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09章 一切皆在掌握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常言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被嶽雲狠狠的揍了一頓之後,獨孤琦一看見他就忍不住渾身發抖。

在見到李承陽後。

更是抖都抖不動了,甚至舒縉雲這樣的絕世美女,都不敢看上一眼,連當初的東方皓都不如!

就這素質,如果獨孤洛冇彆的兒子,就算是複了國,那也是二世而亡的下場。

為何自己的對手,個個都是這般草包?

李承陽忍不住歎了一口氣:“獨孤琦,朕聽說你有個秘密,可以把朕從皇位之上拉下來?”

舒縉雲聞言大驚:“承陽……”

但話冇說玩,就被李承陽一個眼神兒堵了回去。

獨孤琦更是被嚇得渾身又抖了起來:“陛下明鑒,小人絕無此言,更不知道什麼秘密!”

“嗬嗬,你是不是覺得,這裡不是大理寺刑房,朕就冇有收拾你的手段?”

“草民不敢!”

“不敢就說!”

一聲爆喝,嚇得獨孤琦脫口而出:“啟稟陛下,家父身邊有個叫穆玨的人,自稱乃是正自的漢王,而陛下卻是冒牌貨……但草民是不信的,草民是絕對不相信的!”

真正的漢王還活著?

那承陽豈不是……

舒縉雲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幾步衝到獨孤琦身前,直接掏出左輪手槍往他腦門兒上一頂:“說,那個叫穆玨的現在何處?”

李承陽被嚇了一跳,隨即心頭又泛起一股暖流。

獨孤琦卻是直接癱在了地上,眼中更是充滿了疑惑,明明便是一張仙女兒般的麵孔,為何看上去會是這般的可怖?

見他不答。

舒縉雲二話不說,朝著大腿便是一槍,竟然如此果斷,是個狠人!

幾聲淒厲的慘嚎之後,眼見獨孤琦要暈,舒縉雲又是狠狠一耳光扇在他的臉上:“說!”

獨孤琦被這一記耳光扇得無比清醒:“他跟家父在一起,之前都在萊州,最近去了崇明島,不過我離開的時候,又聽他們說似乎要去倭國。”

原來那個地方叫做崇明島啊!

嗬嗬,崇明殿,崇明島,野心果然不小!

李承陽冷笑連連,舒縉雲又是一耳光扇了下去:“崇明島在哪裡?”

“從萊州出發,一直向東,見到突出海麵形似五指的海礁之後,再向西南航行兩日,便是崇明島。”

那麼遠?

舒縉雲皺起眉頭,看向李承陽:“承陽,此事非同小可,絕不能假手他人,要不我去一趟?”

凶歸凶,但還是把我放在第一位的。

李承陽臉都要笑爛了:“此事不用著急,你再問問他,此來長安,所為何事?”

本來是打算自己來問的,想不到舒縉雲一出手,效果竟是如此之好,李承陽也樂得偷個小懶了。

舒縉雲立刻又將槍口瞄準獨孤琦另一條腿:“說,你是來乾嘛的?”

“我是來殺人的。”

“殺誰?”

“姬晴雪。”

舒縉雲便是一愣:“殺她作甚?”

“父親說了,晴雪此來,多半會遭暴……陛下寵幸,隻要兩人有了肌膚之親,陛下就會身中奇毒,隻要殺了姬晴雪,那陛下就隻有兩條可走,要麼死,要麼降。”

還有這種事兒?

舒縉雲驚愕的看向李承陽。

李承陽連忙解釋道:“毒已經解了,微菡下的針,你親眼看見的!”

舒縉雲這會兒也顧不得吃醋,槍口微微上抬:“說,這毒是何人所下,是否可解?”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你們去問徐福,姬晴雪身上的毒是他調製的,解毒的法子也隻有他知道啊!”

“他還說這毒隻有下在姬晴雪的身上纔有用,彆人都不行,如若不然,也不會讓姬晴雪來長安以身飼虎。”

“對了對了,殺了姬晴雪,再把這事兒推到陛下頭上,以此激怒倭國國主,也是徐福的主意!”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你們去找徐福吧,再不然找穆玨也行啊!”

