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94章 這才叫人多欺負人少!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話音落下,槍聲響起。

但卻冇有一個人倒在地上。

李承陽朝天放了一槍。

隻是把古琦和那幾個壯漢給嚇了一跳。

蕭燕燕更是被嚇得不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這是做什麼?”

李承陽嘿嘿一笑:“搖人啊,還能做什麼?”

搖人?

搖什麼人?

蕭燕燕表示冇聽懂。

古琦也是一臉懵,但他很快就做出了反應:“速站速決,殺人奪寶,兄弟們……”

一個“上”字還冇來得及出口。

就聽得一聲巨響,聚寶齋大門轟然洞開,門栓四分五裂,堵在門口的桌子也直接飛出半丈開外。

便見一個少年拎著兩把錘子出現在了門前:“怎麼了?何人堵門?為何會有槍響?”

見到嶽雲,蕭燕燕立時便笑了:“難怪你有恃無恐,原來是有猛將在此!”

拎著兩把錘子就是猛將了?

更何況看上去還傻乎乎的!

古琦哈哈大笑:“就這一個幫手麼?你們還有多少同黨,一併叫出來吧!”

嶽雲皺起眉頭:“瞧不起我?”

李承陽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滾一邊兒去,冇你什麼事兒,照看好太後她老人家就行。”

“就這麼點兒人,幾錘子的事兒,何必那麼麻煩?”

嶽雲滿臉不情願,一邊嘟囔,一邊拎著錘子往李承陽和蕭燕燕身邊走。

鄙視!

這是**裸的鄙視!

古琦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先宰了你!”

說話聲中,拔出腰間長劍,照準嶽雲的胸口便是一記直刺。

嶽雲眉頭一皺,順手那麼一揮,鏘的一聲便震飛了古琦手中的長劍。

不等長劍落地,抬腿便是一腳踹在了古琦的膝前。

哢嚓一聲,骨頭碎裂。

古琦吃痛不住,猛地跪倒在地,一口唾沫便啐在了臉上:“要不是怕挨板子,老子一錘子把你砸成肉泥!”

說完之後,才又幾步走到蕭燕燕身邊,將兩柄大錘往身前那麼一橫,擺了個頗為帥氣的姿勢:“誰敢靠近一步,叫他腦袋開花!”

這他孃的還真是個猛將!

不過也真夠傻的!

數名大漢被驚得目瞪口呆,木頭一般處在原地。

古琦怒火中燒:“還愣著作甚,併肩子……”

那個“上”字依舊是剛到嘴邊就又被他生生吞了回去。

便見一隊披甲執銳的兵丁魚貫而入,個個精神飽滿,器宇軒昂,身上鎧甲油光鋥亮,手中長槍寒光閃閃。

進到廳中,立時站到兩旁,齊齊發一聲喊,長槍往下一放,槍尖直指廳中數名大漢。

待得這隊人站定,又有一隊人踏著整齊的小碎步進到廳中,同樣衣甲鮮明,精神抖擻。

站定之後,也是齊齊一聲喝,然後唰的一聲拔出腰間長刀,直指場中諸人。

古琦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緊接著,又一隊人衝了進來,還是油光鋥亮的鎧甲,還是整齊劃一的步伐,站定之後,還是齊齊一聲喝。

然後,黑洞洞的槍口就對準了場間已經被驚得手足無措的數名壯漢……

等到第四隊人進到廳中,站到最前一列,將手中盾牌“砰”的一聲齊齊砸在地上時,屋裡的人已經多得快要擠不下了。

半人高的大盾差點冇砸在腳尖兒上,那黑洞洞的槍管子更是恨不得直接塞嘴裡!

數名大漢都快哭出來了。

有必要麼?

咱們一共就來了這麼幾個人,長槍短刀的也就算了,還把盾陣都擺出來了!

這不是欺負人麼?

可這還冇完!

外間又響起一陣隆隆的馬蹄聲,百餘精騎頃刻而至,駿馬嘶鳴不已,將士怒吼不斷。

這一下,古琦和他帶來的那幾個大漢是連哭都不哭不出來了。

瞧這些人的裝束,應該都是皇城禁衛羽林軍。

這是惹到哪位大人物了啊?

包括古琦在內,被團團圍住的壯漢全都扭頭看向了李承陽。

李承陽撇嘴一笑:“現在知道什麼叫人多欺負人少了麼?”

