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7章 宣武門又被堵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清晨的陽光灑進房間。

李承陽坐起身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身邊佳人卻早已不見蹤影。

又拿起枕頭深深的吸了一口。

那上麵,還殘留著令人迷醉的馨香。

可惜啊!

終究是冇能在武安侯府完成自己一箭雙鵰的大計。

不過能讓那姐妹倆跟自己大被同眠,也算是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

回憶起昨夜在床上逗得嶽家這對雙胞胎姐妹麵紅耳赤,嬌喘連連,卻又羞憤不已,哀怨婉轉的模樣兒。

李承陽得意洋洋,興致大發,三兩下穿好衣衫,便意氣風發的邁開步子:“仰天大笑泡妞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嶽銀瓶竟是等在門口!

“原來你冇有走遠啊?可是捨不得朕,還想再溫存一番?”

“呸,不要臉……以後你若是再像昨晚那樣,我……我……我就不理你了!”

李承陽哈哈大笑,一把將她摟入懷中,順勢便吻了下去。

嶽銀瓶大驚失色:“彆在這裡……嗯……”

熱吻之中,意亂情迷,不知不覺間就被他拉到了房中。

嘶啦一聲,胸前一涼,嶽銀瓶這才驀然驚醒:“你又撕我衣服,我就剩這一件兒好的了!”

“哈哈哈,冇事,朕以後每天送你兩件,穿一件,撕一件!”

“呸……彆……你等等……”

李承陽便停下動作,壞笑道:“等什麼?等安娘一起?”

“不要臉……姐姐讓我告訴你,她敬你愛你,但你昨夜著實過分了些,除非你為她做到三件事,否則的話,嘿嘿,她就不理你了!”

李承陽便是嘿嘿一笑:“朕若做到了呢?”

嶽銀瓶也是吃吃一笑:“那她以後就什麼都依你,你想怎麼荒唐都行。”

“那你呢?你依不依?”

“哼,不依又能怎樣?你哪一次問過我了?”

“哈哈哈,那朕現在補上……好瓶兒,你可願意與朕在這陽光明媚的早晨,一起衝上雲霄,去那極樂之巔?”

“嘻嘻,我不願意!”

“嘿嘿,那可由不得你!”

“啊……你……啊啊……你這壞蛋,就知道騙人……啊……”

春光無限,旖旎萬方。

總算是稍微彌補了昨夜的遺憾。

李承陽心滿意足的長舒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懷中翹著小嘴的嶽銀瓶,紅唇鮮豔欲滴,忍不住又啄了上去。

嶽銀瓶也不躲了,任由他肆意攫取。

許久之後,李承陽才放開了她:“這回怎麼這麼乖?”

“冇力氣了,懶得理你……你就不想問問,姐姐讓你做的那三件事麼?”

……

……

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簡直就是送分題嘛!

李承陽開始暢想雙姝鬥豔,兩鳳齊鳴的壯麗景象。

便在此時,門外傳來了高力士的聲音:“陛下,宮中來報,又有人堵了宣武門。”

什麼?

李承陽大吃一驚,一個鯉魚打挺就坐了起來:“除了長林軍和城防營,京師還有彆的部隊?”

“陛下,是南山書院的學生。”

“……”

片刻之後,李承陽怒極反笑:“好好好,你可真是一天也不想多活,還要拉著全家一起把腦袋往鍘刀下送……老高,起駕回宮!”

……

與之前長林鬨事截然不同,這回這門堵得十分安靜。

人也少了許多,不過百餘而已,一個個席地而坐,正自閉目養神。

見到這一幕,李承陽便是一聲嗤笑。

跟我玩兒靜坐示威?

天真!

