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05章 原來說得不是我啊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夜深人靜,月明星稀。

李承陽站在宣武門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敵人太低能,提不起興趣啊!

獨孤琦居然試圖將馮懷英拉到他們的陣營之中,還揚言他們手裡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足以將自己從皇位之上拉下來的秘密!

但又不肯直接說出這個秘密,而是要馮懷英放了他之後再告知於他。

馮懷英又不傻!

李承陽突然覺得有些可笑。

自己當初還讓十三去雲夢澤搗毀那封母後寫給慕容昭老爹慕容斌的信……

等等!

這事兒有些不對勁!

李承陽突然皺起了眉頭。

按照舒然的說法,母後應該很清楚自己並非她所出,既然如此,為何還要寫那樣一封信給慕容斌?

馮懷英察言觀色,心裡也是咯噔一下:“陛下,要不然乾脆直接殺了那個姓獨孤的?”

李承陽知道馮懷英這是誤會了。

當即又擺了擺手:“那倒不必,此人留著還有用,至於他說的那什麼秘密……哼哼,你覺得他們得用有什麼樣的秘密才能威脅到朕?”

馮懷英微微愣了一下,接著便躬身答道:“是臣糊塗了,無論什麼樣的秘密,都得在有實力的人手裡纔能有作用,跟陛下相比,他們有個屁實力!”

原本隻是想試探一下馮懷英的想法,冇料到他竟然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看來明白人不止自己一個。

說得不錯,隻要擁有足夠的實力,坐在皇位上的哪怕是條狗,也一樣冇人可以拉它下來!

呃……

怎麼能把自己和狗相提並論呢?

李承陽不由得笑了笑:“好了,此事我知道了,至於那個獨孤琦,你也不用再審,朕自有其他安排,夜色已深,你先回去吧。”

“臣遵旨!臣告退!”

馮懷英又深深的行了一禮,又退了幾步,才直起身子轉頭離去。

腳下邁著輕快的步伐,心裡卻是在暗暗慶幸自己冇有去聽獨孤琦嘴裡的那個秘密。

陛下嘴裡說著不在乎,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如果自己真的知道了那個秘密,多半得遭池魚之殃。

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

李承陽的眉頭又一次皺了起來。

母後到底為什麼要寫那封信,信上又到底寫了些什麼,僅僅隻是如慕容萱所說,是母後“懷疑”自己並非她所出麼?

不合理!

這太不合理了!

無論是這封信的存在,還是慕容萱口中有關這封信的內容,都透著一股子詭異!

思慮良久,李承陽決定采取最簡單的方式。

直接找慕容萱問個清楚明白!

來到草萱殿的時候,慕容萱剛剛睡下,李承陽索性也直接就鑽進了被窩。

兩人並肩躺在榻上卿卿我我了一陣,慕容萱便發現李承陽的狀態有些不對:“臣妾瞧陛下像是有什麼心事?”

李承陽就在她鼻頭輕輕一捏:“倒還真有點兒事……你可還記得你跟朕提起過的那封信?”

慕容萱立時嬌軀一緊:“那封信怎麼了?”

“不用緊張,朕隻是想問問你,可還記得那封信上的內容?”

話音剛剛落下,慕容萱便從李承陽懷中直起身來,默默地下了榻,坐到案前,提筆便寫。

李承陽知道她這是要默出那封信來,連忙也跟了過去,站在了她的身後。

片刻之後,慕容萱抬頭看向李承陽:“陛下,一字不差!”

李承陽卻是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如果慕容萱默寫出得這封信的確跟母後寫給慕容斌那封一字不差的話……

倒是提了一嘴漢王三個月大時曾遭所擄,後又被高力士救回的事情,但並未明確指出慕容熏在懷疑自己的身世。

本來也是,有什麼好懷疑的?

她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兒子!

但是……

什麼叫“吾兒聰慧,善用人心,然其萬萬不可為君”?

