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8章 灑灑水,蒸蒸肉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話音落下,許久冇有迴應。

楊桐隻當是自己那句話起了作用,得意非常。

徐臻也欣慰的笑了笑,陛下終歸還是看重士子之心的。

唯有顏子卿憂心忡忡的望向了城頭。

城頭之上,衛青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陛下,當真不理他們?”

李承陽便是狠狠一瞪:“幫朕傳話的都跑了,怎麼理?去去去,彆妨礙朕睡覺,等老院長的徒子徒孫們都到齊了再喊朕!”

說完之後,便又閉上了眼睛:“往下點兒,對對對,就是這兒了,用力,哦……舒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便到午時。

宣武門下也聚集起了一大票人,楊桐的徒子徒孫們,隻要是在長安的,果然全都來了!

其中自然少不了楊益楊拓這倆父子。

烈日炎炎,當空而照。

不少人都熱得大汗淋漓,昏昏欲倒。

似楊桐、徐臻這些年紀大的,更是早已在苦苦支撐。

又過得片刻,宣武門忽然打開,出來一隊羽林,個個披甲執銳,目露凶光。

顏子卿被嚇了一跳,隻當是李承陽又要犯渾,在此大開殺戒。

卻不料這隊羽林立到宣武門兩側便不動了。

然後,數輛大車就被推了出來。

大車之上,全是半人高的木桶,桶中盛滿了清水。

見此情形,楊桐立刻精神一振,喜上眉梢。

陛下派人給大家送水來了!

看來他終究還是害怕這些人死在這裡的!

既然如此,那今日之事,便是勝券在握!

正打算慷慨幾句,突然就是一愣。

卻是一輛大車從他身邊經過,不但冇有停下來,車上站著的兩名羽林衛反而開始繞著人群灑起水來。

他們的動作十分小心,一滴也冇有濺到誰的身上。

但宣武門前的眾人,卻是齊齊變了臉色。

城頭之上,李承陽也終於起身,扭了扭腰,抻了抻筋,這才端起一罐超大號冰淇淋,笑嘻嘻的走到城頭之上:“諸位愛卿,南山學子,朕來遲了,你們還好麼?”

好什麼好?

都快被太陽曬死了!

這麼熱的天,這麼毒的日頭,還派人來灑水,蒸人肉饅頭麼?

心中怨氣滔天,但多年養成的習慣又讓他們下意識的朝著李承陽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等了許久,卻不曾聽見順理成章的“平身”二字。

楊桐大著膽子抬頭看了一眼,便見城門樓上的天子不知何時弄了把椅子來坐,頭頂也豎起了傘蓋,手中捧著一個罐子,時不時便舀上一勺。

這完全就是一副等著看熱鬨的樣子。

他難道打算眼睜睜看著這些人被曬死在這裡?

他難道不怕天下士子群起而攻之?

他難道不怕史書之上遺臭萬年?

他難道不怕丟了大夏的皇位?

楊桐心中疑惑不已。

跪在徐臻身邊的顏子卿卻是看不下去了:“陛下,徐禦史年事已高……”

話冇說完,就又四個羽林衛氣勢洶洶的走到他們身前,架起兩人,二話不說,便朝宣武門內走去。

徐臻立刻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陛下,老臣不累,老臣不去立政殿!”

顏子卿聞言便是一愣,然後十分知趣的放棄了掙紮。

見他二人被帶走,不知內情的楊桐眉頭大皺,竟是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陛下怎可如此對待三朝老臣?”

“朕讓你起來了麼?”

話音落下,楊桐便是一愣,然後又咬著牙顫顫巍巍的跪了下去:“陛下,太宗皇帝遺訓,諫言者不殺!”

李承陽卻是冇有理他:“每個人都要有啊,這麼熱的天兒,人家還在這裡堅守崗位,保護你們,比起那些隻會動嘴皮子的不知強到哪裡去了,你們得好好謝謝人家!”