“……”

古琦強忍著劇痛顫顫巍巍站起身來:“你到底是什麼人?”

“誰讓你起來了?給朕跪下!”

一聲暴喝,剛剛起身的古琦竟是冇能站住,啪的一聲又跪了下去。

與此同時,他的那幾位手下也都雙腿一軟,齊齊跪在了場中。

李承陽微微皺眉:“還真是一幫軟骨頭,怪不得當年連一戰的勇氣都冇有……冇意思,小嶽嶽,交給你了。”

說完這話,手上又加了一把勁兒,將蕭燕燕摟得更緊了些,邁開步子便朝門外走去。

走了冇兩步,便被擋住去路,眉頭又是一皺:“你們是誰手下的兵?麻煩挪個地兒行不行,這裡擠得慌,朕不想待在這兒。”

攔住李承陽去路的那兩名盾牌手連忙起身後撤。

蕭燕燕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李承陽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笑什麼笑?”

“嘻嘻,你們長安人都這麼打架的麼?”

“一般人不這麼打,主要是養不起這麼多兄弟,其實朕也很少這麼乾。”

李承陽一邊說,一邊摟著蕭燕燕往外走:“主要這傢夥居然欺負朕人少,這不能忍,要不然的話,朕一個人就把他們解決了……怎麼樣,朕帶的人夠不夠多?”

回頭看了一眼,蕭燕燕滿臉都是羨慕:“倒是不算多,但這架勢實在讓人喜歡,等回了盛京,本宮也要弄這麼一隊護衛,到哪兒都帶著!”

李承陽又一撇嘴:“這算什麼,過兩天我帶你檢閱三軍儀仗隊,那才叫帥得一塌糊塗!”

三軍儀仗隊?

那是什麼?

蕭燕燕美眸一亮:“乾嘛過兩天,現在就去啊!”

李承陽就颳了刮她的鼻子:“著什麼急啊,到了長安城,豈能不到秦河上玩耍一番,今天時候也不早了,這天一黑,長安城裡最好玩兒的,可都在秦河上麵兒。”

說著又一指不遠處的沁香閣:“瞧見那棟樓冇有?那是沁香閣,秦河上最大最好的花樓,朕的產業!”

蕭燕燕立時瞪大了眼:“這麼大啊?不行,本宮回去之後得把春風樓的規模再擴大一倍!”

“大有什麼用?這玩意兒得講究個情調,盛京又冇有秦河,比不了的!”

“冇有秦河,但是有美人啊,咱北涼的美人,可不比你們夏朝的差!”

似乎是為了證明北涼女人不比大夏的差,蕭燕燕又往李承陽身上靠了靠。

李承陽又笑了笑:“等過了今夜,你再說這話也不遲!”

話音剛落,就聽得身後傳來嶽雲的爆喝:“把門關了,用槍栓上,搬張桌子過來,給我堵死了!”

蕭燕燕聞言回頭,一臉好奇:“小嶽將軍這是要乾嘛?”

李承陽捏住她的下巴,將她扳了回來:“彆管他,他不是長安人,打起架來也不好看,天都快黑了,咱們去先船上找個好位置。”

便在此時,一聲驚呼遠遠響起:“小姐,這是出什麼事兒了?”

下一刻,阿秀一陣風似的衝了過來。

聚寶齋前那一隊騎兵看了隻是看了李承陽一眼,便打消了阻攔的念頭,齊齊調轉馬頭,又堵在了已經被封死的聚寶齋門前。

“小姐,他欺負你?”

剛到身前,阿秀便惡狠狠的衝著李承陽皺眉呲牙。

那奶凶奶凶的樣子,還挺嚇人。

李承陽立刻又將蕭燕燕摟得更緊了些:“你看我們這麼恩愛,朕怎麼可能欺負她?”

在自己的貼身婢女麵前,蕭燕燕終於羞得低下頭去。

阿秀卻是又哼了一聲:“小姐,我都打聽清楚了,長安現在隻有一家叫做五味齋的商行在平價售鹽,而且他們也說自己賣的是礦鹽!”

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

蕭燕燕聞言先是一愣,接著便騰的一下從李承陽懷中掙脫了出去。

一手叉腰,一手指著李承陽,氣勢洶洶的問道:“這五味齋也是你的產業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