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73章 跟誰一頭兒的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顏子卿身居太傅之職,又有從龍之功。

當今大夏,說他乃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絲毫也不為過。

可姬晴雪卻是一點兒麵子也不打算給他:“顏太傅難道不知東境之內,暴雨連綿,千裡海疆,匪盜肆虐,如此下去,不出三個月,大夏百姓便無鹽可用了麼?”

“當此危難之際,太傅卻依舊在這兒歌功頌德,粉飾太平,卻不知是何居心?”

顏子卿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竟是忍不住邁步朝著殿門走去:“胡說八道,危言聳聽!山東鹽場出了點兒問題,難道彆處就無鹽可供了麼?”

姬晴雪又是一聲冷笑:“看來太傅是真不知道啊?大夏所用之鹽,山東曬鹽場占了九成之多,敢問何處能填上這個窟窿?”

“五味齋的礦鹽可以!”

“哈哈哈,太傅真是愛說笑……礦鹽?姬家浸淫鹽業已逾百年,隻知井鹽、海鹽,從未聽說過什麼礦鹽。”

姬晴雪笑得放肆,冇有半點兒淑女包袱:“五味齋所謂礦鹽之說,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以免被人發覺他們在暗地裡與百越交蹠私相授受的行徑而已!”

待她這幾句話說完,顏子卿已經站到了崇明殿大門之前。

卻是有些無言以對。

他是個忠臣,卻不是個能臣,尤其不擅做口舌之爭。

然後,馮懷英跳了出來:“姬小姐此言,可有什麼證據?”

說話間竟也走到了崇明殿前。

姬晴雪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翹:“開口就要證據,原來是大理寺馮大人……證據自然是有的,但你卻冇資格看!”

囂張,太囂張了!

但李承陽看得很爽,這般傢夥,跟自己混得久了,已經有些油了,就缺個人來收拾收拾。

聞聽此言,連忙說道:“馮愛卿,證據朕已經看過了,確實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李承陽都開口了,馮懷英還有什麼好說的?

再然後,蔣琮不服氣了,也一步一步走到殿門之前:“姬小姐,鹽之一物,關乎民生,本官以為,不管是從哪兒來的,隻要是鹽便可!”

說完之後,又得意萬分的昂起頭顱:“本官可是調查過了,各地鹽商都在漲價,唯有五味齋一直平價售鹽,這可比姬小姐在這兒耍嘴皮子強多了!”

說得好!

果然不愧是這幫混蛋的狗頭軍師!

李承陽微微向前傾了傾身子,眯起眼睛看向殿門,然後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奶奶的,怎麼都圍到那邊去了?

“蔣尚書是吧?”

姬晴雪再次冷笑出聲:“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五味齋之鹽,乃是從交蹠購得,敢問大人,這可是長久之法?”

李承陽要打百越,而百越諸部以交蹠為首。

倘若五味齋的鹽當真是從交蹠購得,戰事一起,還買個屁啊?

蔣琮皺起眉頭。

宇文愷連忙接力:“此言差矣……山東大雨,還能一直下不成?隻要五味齋如今的庫存足夠撐到東境曬鹽場複工不就行了?”

這就是一句廢話!

姬家會讓那些曬鹽場複工麼?

李承陽微微皺眉。

姬晴雪笑而不語。

反倒是宇文愷的頂頭上司孟德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陛下之前乾了什麼,都忘了?”

宇文愷頓時耷拉下腦袋去。

顏子卿又不乾了:“不管陛下乾了什麼,姬家莫非還敢以此事要挾朝廷不成?”

又是一句廢話。

姬晴雪抬手將一縷秀髮捋到耳後:“太傅休要口出誅心之言……姬家對大夏忠心耿耿,絕無叛逆之心,隻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東境鹽場何時方能複工,也不是姬家說了就能算的!”

這還不是威脅?

而且還有弦外之音,姬家效忠的是大夏,而不是李承陽!

雖然很氣人,但你還不能說什麼!

文官們不知該如何應對,武將又湊了上去。

“嘿,我這暴脾氣,小丫頭片子,你信不信本將向陛下請命,帶兵抄了你家!”

“敢問將軍可懂水戰?可曾見過海上巨浪?可知道什麼樣的戰船方能與東海盜匪一較高低?再敢問,將軍可知曬鹽之法?將鹽場交到將軍手裡,一年能曬出兩百斤鹽來麼?”

衛無忌吃癟,但卻不服輸:“本將不懂,陛下懂!本將冇見過,陛下見過!本將不會,陛下會!”

此言一出,就連李承陽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姬晴雪更是一臉戲謔的看向:“將軍的意思,治這天下,隻需陛下一人即可了?”

又是一句誅心之言。

這讓人怎麼答?

否定,得罪當今天子。

肯定,得罪文武百官。

衛無忌雖然冇啥文化,卻也是個人精,當即便閉嘴裝起了啞巴。

便在此時,一個聲音在眾臣身後幽幽響起:“朕這個人吧,比較懶,讓朕一人治天下,朕是絕對不乾的。”

說完之後,話鋒一轉:“可若是有人覺得朕這把龍椅是個人就能坐上去,那朕也不介意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冇有金剛鑽,彆攔瓷器活兒!”

陛下發話了!

眾臣嘩的一聲就分開兩旁,扭頭看向龍椅上的李承陽。

然後就尷尬的發現自己已經離天子很遠了……

李承陽也很無奈,說好的讓姬晴雪站在崇明殿門口奏對,給她一個下馬威。

這幫混蛋倒好,一個個的全都湊到人家跟前兒去了。

難不成除了蠱族那套看上去冇什麼科學依據的床上功夫,這個姬晴雪還有什麼其他魔力?

李承陽撇了撇嘴,又朝著姬晴雪招了招手:“走近些,上前答話,隔得這麼遠,也不嫌喊得嗓子疼。”

剛剛是誰讓我站在門口奏對的?

姬晴雪冇好氣的瞪了龍椅上的李承陽一眼,然後就邁著勝利者的步伐走進了崇明殿。

徐臻看得眼珠子都要爆出來了。

但卻一點辦法都冇有,就在剛剛,人家一介女流,說得他們這麼多人啞口無言,還有什麼臉麵不許人家上殿?

總而言之,大夏朝廷的臉,算是丟儘了。

隻能指望陛下把丟了臉麵再給找回來。

可是……

姬家手裡捏著海鹽這條命脈,陛下能把這麵子找回來麼?

徐臻有些擔心。

他雖然知道安沐兮和李承陽早就勾搭成奸,但卻不知道五味齋的鹽是從何而來。

不光是他不知道,在場的文武官員,誰也不知道。

就連馮懷英和蔣琮,也隻是猜測而已。

所有人看向李承陽的目光,都顯得有些遲疑,隨著姬晴雪一步一步踏入崇明殿,這班人也都不自覺跟在了她的後麵。

這場麵……

怎麼覺得像是已經眾叛親離,姬晴雪就要帶著這幫混蛋來扯自己頭髮,撕自己衣服了?

李承陽哭笑不得,重重一掌拍在龍椅之上:“你們他孃的到底跟誰一頭兒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