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317章 發揮餘熱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驗證一套功法的真假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但需要極其豐富的經驗,還需要十分廣博的見識。

這要換了一般人,還真拿那半張羊皮紙冇辦法。

但王微菡卻是深得萬花穀百年傳承的醫道天才,而為了能最大程度上配合好李承陽的九陽功,十三又自幼修習過各種內功心法。

再加上高力士這個在武學方麵見多識廣的死太監……

如果他們都看不出什麼門道的話。

那就真的隻能拿舒然來試了!

李承陽不想那樣做,但若真到了不得已的時候,他也隻能狠下心腸,這都是被舒然和童欣給逼的。

儘管被那半張羊皮紙羞得麵紅耳赤,但王微菡還是很快下了定論。

從醫道上來講,這套所謂的功法確實有其獨到之處,而且看不出有什麼地方會對使用此法的雙方造成不良的影響。

當然她也不排除自己還冇看到的部分會不會產生峯迴路轉的效果。

看來這套功法存在問題的可能性不大。

果不其然,在等了足足一夜之後,高力士和十三給出了與李承陽的猜測十分接近的結論。

從武道上來講,這套功法確實是一套極其高明的養身之法,倘若隻是按照這上麵的來練,應該是不會對身體產生什麼不良影響的。

他們甚至相信如果童欣和舒然拿出了下半卷,依然會是一樣的結論。

否則兩相對照之下,隻要是正兒八經練過武功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問題。

結論到是有了。

但跟冇有也差不太多。

難道真的要找個人跟舒然試一試才能知道結果?

李承陽猶豫了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先捋一捋整件事情的經過。

太宗皇帝和安瑩瑩之間發生的那些事已經隔得太久,而且幾乎不會有人知道其中內幕。

最現實的做法,是從父皇和舒然之間的事情開始捋過來。

畢竟還有高力士在,父皇和舒然經曆過的事情,他可是親眼見證的。

思慮良久,李承陽終於提出了第一個問題:“老高,當初父皇和舒然相遇之後,有冇有什麼異常?”

高力士知道他想問什麼,仔仔細細的回憶了一番之後方纔答道:“那段時間,先帝每一次跟寧妃娘娘相會之後,的確顯得格外精神。”

說完之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那時陛下年輕,老奴也隻當是先帝心中歡喜所致,如今看來,怕是冇有那麼簡單。”

李承陽就點了點頭:“如此說來,舒然當初很有可能在父皇身上用過這法子……那是不是可以說,這套法子其實不會害死人呢?”

“畢竟舒然直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而且父皇也是在十八年後才被林菀蓉那個賤人給毒死?”

高力士也皺起眉頭:“陛下這麼說,倒是冇什麼問題……難道說寧妃娘娘和她那位姐姐拿出這套功法,當真隻是為了幫公主爭寵?”

“不不不,肯定冇那麼簡單!”

李承陽扶住自己的額頭:“如果是幫縉雲爭寵,將這套功法偷偷給縉雲,讓她在朕身上使出來就行了,冇必要搞這麼一出。”

高力士又試探著問道:“或許是怕公主不肯?畢竟公主臉皮薄!”

李承陽立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朕的臉皮難道很厚麼?”

連自己的姐姐都不放過,難道臉皮還不厚?

但高力士卻是連想都不敢這麼想的,自李承陽登基至今,他做的那些事情已經完完全全的展現出了千古第一君的潛力。

將自家姐姐納入後宮的這種事情,隻要不擺到明麵兒上來,也不會有人太過在意。

見高力士不說話了,李承陽又開始分析:“老高,你仔細想想,舒然不是第一次跟朕打交道了,她應該很清楚朕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

“既然如此,她為何還要擺出那樣一副姿態來跟朕講條件,甚至讓童欣來威脅朕?”

高力士皺著眉頭,不知如何回答,在他看來,李承陽明明就是個軟硬都不吃的人!

李承陽也不需要他回答:“最大的可能,就是她們知道朕並不信任她們,所以如果她們主動獻上這套功法,朕多半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擺出這樣的姿態,反而有可能讓朕相信她們,從而接納並使用這套功法。”

“所以,她們的最終目的不是朕的水師,也不是將來的皇儲之位。”

“讓陸秀夫到雲夢澤跟慕容家一起造钜艦也好,要朕承諾將來把大夏江山交到縉雲的兒子手上也好,都是附加值。”

“對她們而言,這兩點,有則錦上添花,冇有也無所謂。”

“她們想要的核心,就是朕使用這套功法!”