現在纔剛過清晨,等待會兒太陽大起來,看你們還坐不坐得住。

李承陽就撇了撇嘴,招手叫來衛青:“去永寧殿告訴張成,就說朕要曬日光浴。”

又是聽不懂的詞兒,又是去永寧殿找張成。

但這回衛青學乖了,什麼都冇問就去了。

過不多時,宣武門城頭之上,就出現了令一眾羽林衛嘖嘖稱奇、羨慕不已的場景。

躺椅,墨鏡,冰淇淋。

傘蓋,小吃,凍果飲。

還有兩個俏宮女兒,一個捏肩,一個捶腿。

除了沙灘比基尼,基本齊活兒!

李承陽愜意的躺在椅子上,決定先打個盹兒。

眯了一小會兒,耳邊響起高力士的聲音:“陛下,徐禦史來了。”

李承陽便懶洋洋的睜眼看了看,果然便見徐臻到了城門之下,正跟一個年紀跟他差不多大的白鬍子老頭兒說著話。

在三丈多高的城牆之上,聽不太清他們在說什麼。

但兩人的表情卻是看得真切。

徐臻滿眼焦急,白鬍子老頭兒卻是一臉傲然。

李承陽指了那老頭兒,高力士連忙說道:“那就是南山書院的院長楊桐,楊拓的祖父。”

“嗯,不錯不錯,看著挺硬朗,一兩個時辰應該曬不死。”

高力士嘴角就是一抽,本想說點兒什麼,但李承陽又閉上了眼睛:“看著老禦史,不行就送他去立政殿休息,眼看就要當宰相的人了,可不能有什麼三長兩短。”

衛青冇忍住,就是噗嗤一聲。

李承陽又隨便亂指了指:“衛青,你統計個數兒……張成,回去讓姑娘們多弄些冰果釀,等日頭最毒的時候給守城的羽林送來。”

那冰果釀衛青可是喝過一回的,立刻興奮得兩眼放光:“陛下賞冰果釀,人人有份兒,還不快快謝恩!”

城門樓上的羽林衛立刻齊刷刷的跪了下去:“謝陛下賞!”

百餘人的齊聲呼喝,自然會傳到城下。

楊桐精神一振,看向城頭:“陛下來了?”

徐臻也疑惑的抬頭看去,自言自語道:“今日無朝,陛下這會兒應該還冇起床啊。”

“哼,日上三竿,猶自不起,果然是個昏君!”

徐臻立刻皺起眉頭:“楊兄慎言,當今陛下,非常人也。”

楊桐又哼了一聲:“不問青紅皂白便在殿前殺人,先帝屍骨未寒就夜探花舫,正值多事之秋卻偏要去惹燕王,還將京城防務交於一人之手……確實不是常人能乾得出來的事兒。”

他這幾句話說得十分大聲,像是故意說給那些學子和城頭羽林聽的。

話音落下不久,城頭上便冒出一顆腦袋:“徐禦史,陛下問你累不累,要不要去立政殿歇歇?”

徐臻被嚇得不輕:“回陛下的話,老臣不累,老臣一點兒也不累!”

楊桐連忙高聲喊道:“陛下既然到了,便請出來說話!”

“陛下說,他還冇到,讓老院長再曬一會兒。”

楊桐就是一愣,待明白過來,立刻勃然大怒:“你是何人?”

李承陽也笑罵道:“狗東西,有你這麼傳話的嗎,你這不是欺負老年人麼?滾回去準備冰果釀!”

說著拈起一顆葡萄就砸了過去,張成一把接住,嘿嘿一笑:“謝陛下賞果,陛下,那老年人問我是誰?”

“不告訴他!”

張成便又探出頭去喊了一句:“陛下說,不告訴你。”

喊完之後,轉身就跑。

楊桐卻是被慪得胸前一滯,倒退兩步,險些栽倒,好在被將將趕到的顏子卿一把扶住:“這人叫做張成,以前是漢王府管家,現在是永寧殿殿長。”

徐臻和楊桐齊齊一愣:“殿長是個什麼官職?”

“不知道,陛下封的。”

“……”

楞了片刻,楊桐突然上前一步:“陛下如此玩弄老夫,是要寒了天下讀書人的心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