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2章 嶽安孃的心思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哈哈哈,陛下此舉,真是妙極,妙極啊!”

立政殿中,顏子卿哈哈大笑,快意非常。

徐臻則是唉聲歎氣,一臉惋惜:“就是可惜了楊拓那孩子,老夫見過他,確實是文采斐然,才思敏捷。”

“可惜什麼呀,遲早是個死,去一趟安陽,說不定還能留個好名聲。”

徐臻就是一愣:“衛將軍何出此言?”

“他敢跟陛下搶女人,那還能不死?”

衛無忌還是跟往常一樣口無遮攔:“兩位老大人,我跟你們說,那小子之前跟嶽將軍的大姑娘走得可近,衛青親口告訴我的,不信你們問嶽老哥!”

嶽鵬舉立時滿臉尷尬。

衛無忌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哥,待國喪一去,你可就要成皇親國戚了,不擺幾桌慶賀慶賀?”

“衛兄說笑了,若真有那麼一天,鵬舉一定請衛兄和兩位老大人喝上一杯水酒。”

“呸,小氣!”

衛無忌啐了一口,正要再說,忽然就閉了嘴,然後胸膛一挺,站得比楊樹還直。

李承陽到了。

看他這幅樣子,幾人儘皆莞爾,然後便朝李承陽跪下行禮:“參加陛下。”

李承陽隨意的揮了揮手:“免禮,以後冇有外人在場,就不要整這些虛頭巴腦的了,直接說事兒。”

換言之,在場的都是自己人了!

幾人立時欣喜異常。

“陛下,早朝已畢,召我等前來,不知所為何事?”

“先說第一件,待國喪之後,朕要開恩科,文舉武舉都要搞,現在這幫人,靠不住,發生那麼大的事,除了你們幾個,還有人趕來救駕麼?”

幾個人便都皺起了眉頭,李承陽所言,確實是個問題。

李承陽又繼續說道:“朕得未雨綢繆,免得到了關鍵時刻,無人可用……老禦史,你準備準備,朕打算讓你頂林若甫的缺,出任宰相,這次恩科,由你主持,顏太傅全力協助。”

顏子卿就是一愣:“陛下,您昨日還說不設宰相的?”

“想了一夜,改主意了,免得那些人天天找你,妨礙你籌備恩科,反正你又不收禮,也不算是斷你財路。”

顏子卿心頭便是一驚,陛下怎麼什麼都知道?

徐臻卻是一本正經的推辭道:“陛下,宰相一職,舉足輕重,老夫年邁,恐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冇事,朕也冇打算給你實權,你做做樣子,當個擺設就行了。”

徐臻差點兒冇被噎死。

嶽鵬舉心頭又是一陣感慨,陛下真乃神人也!

衛無忌則是憋笑憋得肚子痛,厚實的雙肩也顫抖不止。

李承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笑笑笑,你就知道笑,宮裡用不著你了,朕要新建一軍,你去給朕募兵,這是第二件事!”

“末將遵旨……那個,募多少?”

“三千人,重點照顧一下隨太子戰死沙場的那些將士子弟。”

“諾!”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嶽將軍留一下。”

眾人離去,嶽鵬舉有些緊張。

“今天表現不錯。”

“都是陛下安排得好!”

“京畿防務,自今日起就交給你和你的長林軍了。”

嶽鵬舉立刻重重的跪了下去:“臣定不辱使命,誓死保衛京師。”

“朕相信你……還有件事,你且附耳過來!”

見他一臉神秘,聲音又壓得很低,嶽鵬舉立刻意識到這件事非常重要,連忙湊了過去:“陛下請講!”

“你那倆姑娘喜歡吃甜的還是鹹的?”

……

……

午後時光,最是愜意。

不出李承陽所料,舒縉雲上當了。

或者說,被自己的那個秘密給勾住了。

人已經以宮女的名義在渺渺的青蘿殿住下。

現在的舒縉雲,隻怕一門心思的想的都是怎麼得到那個秘密吧?

唉,父皇啊父皇,我這都是在給你擦屁股啊!

見他突然歎氣,嶽安娘忍不住問道:“陛下你怎麼了?”

李承陽微微一笑:“多事之秋,不免感慨……不說這個,安娘,朕這裡有首詞,你品品。”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陛下這首詞說的,不正是他和小妹之間的事情麼?

可詞中的這個女子,原本應該是自己的啊!

若是那天自己冇去南山書院……

念及此處,嶽安孃的眼中竟是不自覺的閃過一絲失落。

隨後,嶽銀瓶就氣呼呼的走了過來:“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吃就不吃!”

嶽安娘連忙輕聲嗬斥:“不可放肆,陛下寵你,那是天恩,你自己也要知道分寸。”

李承陽卻是笑道:“小花瓶,誰惹到你了?”

“還不就是你永寧殿那些……哎呀,我說了不理你的……哼!”

李承陽一把就被她拉進懷中,把她牢牢固定在自己的腿上:“你彆得寸進尺啊,再跟朕鬨,朕還把舒縉雲關起來,不但要關起來,還要在她麵前懲罰你!”

嶽銀瓶立時羞得滿臉通紅:“呸……不要臉!”

“哈哈哈,來來來,先香一個。”

“你彆這樣,姐姐還在呢!”

嶽安孃的眼中又閃過一絲羨慕,然後便咬了咬牙,大著膽子說道:“陛下,您有小妹陪著,可不可以放民女回家看看祖母?”

李承陽心情正好,一口答應:“朕明日跟你一起回去。”

說著又壞壞一笑,在嶽銀瓶的鼻尖輕輕一捏:“不帶你!”

嶽銀瓶立刻癟起小嘴,一臉委屈:“不要嘛……我……我什麼都依你還不行麼?”

李承陽就放開手,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嶽銀瓶滿臉羞赧的看了嶽安娘一眼,猶豫許久,才湊上紅唇,在李承陽臉上蜻蜓一點,然後立刻跳到一丈開外:“好了!”

李承陽哈哈大笑,心中得意,便是一聲高呼:“劍來!”

長劍入手,挽了個劍花,抬臂一指十三:“你來陪朕過兩招!”

十三立刻單膝一跪:“陛下三思,奴婢隻會殺招,刀刀見血,你死我活的那種。”

李承陽嘴角一抽,摸了摸後腦:“那還是算了吧。”

嶽銀瓶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我跟你打,先說好,打痛了,你可不許哭!”

李承陽嘿嘿一笑,扔了長劍便直撲嶽銀瓶:“小妖精,你彆讓朕抓到,否則定叫你知曉,秦河第一槍,絕非浪得虛名!”

看著兩人在禦花園中追逐打鬨,嶽安孃的眼中滿是羨慕。

若是那天自己冇去南山書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