的方略那麼直白的告訴姬晴雪?

總不成是精蟲上腦,隻為博紅顏一笑吧?

李承陽再一次皺起眉頭:“你義父獨孤洛可知道豐臣秀二郎的野心?”

姬晴雪點了點頭:“知道的,賤妾曾與他說過。”

“那他還要跟豐臣秀二郎合作?”

“義父說,就憑豐臣秀二郎,是決計吞不下中原的,最壞的結果,也就是新羅、百濟、扶餘等部之地再加北境燕雲兩州落入他手。”

“隻要我父王能成功登上大夏皇位,此事根本不足為懼,隻需不到十年的休養生息,便能將起趕走,收複失地。”

嗬,這幫傢夥,還真是迷之自信。

但還是那個問題,豐臣秀二郎為何要對姬晴雪坦白自己的計劃方略?

李承陽決定打破砂鍋問到底:“如果豐臣秀二郎不是在吹牛,而是真的定下了那樣的方略,那便應是他倭國之秘密國策,為何會告知於你?”

“啟稟陛下,他乃是酒後所言。”

李承陽便是一愣:“喝醉了?”

姬晴雪重重點頭:“嗯,賤妾灌的!”

說著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賤妾天生便千杯不醉,而且很會勸酒,慕容家的三位公子,都曾被賤妾灌醉過。”

“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有他們都是因為賤妾才性情大變的流言傳出,讓慕容恪生出了順水推舟的想法。”

“………”

李承陽啞然失笑,同時暗下決心,今後打死也不跟姬晴雪喝酒。

慕容家的事兒,之前已經問過。

那三兄弟是因為看了舒然留給慕容恪的書,方纔被慕容恪逼成那樣兒,具體原因,目前還不得而知。

而徐福讓姬晴雪背了這口黑鍋,也並未說明緣由。

此事不急,影響也不大,等自己去了雲夢再查就是了,總歸是能搞個清清楚楚的。

眼下要解決的,還是找豐臣秀二郎要誰的問題。

徐福是不太可能了,他和豐臣秀二郎之間的關係太過密切。

穆玨、昭王又或獨孤洛也不行。

豐臣秀二郎肯定是要留著他們來讓大夏陷入無休無止的內鬥之中的。

到底應該找他要誰呢?

難道隻能回到最初的想法,讓老高演上一迴避世高人,去到倭國給他們添亂?

正自猶豫不決,馬冬梅突然在殿外求見:“陛下,衛將軍有密信到!”

衛青!

段平安有訊息了!

李承陽立時精神一震,也顧不得再多想,三步並做兩步衝到,一把從馬冬梅手中接過火漆密信。

片刻之後,笑容便在他臉上綻放開來:“柔貴嬪現在何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