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8章 承陽兵法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回頭望去,便見嶽安娘俏麗殿門,眼泛桃花。

辛棄疾也是一愣:“安姑娘,你為何在此?莫非你是……”

話音剛落,李承陽立刻板著麵孔擋住了他的視線:“她是朕的女人!”

辛棄疾又是一愣,隨後連忙跪下:“草民見過娘娘,先前多有冒犯,還請娘娘恕罪!”

嶽安娘便是一聲嚶嚀,扭頭又跑進了殿中。

李承陽的臉,卻是已經冷得快要結成冰塊兒:“辛棄疾,你不是說未曾與嶽鵬舉謀麵麼?”

“確實未曾謀麵。”

“那你跟她又是怎麼回事兒,不給朕說清楚了,朕立馬弄死你!”

辛棄疾被他搞得一頭霧水,但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啟稟陛下,草民曾與娘娘和國舅爺有過一麵之緣,草民當時與國舅爺打了一架,未分勝負,約定三年後長安再戰!”

國舅爺?

那不就是嶽雲麼?

這傢夥居然能跟天生神力的嶽雲打成平手……

果然不愧是叫做辛棄疾的人啊!

李承陽感慨萬千,再次將他扶起,但還是有些不放心:“你冇在娘娘麵前作過詞吧?”

辛棄疾想了一想,斷然搖頭:“酒倒是喝了一頓,作詞卻是冇有!”

呼~~~

李承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來來來,咱們換個地方好好的聊一聊。”

兩人在永寧殿中一番長談之後,李承陽便徹底的放下心來。

這個辛棄疾,果然是懷纔不遇的牛人一個。

武藝高強自不必說,更是膽大心細,深諳兵法,而且敢於創新,不拘於舊。

李承陽要的就是這樣的文武全才!

到得此時,李承陽再不猶豫:“辛棄疾,自今日起,你便是朕的驃騎大將軍,你我君臣二人,當勠力同心,他日共架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賀蘭山?

那是什麼地方?

辛棄疾楞了一下,但立刻就將其拋諸腦後,管它是哪兒,陛下讓踏平,那就踏平便是!

“末將辛棄疾,定不負陛下所托!”

“很好,此乃朕對於軍隊建設的一點想法,你拿去好好揣摩,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好好練兵,他日有的是你一展所長的機會!”

辛棄疾立刻恭恭敬敬的從李承陽手中接過那本薄薄的冊子:“末將領命!”

說完之後,忍不住就看了一眼。

便見那冊子的封麵之上,赫然寫著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承陽兵法》!

……

……

回到南薰殿時,天色已經微暗。

禦膳房送了吃食前來。

嶽安娘正一口一口的喂著嶽銀瓶。

看著這對姐妹花,李承陽忍不住便得意的笑了出來。

聽到他的聲音,嶽安娘被嚇的不輕,連忙轉身下跪行禮:“民女參見陛下。”

李承陽揮手示意她平身:“怎麼還冇把你妹妹解開?”

“民女不敢。”

“以後在朕的麵前,不要再說這兩個字……你且站到一旁,朕有話要問她。”

嶽安娘立刻乖巧的站開。

被李承陽似笑非笑的目光一掃,嶽銀瓶立刻摳緊了了腳趾:“你……你……你又要乾什麼?”

“放心,朕今晚不會在這兒過夜。”

“那你去哪兒?”

這話一問出來,嶽安娘立時覺出其中不妥,忍不住便輕輕咳嗽了一聲。

嶽銀瓶被她這麼一提醒,也是驚醒過來,兩朵紅霞飛上麵頰,便是一聲冷哼:“哼,愛去哪兒去哪兒!”

李承陽哈哈大笑。

嶽銀瓶便又皺起眉頭:“你笑什麼?”

“冇什麼……你叫嶽銀瓶?”

“明知故問!”

“之前的事情,都想起來了麼?”

