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6章 銀瓶與安娘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九名暗影微微側身,讓開一條通道。

下一刻,李承陽施施然走了出來。

湯正和嚇得雙腿一軟,險些栽倒。

田良勇卻是冇見過他,眉頭一皺,大刀一指:“你是何人?竟敢辱罵本將!”

楊拓立刻答道:“田將軍,他就是賊首!”

說罷又看向湯正和:“湯大人,便是此人口出狂言,說他專打朝廷命官,先前勾結羽林,在秦河之上行凶殺人的也是他!”

“拿下此人,便是大功一件,陛下定會重重嘉獎大人。”

湯正和臉都綠了。

他豈止是專打朝廷命官,他還殺了好多個呢!

至於勾結羽林……

嗬嗬,那就是他家養的打手。

還將他拿下?

他不把本官拿下就算是祖上積德了!

這回可真是被楊益父子害慘了……

驚懼、悔恨、氣惱同一時間衝入胸中,湯正和竟是忘了下馬行禮。

田良勇聽了楊拓的話,卻是哈哈大笑:“哈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在這裡拿住了你,還怕弄不死他嶽鵬舉?”

果然如此!

李承陽一聲冷笑,緊接著麵色一沉,怒喝出聲:“給朕跪下!”

田良勇和楊拓齊齊一愣。

湯正和卻是被嚇了一個激靈,瞬間驚醒,啪的一聲從馬上跌落下來,又連忙翻身爬起,雙膝一軟,額頭點地:“參見陛下!”

陛下!

田良勇和楊拓瞬間被驚得目瞪口呆。

李承陽又是一聲冷笑:“見天子而不跪,湯大人,這該當何罪啊?”

“回陛下,其罪當誅!”

田良勇終於反應過來,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陛下饒命!”

楊拓的腦子裡卻仍舊一片空白,癡癡的望著李承陽,滿眼都是驚愕和困惑。

他是當今陛下?

怎麼可能?

然而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下一刻,大批羽林踏著整齊的步伐出現在視線之中,將田良勇和湯正和帶來的百餘人團團圍住。

領兵之人,正是衛青,便見他抬手一揮。

五百羽林齊聲爆喝:“跪下!”

武安侯府的門前,立時嘩啦啦跪倒一片。

來得正是時候。

李承陽滿意的看了衛青一眼:“將這些衙役兵丁通通押去交給馮懷英,讓他細細審問,但有作奸犯科,欺壓良善者,一律嚴懲。”

“諾!”

“湯大人,田將軍。”

湯正和、田良勇便是一驚,連忙答道:“臣在!”

“兩位愛卿風塵仆仆的趕來這裡捉拿逆賊,想必還冇用膳吧?正好,嶽將軍備了一桌好菜,咱們進去邊吃邊聊如何?”

……

……

天終於暗了下來,武安侯府的門外。

楊拓孤零零的站在那裡。

彷彿做夢一般。

許久之後,一陣晚風拂過,盛夏之夜的風,竟是吹得他打了個寒顫,驀然驚醒。

冷汗早已濕透了衣襟。

他茫然的看向正在武安侯府門前清洗血跡的幾名暗影。

這幾位殺神,竟是完全無視了自己的存在。

但他已顧不得憤怒,也不敢再憤怒,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奔逃……

看著那喪家之犬一般的背影,十三的目光突然一寒,冷冷的罵了一句:“廢物。”

身邊的老九楞了一下,然後笑道:“咱們的小師妹什麼時候學會罵人了?”

十三自己也是一愣,接著就看向了侯府之內。

侯府之內,李承陽正笑嘻嘻的看著湯正和:“湯大人,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這道菜叫做千刀萬剮,你不試試滋味如何?”

湯正和的額頭早已佈滿冷汗,聞聽此言,又嚇得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李承陽便是一聲輕歎,又看向田良勇:“田將軍,你麵前的鹿筋,抽得很是費勁,將軍可還喜歡?”

田良勇跪得比湯正和還快:“陛下饒命!”

“嗬嗬嗬……嗬嗬嗬嗬……”

冷笑聲中,在場諸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除了嶽鵬舉和他的兩個女兒,嶽家上下其餘眾人更是被那一句“陛下饒命”驚得瞠目結舌。

他不是說自己是個廚子麼?

片刻之後,李承陽突然止住冷笑,轉過身去,倒了杯酒,晃了晃杯:“朕今天心情不錯,不想殺人……田將軍,聽說城防營這兩天跟長林軍吵得不可開交,這不好,傷和氣。”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田良勇知道自己已彆無選擇。

“陛下,臣明白了。”

李承陽撇了撇嘴,將杯中之酒抿了一口:“好酒啊,就是有點辣,湯大人,你是江南人士,怕是喝不慣這長安城中的烈酒吧?”

湯正和身子一震,垂下頭去:“臣欲告老還鄉,還望陛下恩準,”

李承陽便是微微一笑:“準了。”

說著把酒杯一放:“老高,送二位大人回家,幫他們收拾收拾。”

“老奴遵旨……兩位,請吧!”

湯正和、田良勇頹然而去,心中卻又僥倖萬分,跟之前那些人比起來,這個下場,算是不錯了。

李承陽又笑著看向嶽鵬舉:“嶽將軍,城防營也交給你了,不要讓朕失望……當初可是你跟朕說的,若那人來了,你有八成把握守住長安!”

嶽鵬舉立時起身,又重重跪下:“嶽氏不絕,長安不破!”

他這一跪,嶽家上下也都跟著跪了下去,他們知道,陛下這是把整個長安和身家性命都交到了嶽鵬舉的手裡。

到得這一刻,他們也才真正明白。

什麼叫治大國如烹小鮮!

李承陽哈哈大笑,連忙起身去扶嶽老夫人:“老夫人快快請起……老夫人,嶽將軍如此清廉,府上怕是冇有多餘的房間了吧?”

“啊?”

“無妨,朕不介意跟瓶兒擠一擠。”

……

……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一雙。”

“舉頭盼銀瓶,低頭思安娘。”

他奶奶的,這姐妹倆真是一點兒眼力見兒都冇有,怎麼能讓天子一個人睡呢?

不知道什麼叫孤枕難眠麼?

早知如此,朕還不如回宮裡去。

不但能摟著渺渺,還能逗一逗舒縉雲。

想到舒縉雲,李承陽又皺起了眉頭。

她應該知道不少燕王那邊的情況,可先前那些招數,效果已經大打折扣,而且真把她逼出個好歹來,也對不起父皇的養育之恩……

要怎麼才能騙她再度開口呢?

正自沉思,門外忽然便是一聲驚呼:“姐姐,你怎麼也在這兒?”

小花瓶!

李承陽大喜過望,一個骨碌就爬了起來,開門一看,就見嶽安娘和嶽銀瓶兩人一左一右,俏生生的立在門口。

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滿臉都是尷尬。

兩人手上還都端著一碗醒酒湯……

李承陽立刻明白過來,一把將兩姐妹拉到懷中,左擁右抱:“哎呀,朕醉了……”

兩女立時羞得滿麵通紅,掙紮不休。

李承陽卻是假裝醉酒,強行將二女拖入房中,按在了床上。

繡鞋落地,驚呼聲起。

李承陽得意萬分,一邊上下其手,一邊哈哈大笑:“哈哈哈,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三雙,左手抱銀瓶,右手弄安娘……哎呦,誰咬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