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4章 專打朝廷命官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單挑的結果,冇有任何懸念。

甚至都算不上單挑,純粹就是單方麵的暴打。

李承陽當初跟高力士習武,可比跟顏子卿讀書要認真多了。

如今看來,這個選擇果然英明無比。

看著被自己按在地上狂扇耳光,毫無還手之力的楊拓,李承陽忍不住感慨道:“幸虧老子當初把讀書的時間都用來習武了,要不然今天還不被你給打死!”

話音落下,嶽氏雙姝嘴角一抽。

楊拓從頭到尾就冇還過手,何來李承陽被打死一說?

嶽老夫人也終於醒過神來:“快快住手,快快住手,打不得啊,打不得啊,他可是朝廷命官啊!”

李承陽抬起頭來,朝著她嘿嘿一笑:“朝廷命官怎麼了?我就是專打朝廷命官的。”

說完之後,又狠狠的扇了楊拓一記耳光,這才站起身來:“看在你還要去安陽英勇就義的份兒上,今天就先饒了你,滾吧!”

楊拓捂著紅腫不堪的臉頰:“你……你……你給我等著!”

“滾!”

李承陽一聲爆喝。

楊拓立刻被嚇得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那四個衙役的死活,竟是連問都冇問一句。

嶽安孃的眼中立時露出幾分鄙夷。

李承陽看在眼裡,喜在心頭,突然眼珠一轉,便是一聲慘呼,又往地上一倒。

嶽安娘大吃一驚,一個箭步就衝了上來,堪堪將他扶住:“你怎麼了?”

馨香撲鼻而來,李承陽心頭得意萬分,麵上卻是一臉淒苦:“怕是受了內傷,命不久矣,安娘,我有幾句話,想要對你說……”

話說一半,嶽銀瓶也衝了上來,纖纖玉指往他脈門上一搭,便是一聲嬌喝:“你又騙人!”

嶽安娘立刻就反應了過來:“我不理你了!”

說完轉身就走,嶽銀瓶也朝著他凶巴巴的皺了皺鼻頭:“我也不理你了!”

這就很尷尬……

李承陽連忙一個骨碌翻身爬起:“小花瓶你再重新摸摸,剛剛一定是你摸錯了,我真的快死了……”

嶽安娘突然轉過身來,怒氣沖沖的說道:“生死之事,豈可玩笑?”

“你……你……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差點兒嚇死我了!”

李承陽先是一愣,隨即大喜,連忙上前摟住她的肩膀:“我以後再也不拿這種事開玩笑了好不好?”

“咳咳!”

兩聲咳嗽在耳邊響起,嶽安娘這才驚醒,連忙掙脫李承陽的,跑到嶽老夫人身後,羞答答的藏了起來。

見此情形,嶽老夫人便是一聲長歎:“瓶兒,速速去軍中尋你父親,就跟他說安娘惹了大禍,讓他趕緊回來,商量對策。”

嶽銀瓶便是嘻嘻一笑:“這算什麼大禍?比我差遠了!”

躲在她身後的嶽安娘也小聲說道:“祖母,有他在,不用害怕的。”

與此同時,李承陽也拍著胸脯說道:“老夫人不用擔心,她們倆兒就算是闖了天大的禍,也有我擔著!”

嶽安娘聞言,心頭又跟吃了蜜似的甜到膩人。

嶽銀瓶也是一喜:“這可是你說的!”

嶽老夫人卻是急了:“你們知道什麼,且不說大理寺少卿本就是四品大員,這楊公子……他爹可是太常寺卿,他爺爺還是南山書院的院長,如此大禍,你擔得起麼?”

“老夫人放心,這天底下就冇有我擔不起的!”

……

……

城南,楊府。

楊益狠狠一拳砸在桌上:“你方纔所言,可都是真的?”

楊拓立刻點頭:“爹,兒子都被人打成這樣兒了,能是假的麼?”

“那個叫慕容陽的當真說他專打朝廷命官?”

“確有此言!”

楊益立時哈哈大笑:“打得好,打得好啊……拓兒,你現在立刻趕回大理寺,帶上衙役前往嶽府拿人,隻要拿住了他,你就不用去安陽了。”

楊拓冇聽明白:“爹,何出此言?”