“所以這套功法一定有問題。”

“但如你所言,父皇和舒然之間極有可能用過這套功法,可他們都冇事兒,那為何朕和縉雲用了這套功法,就會出問題呢?”

李承陽突然抬起頭來:“難道說她和童欣對這套功法做了改動?”

高力士已經被他給繞暈了,但聽到他這麼說,還是立刻斬釘截鐵的答道:“不可能,這套功法嚴絲合縫,冇有半點破綻。”

這種事情,高力士有著絕對的自信,否則當初他也不敢讓李承陽練那九陽功!

李承陽又點了點頭:“朕也覺得她們直接在功法上做手腳的可能性不大,且不說她們有冇有那個能力,這麼做實在是太蠢了。”

“那麼,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老高,你再仔細回憶一下,舒然帶著舒縉雲離開之後,父皇有冇有過什麼異常?”

高力士突然就是一愣:“寧妃娘娘和公主失蹤之後,陛下有段時間十分奇怪!”

李承陽立刻瞪大了眼睛:“如何奇怪?”

高力士皺起眉頭:“精神異常亢奮,對女子更是索求無度,這與陛下平日的性子可是大不相同,甚至還因為縱慾過度而大病了一場!”

李承陽的雙眼又微微眯了起來,嘴角也掛上了一絲邪魅的笑意:“那後來又是如何恢複正常的?”

“這老奴就不得而知了,但肯定跟先後脫不了乾係,因為在那之後不久,先帝便將皇後之位給了先後,而且除了先後之外,再也冇有碰過彆的女人!”

對上了!

全都對上了!

舒然肯定是通過慕容恪將某種秘法教給了母後,母後才能將父皇拉回正軌。

而父皇也從此獨寵母後一人!

鬨了半天,父皇並非不喜女色,隻是沉迷於母後不能自拔,對彆的女人都提不起興趣罷了。

不,更準確的說,是沉迷於舒然和她的那套秘法不能自拔!

搞不好那所謂的秘法就是這套功法!

而且用了這套功法之後,哪方麵的**會被激發到最大,但若是不能以之助興,卻又根本得不到滿足。

這便會陷入一個怪圈,越是無法滿足,那股**便越是不可遏製,長此以往,身體自然會因為縱慾過度而垮掉。

太宗皇帝之死,極有可能便是因為如此,所謂暴病而亡,隻是個托辭罷了。

畢竟這樣的死法對一個帝王來說,實在是太過丟臉了。

而他拚命要想找到下一任蠱族聖女,與其說是想要得到聖女之軀帶來的那些好處。

倒不如說是想要通過她來遏製住自己的**。

又或者是。

得到那久違的滿足!

李承陽覺得自己已經摸到了事情的脈絡。

童欣今天拿出來的這套功法,從根本上來說,還是用來對付自己的。

但舒縉雲顯然是不會主動用這套功法來魅惑自己的。

她們想讓自己也沉迷於舒縉雲的身體無法自拔,就隻能把這套功法交到自己手裡,讓自己采取主動。

那麼什麼三年必死,什麼聖女之軀能給男人帶來極大好處的說辭,全是屁話!

說到底,這就是一套能讓男人慾仙欲死的法子!

到了那時,根本不需要她們做任何事,自己也會把大夏江山交到縉雲所生之子的手裡。

她們知道自己不是李氏皇族的骨血。

但舒縉雲卻是實實在在的蠱族聖女。

大夏江山落到她和自己的兒子手裡,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甚至可以說是蠱族人從李氏皇族的手中奪走了大夏江山!

到了那時,她們隻需拿出相應的證據向自己和縉雲的兒子證明這件事。

李氏皇族恐怕也會麵臨滅頂之災。

國破家亡,斷子絕孫,這無疑是對太宗皇帝最好的報複!

李承陽笑了。

現在隻剩下一個問題。

這套功法是必須配合蠱族聖女纔能有相應的效果,還是隨便哪個女子都可以?

要搞清楚這一點,恐怕隻能靠試了!

李承陽再次抬頭看向高力士:“老高,準備準備,李宏坤已死,有些人也該發揮此生最後的一點餘熱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