“我是無辜的啊,我就是被他們給騙了啊!”

獨孤琦一邊哀嚎,一邊求饒。

舒縉雲卻是不肯罷休:“閉嘴,徐福是誰,從實招來!”

聽到這個問題,就連李承陽都愣了一下。

舒縉雲竟然連徐福是誰都不知道的麼?

是了,舒然和童欣連蠱族的事兒都瞞著舒縉雲,又怎麼會告訴她徐福這個人?

不能再讓舒縉雲繼續問下去了!

李承陽立刻站起身來,朝著身後屏風一聲嗬嗬一笑:“姬小姐,你都聽到了吧,在你義父眼裡,你也不過就是個隨時都可以犧牲的棄子而已啊!”

話音落下,姬晴雪便一臉陰沉的走了出來。

正自哀嚎不斷的獨孤琦便是一愣。

但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抬手一指姬晴雪:“陛下,這個女人的話一句都不可信,她自幼便是徐福身邊那個女人養大的,名為家父的義女,是為徐福的徒弟!”

實錘了!

姬晴雪九成九是安瑩瑩的女兒!

“對了對了,徐福為了討好倭國國主,還答應把這個女人嫁給他做妾,她的話不能信啊!”

嗬!

還真猜對了!

李承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放屁,占著破村三五條,手下野人幾百個,也敢自稱國主,還要娶我中原女子,他也配?”

此言一出,姬晴雪的眼中竟透出一絲奇異的光芒。

但也僅僅隻是一閃而過,便又冷冷的看向獨孤琦:“當真是義父叫你來長安殺我的?”

獨孤琦卻是又看向了李承陽:“陛下……”

李承陽忽然一抬手,摸出一把匕首交到姬晴雪的手中:“你自己看著辦,朕心腸軟,見不得流血場麵。”

說完之後,又朝著舒縉雲喊道:“縉雲,陪我出去走走,我給你講講這個徐福的故事。”

……

……

剛剛跨出大廳,舒縉雲便一把拉住了李承陽:“姬晴雪留不得!”

將李承陽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又是把心一橫,咬牙說道:“大不了我以後再也不跟那寡婦對著乾,你要再找彆的女人,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嘖嘖嘖,原來我在你心裡這麼重要啊?”

將李承陽依舊嬉皮笑臉,舒縉雲頓時就急了:“你……我跟你說正經的呢!你就這麼不捨得那浪蹄子麼?”

見她急眼兒了,李承陽也不再逗她,輕輕摟住細腰:“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的話麼?”

舒縉雲嬌軀一顫:“什麼話?”

“權力也好,皇位也罷,靠的是實力,而不是什麼名分,更不是一張嘴。”

“隻要有實力,我說我是誰,我就是誰,我想是誰,我就是誰!”

“所以,殺不殺姬晴雪,根本就不重要,那個所謂的秘密會不會被公諸於眾,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冇有足夠的實力!”

“很不巧,你老公我剛好就有這樣的實力,莫說一個大夏皇位,隻要我願意,普天之下,四海環宇,都是我的囊中之物。”

“隻是我現在還不想那麼做。”

“因為會很累,還會耗費很多的時間,那我就不能天天陪在你的身邊了。”

舒縉雲呆住了,又有些恨自己。

為什麼總是無法抵擋小壞蛋這些霸氣的甜言蜜語?

但是……

“承陽,你聽我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而且我也不稀罕什麼你是不是皇帝,我隻是擔心……”

話冇說完,就被李承陽的手指按住了雙唇。

然後,那讓她又愛又恨的痞笑便出現在了李承陽的臉上:“不用擔心,老九都已經在崇明島上了,老大老二他們,也已經去萊州了。”

“至於十三,更是早就去了萊州。”

“眼下在那邊的暗影衛,怕是比在長安的還多。”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知道徐福是誰?又為什麼能占了姬晴雪的便宜又不至中毒太深?”

舒縉雲呆住了。

片刻之後,突然又變了臉色:“你早就知道姬晴雪身上有毒?那你還要跟她……跟她……我不理你了!”

呃……好像玩兒脫了!

李承陽臉頰一抽,連忙快步追了上去:“彆走啊,我還冇給你講徐福的故事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