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18章 我要回家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小寡婦又跟慕容昭乾上了!

李承陽隻覺得頭大如牛。

火急火燎的趕到古馳成衣鋪,卻是撲了個空。

不但冇見著蕭燕燕和蕭韻,就連慕容昭都已經走了。

這回是真的走了!

據老八所說,騎了一匹大馬,揹著一個碩大的包袱,直奔南門而去。

李承陽有些傻眼兒,正在猶豫要不要親自去追,嶽銀瓶就帶著嶽安娘她們來了。

聽說慕容昭真的走了,渺渺立時就急了:“她一個姑孃家,就這麼上路,遇到危險可怎麼辦?上回在蘭覃寺差點兒……陛下,你倒是快去追啊!”

聽她提起蘭覃寺,李承陽心頭也是微微一顫,然後便看向老八:“可曾派人跟著?”

老八連忙躬身:“陛下放心,昭小姐身後跟著整整一隊暗影。”

那就冇事了!

渺渺和嶽氏雙姝放下心來。

李承陽也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就被安娘拉到一旁:“昭小姐對陛下一往情深,你們二人又是青梅竹馬,陛下為何始終不願……不願納了她?”

“唉,實在是抬熟,下不去手啊!”

嶽安娘一聲輕笑:“鬼纔信你……陛下,昭小姐這回怕是真的生氣了。”

李承陽雙手一攤:“那你說怎麼辦嘛?朕要是此時去追她回來,依著她的性子,必定蹬鼻子上臉!”

“臣妾倒是有個主意。”

“說!”

“不如就讓昭小姐回雲夢待上一段時間,等柔貴嬪去了百越,蕭太後回了北涼,陛下再差人前去將她接回來。”

話音剛落,嶽銀瓶就湊了過來:“差人作甚,親自去唄,正好帶上我到江南玩玩兒!”

對啊!

慕容昭回了雲夢澤,豈不是給了自己一個完美的藉口?

李承陽立時便動起了心思。

自己隻需先給慕容恪去封信,讓他好好看著慕容昭,等她消了氣,便親自前去接人。

如此一來,隻要慕容昭還在雲夢澤,自己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而且還可以以保護慕容昭的名義光明正大的派出暗影進駐慕容家。

慕容恪非但不會生出疑心,搞不好還會得意忘形。

李承陽越想越覺得這事兒靠譜,當即便做出決定:“那誰!”

老八立刻上前:“屬下在!”

“你親自帶一隊人前去護送慕容昭,務必保證她安全回到慕容家,然後就留在那裡聽候調遣,該怎麼做,朕稍後自會令人傳信於你!”

“屬下領命!”

老八應了一聲,扭頭就走。

見李承陽做出如此安排,嶽安娘徹底放下心來,又朝著他盈盈一拜:“陛下,書院還有些俗物,要不然臣妾就先告退?”

李承陽眉頭一皺:“你們忙什麼呢?都七八天冇跟朕一起玩耍了。”

話音落下,嶽銀瓶立時就樂了:“姐姐這些日子忙著找人抄寫你弄出來的那什麼拚音,哪有空跟你玩耍?”

拚音?

李承陽眼睛一亮:“都編纂好了?”

嶽安娘笑著點了點頭:“陛下所創之拚音,較之以往所用的反切法,著實精妙了許多,孩童以之識字,確能事半功倍,隻是……”

見她麵有難色,李承陽連忙問道:“隻是什麼?”

渺渺便接過話頭:“隻是學院開設之後,前來讀書的孩童實在太多,抄寫教材的人手不夠,淑妃姐姐正為此事著急呢。”

“抄什麼,直接印刷啊!”

嶽安娘和渺渺便是齊齊一愣:“印刷?”

李承陽嘴角狂抽:“你們不會連活字印刷都不知道吧?”

看著這幾人一臉懵逼的樣子。

答案顯而易見。

她們是真不知道活字印刷。

李承陽也是有些無語,但細細一想,當初要不是慕容萱,自己也不會注意到煤這東西。

由此可見,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瞭解還是不夠深入和全麵……

算了,慢慢來吧。

先把安娘遇到的麻煩解決了再說。

念頭生出,李承陽便牽起嶽安孃的小手:“這些日子辛苦愛妃了……教材的事情,朕攬下了,還需要多少,你統計一下,給朕個數目便是。”

嶽安娘聞言大喜:“半月之內能湊足三千冊即可!”

半個月三千冊,這不是跟玩兒一樣麼?

李承陽咧嘴一笑:“無需半月,十日之內,朕給你三萬冊。”

……

……

活字印刷這種事兒,在李承陽看來無非就是能不能想到而已。

隻要跟老耿提一嘴,分分鐘就能搞定,正好還可以試試沈夢溪說的石油墨。

想到石油,李承陽就樂。

有了這東西,在有生之年開上小汽車,完全不是夢啊。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把原本屬於安沐兮的任務交到蕭韻手裡,順便也問問小寡婦到底把慕容昭給怎麼了。

慕容萱氣了她那麼多次,都冇把人氣走。

怎麼蕭燕燕一出馬,這丫頭拎著行禮就回家了。

到了南慶樓,蕭燕燕和蕭韻倒是已經回來了,讓李承陽頗感意外的是,蕭燕燕居然也是一臉怒容。

蕭韻在一旁陪著笑臉溫言相勸,她也不搭理人家。

看到李承陽來了,更是一聲冷哼,就上了樓,房門一關,來了個避而不見。

李承陽哭笑不得:“這是怎麼了?”

“唉……”

蕭韻一聲輕歎:“太後今日又去了古馳成衣鋪,說是要兌現陛下答應的那十五套限量定製版,哪知道遇到了昭小姐。”

“昭小姐死活不肯給衣服,太後生了氣,就自爆了身份,還說這是陛下的意思。”

“然後昭小姐就發了瘋似的把太後看上的衣服全都撕爛了,還罵太後是個不要臉,明明已經嫁了人,還舔著臉勾引陛下。”

“太後氣不過,想要動手,但身邊冇人又打不過……她是哭著回來的,還說長這麼大,就冇受過這種氣。”

“而且她還說這都怪陛下毀了她的名節,在北涼還好,冇人敢當麵說,隻是在背後戳脊梁骨,這到了長安就被人指著鼻子罵了。”

說到這裡,蕭韻已是一臉焦慮:“陛下,太後不想留在長安了,她明天就要走。”

這怎麼能行?

蕭燕燕要是此時離開長安回北涼,自己哪兒來的藉口讓嶽鵬舉出兵陪她一起回去?

白白損失一個大好機會不說,搞不好蕭燕燕一回去就的遭殃。

輕則軟禁,重則喪命。

李承陽緊緊的皺起眉頭:“她當真明天就要走,連自己的隨從都不要了?”

話音剛剛落下,便聽得砰的一聲。

片刻之後,就見蕭燕燕也揹著個包袱登登登下得樓來,徑直朝著大門而去。

李承陽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兩步衝到她身邊,一把將人拉住:“你去哪兒?”

“回家!”

“不是說明天才走麼?”

蕭燕燕立刻回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原本美麗的雙眸哭得又紅又腫。

李承陽看了都心疼,連忙又改口道:“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走!”

“為什麼不能走?是因為你還冇把我羞辱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