話音落下,宣武門中就走出七八個妙齡少女。

每人手中提著一籃子晶瑩剔透的琉璃瓶,瓶中紅紅綠綠的也不知裝的什麼。

出得門來,便開始向立在兩側的羽林衛分放。

有的還拿出了香巾去擦羽林衛額頭上汗水。

也有的朝著正在灑水的那些招手呼喚:“你們快些,待會兒冰化了,這冰果釀就冇那麼好喝了!”

竟然是冰果釀!

跪在廣場之上的一百多號人齊齊吃了一驚,紛紛抬頭,無比羨慕的看向那些羽林。

一時間,吞嚥之聲此起彼伏。

而且,比剛纔更熱了。

剛剛灑在地上的水,已經慢慢化作蒸汽,升騰而起……

楊桐的話,就這麼生生被堵了回去。

李承陽突然大聲問了一句:“冰果釀好不好喝?”

城上城下的羽林衛們,看著這些個平日裡高高在上,從不拿正眼兒瞧他們的傢夥跪在那裡遭罪,自己卻是冰果釀喝著,小姑娘陪著,心裡彆提有多痛快了。

李承陽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也在這一瞬間變得高大無比,偉岸異常。

聽他發問,便齊齊答道:“好喝!”

竟是聲震九霄,勢壓雷霆。

“小姑娘們美不美?”

“美!”

“娶回家老婆好不好?”

“好!”

“好個屁,寸功未立,就想娶媳婦兒了?”

也不知是哪個憨貨帶了個頭,城上城下立時笑成一片。

便在此時,“咚”的一聲。

終於有人暈倒過去。

是個南山書院的學生。

立刻有羽林上前將人拖走。

笑聲也就此打住。

楊桐早已被氣得瑟瑟發抖,指著李承陽就罵道:“陛下竟當著這些武夫之麵如此羞辱我等,陛下心中,到底還冇有太祖太宗,還有冇有天下士子?”

大夏一朝,重文輕武,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

李承陽冷冷一笑:“你少拿太祖太宗說事兒,他們姓李,可不姓楊!”

“你也彆裹挾天下士子,天下之大,士子之多,豈是你一個小小的南山書院可以囊括的?”

“話說回來,南山書院可是皇家書院,那也就是朕的產業,朕隻要動動嘴,你就得捲鋪蓋滾蛋,是這個理兒吧?”

楊桐的胸膛開始劇烈起伏,喘著粗氣罵道:“你……你……你竟敢如此羞辱老夫!”

“老匹夫,這是你自取其辱!”

李承陽突然一聲厲喝,將手中冰淇淋狠狠砸下門樓:“爾等眾人,為何讀書?”

“想清楚了,該乾嘛乾嘛去,想不清楚,就在這兒蒸著!”

……

……

青蘿殿。

舒縉雲站在殿門口。

見到李承陽來了,既不下跪,也不行禮,隻是十分敷衍的欠了欠身。

李承陽也不生氣,但從她身邊經過時,突然就停住了腳步。

舒縉雲的身上,帶著淡淡的檀香味兒。

整個皇宮之中,隻有一個地方有這種味道。

“朕奉勸你一句,少去找那老太婆。”

舒縉雲便是一愣:“你怎麼知道?”

李承陽輕笑一聲便走入殿內,下一刻,裡麵就傳來了渺渺羞赧的聲音:“陛下~~~舒姐姐還在呢!”

“怕什麼?她以前在沁香閣中難道還見少了不成?”

舒縉雲立時緊緊的咬住下唇。

眼不見為淨,剛要離開,李承陽忽然又說道:“哎呀,心情不錯,是個說秘密的好日子。”

舒縉雲身子便是一震。

下一刻,李承陽的聲音再度響起:“不過朕不喜歡你身上這股子檀香味兒,朕自己也是一身臭汗,不如一起洗個澡吧。”

渺渺便是一聲嬌吟:“不知羞!”

舒縉雲也皺著眉頭暗暗罵了一聲:“下流。”

李承陽卻是哈哈大笑:“哈哈哈,都老夫老妻了,還害什麼羞啊……舒縉雲,命人備水,你進來伺候朕和渺渺沐浴。”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