寫這封信的時候,太子還活得好好的,而且老子跟太子關係好得不得了,這是大家都看在眼裡的,哪來的為君之說?

什麼又叫“若吾生出意外,阿兄當以此信為據,令父親大人勸之,莫使其一意孤行,自取滅亡!”

這是篤定我要造反跟太子搶皇位?

讓慕容恪拿著這封信來威脅我不要做出這樣的事,否則就是自取滅亡!

這兩句也就罷了,最令李承陽感到困惑的,還是最後那十六個字。

“宮深似海,莫入為佳,廟堂高遠,避之則吉!”

李承陽越看越覺的這封信不合理。

許久之後,慕容萱才怯生生的試探著問道:“陛下,可是有什麼問題麼?”

李承陽卻是答非所問:“你們當初是怎麼從這封信看出母後懷疑朕並非她所出的?”

“先後對陛下的寵愛人儘皆知,但卻又囑咐舅舅要以此信為據不讓陛下與前太子爭奪皇位,這實在是不合常理,所以我娘猜測陛下可能是……”

說到這裡,慕容萱猶豫了片刻才把心一橫:“可能不該姓李。”

不該姓李?

李承陽恍然大悟。

鬨了半天,她們是以為母後給父皇帶了綠帽子,所謂的漢王,是她跟彆人生的!

這倒的確可以解釋為什麼慕容熏對漢王那般寵愛,卻又要生生斷了他繼承大夏皇位之路。

可是……

李承陽哭笑不得:“那你當初為何要騙朕說母後懷疑朕並非她所出?”

慕容萱心虛的看了他一眼,又輕輕咬住下唇:“那時與陛下尚未交心,自然是要留些餘地。而且先後畢竟是我慕容氏的人,怎可當著外人直麵毀其清譽?”

這話在理。

李承陽微微點頭。

見他似乎冇有要發飆的樣子,慕容萱心頭一鬆,連忙又補充道:“陛下,非是臣妾有意隱瞞,隻是後來陛下再未提及此事,臣妾也就忘了。”

信都被十三給毀了,自然冇有再提的必要。

李承陽忍不住訕笑一聲:“鬨了半天,是朕想岔了!”

慕容萱聞言一愣:“陛下此言何意?”

何意?

意思就是母後這封信,說得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已經改名穆玨的那個漢王!

她給慕容斌寫這樣一封信,是希望能借慕容家之手讓她這個親生兒子永遠不要參與皇權之爭。

已經有一個兒子已經成了太子,身陷泥潭。

身為蠱族之人,身上又揹負著和大夏皇室的血海深仇。

最要命的是,他還遺傳了蠱族那種怪病,這輩子都無法擺脫蠱族聖女的操控。

而在那個時候,

母後這是在害怕啊!

害怕穆玨成為舒然和童欣複仇的工具,害怕他的兩個兒子都會因為蠱族和太宗皇帝之間的深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如果舒然和童欣真的有這樣的打算,那前太子必然會成為她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後快。

她若還在,這樣的事情大概率不會發生。

畢竟身為皇後,又對事情的真相瞭若指掌,有的是辦法阻止舒然和童欣。

但若是她不在了……

如果自己的推測成立的話,那麼斷了穆玨爭奪皇位的念頭,就是母後必然的選擇。

這不僅僅是對穆玨保護,更是對前太子的保護。

說來說去,還是母後心太軟。

倘若換個心狠一些的,直接把童欣、舒然和她們那些爪牙除掉,纔是真正的一了百了,再無後顧之憂。

以母後當時的地位和對這些人的瞭解,要做到這一點,其實並不難!

想到這裡,李承陽忽然笑了……

笑得很開心。

也很溫暖。

慕容萱從未見他露出過這樣的笑容:“陛下,你這是?”

李承陽伸手按住她的雙唇:“什麼都不要說,什麼都不要問,朕現在很高興,咱們來做羞羞的事情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