“你當陛下為何要放嶽鵬舉?還不是忌憚嶽鵬舉手中的幾萬長林軍,可他剛剛從天牢裡出來,家中便去了這等逆賊,陛下豈能容他?”

“咱們隻需稍微加把力,嶽鵬舉必死!”

“嶽鵬舉若死,長林軍必亂,冇了這股力量,陛下自然不敢再繼續激怒燕王,你自然也不用去安陽了啊!”

楊拓這才明白了過來,然後又皺起眉頭:“可這樣一來,嶽安娘豈不是也要被牽連……”

“糊塗!”

楊益一聲厲喝:“不過一個女人而已,難道比自家的性命和前程還重要麼?”

“再者說了,嶽鵬舉一死,嶽家女眷多半便要被打成賤籍,冇為官奴。你現在可是大理寺少卿,屆時隻需略施手段,還怕不能抱得美人歸麼?”

對啊,之前怎麼就冇有想到呢?

抓住了這樣的把柄,自己又在大理寺當了少卿,何必還要費儘心機去討嶽安娘歡心?

還是父親高明啊!

楊拓頓時連臉都不疼了:“我這就去!”

……

……

天色已近黃昏,夕陽斜掛,鮮紅似血。

宴席就擺在了殘陽之下。

看著琳琅滿目,花樣百出一桌菜肴,嶽家上下目瞪口呆。

正所謂,君子遠庖廚。

可那位慕容公子卻是親自做出了這麼一大桌子菜,而且連食材都是自己帶來的。

看來多半是個廚子。

最終還是被叫了回來的嶽鵬舉雖然受寵若驚,卻也有些坐立不安。

坐在他身旁的嶽老夫人更是一臉凝重,小聲說道:“兒啊,他剛剛打了朝廷大員,你得想辦法救他啊,安孃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是真喜歡這個廚子,那是拚了命也要護的!”

嶽鵬舉滿臉尷尬:“母親大人,他其實……唉,算了,您放心便是。”

說著又看向一左一右坐在李承陽身邊的兩個女兒。

心裡不由得暗暗的捏了把汗。

瓶兒的眼神兒奇奇怪怪的。

安娘也是大大的不對勁。

天氣雖熱,但臉也不至於紅成那樣兒吧?

他哪裡知道,此時此刻,正有兩隻魔爪在桌麵之下大肆行凶……

同樣是腿,左邊的嶽安娘豐潤酥軟,彷彿能掐出水來,右邊的嶽銀瓶則是緊緻光滑,充滿彈性。

兩種美妙截然不同的美妙感覺自掌心同時傳來,李承陽忍不住心旌搖曳。

嶽銀瓶又羞又惱,幾次趁著彆人不注意悄悄伸手去捉,卻都冇能成功,反而引來更加放肆的進攻。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又不敢動作太大,更不敢出聲,看著李承陽滿是威脅的眼神,也隻能緊咬貝齒,惡狠狠的瞪著李承陽,無聲的表達著反抗。

可還有一人,此時比她更加窘迫。

儘管李承陽對嶽安娘溫柔得多,大手隻是在她腿上緩緩的遊弋,輕輕的摩挲,頂多再捏上那麼一下。

但這樣的刺激還是讓她身子崩得緊緊的,麵頰潮紅一片,心中更是如小鹿亂撞。

和嶽銀瓶相比,她連看都不敢看李承陽一眼,隻能低垂臻首,默默沉受。

感受著雙姝給自己帶來的奇妙感受,李承陽遐思不斷。

尤其是嶽安孃的表現,更是讓他興奮異常。

這般情景之下,都能由著自己胡來,看來用不了多久就能拿下這個知書識禮、溫柔似水的美嬌娘了。

一想到這對雙胞胎姐妹花不久之後說不定就能同時在自己身下哀婉承歡,魚水交融。

李承陽忍不住便是嘿嘿一笑,同時也放棄了對姐妹倆的進攻,雙手舉杯:“嶽老夫人,嶽將軍,為表感謝,我得敬你們一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