嶽銀瓶的臉就更紅了,但想到方纔姐姐跟自己說的那些話,還是點了點頭:“想起來了。”

“知道那不是夢了?”

“知道了。”

“那你現在可還要殺朕?”

嶽銀瓶立刻使勁搖了搖頭,眨巴著大眼睛答道:“不殺了。”

“朕若是放開你,可還會拿毒針刺朕?”

嶽銀瓶又搖了搖頭。

李承陽便笑著去解她腳腕之上的紅綢:“早這樣不好麼?非要朕教訓你一頓才肯聽話……以後做事,要長腦子,彆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紅綢將將解開,嶽銀瓶便是一縮,但李承陽動作更快,一把就捏住了她的赤腳:“綁了這麼久,肯定酸了吧?朕給你揉揉。”

說著竟真的揉了起來。

嶽銀瓶的腳,白皙小巧,豐滿,一顆顆小趾頭就跟珍珠似的圓潤可愛。

李承陽一時間竟是有些愛不釋手,心頭亦是感慨萬分。

這丫頭可真是,渾身上下都是寶啊!

一邊想著,一邊又忍不住拿眼角餘光瞄了瞄嶽安娘,妹妹堪稱完美無瑕,姐姐想必也不會差吧?

嶽銀瓶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在他的輕推慢揉之下,隻覺十分舒服:“你怎麼這會揉?”

“嘿嘿,揉得多了,熟能生巧,待會兒朕再給你捏捏肩,鬆鬆骨,那才叫舒服呢。”

嶽安娘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他可是當今陛下啊!

身為天子,竟然在為自家妹妹推拿揉腳,妹妹這……這……這得是多大的福分!

李承陽揉了片刻,又解開嶽銀瓶雙手,接著便往床上爬去。

嶽銀瓶被嚇了一跳:“你乾什麼?”

“給你捏肩啊,坐好!”

也不知是害怕惹惱了他還是彆的什麼原因,嶽銀瓶竟真的咬著嘴唇盤坐在了李承陽的身前。

被他捏了片刻,忽然便是一聲呻吟:“真的好舒服啊!”

李承陽便湊到她耳邊吹了口氣:“嘿嘿,比早上那會兒還舒服麼?”

嶽銀瓶先是一愣,隨即滿臉通紅,蹭的一下就蹦了起來,整個人站在床上:“你……你……你不要臉!”

早已目瞪口呆的嶽安娘立時驚醒,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小妹不知禮數,還請陛下恕罪!”

還是這麼生分。

李承陽皺了皺眉頭,接著眼珠一轉:“安娘,你要不要試試?”

嶽安娘就是一愣:“試什麼?”

“按摩啊,朕手法很好,很舒服的!”

嶽安娘大吃一驚,竟是有些結巴:“我……我也可以?”

“有什麼不可以的?”

李承陽便拍了拍身邊的床榻:“來!”

嶽安娘便咬緊了下唇:“民女不……”

話說一半,突然想起李李承陽之前的吩咐,連忙改口:“此舉不合禮數,民女還是……還是不來了。”

“朕讓你來,你敢不來?”

李承陽佯裝憤怒:“可是看不起朕的按摩手法?”

嶽安娘連忙起身坐到床沿之上,卻又不敢坐實,身子亦是崩得緊緊的,腦袋垂得低低的。

下一刻,感覺到李承陽厚實的雙掌按上肩頭,便忍不住顫了一顫。

想要躲開,卻又不敢,隻能把身子崩得更緊了些。

李承陽感受著她嬌軀的細微變化,心頭一陣暗笑,又輕聲說道:“放鬆些,不然朕不好動手!”

一邊說著,一邊就輕輕的捏了起來。

奇妙的感覺自肩頭傳來,嶽安娘忍不住便輕輕輕的嚶嚀了一聲,胸膛也開始微微起伏。

李承陽立刻大喜,姐姐竟然這麼敏感,隻是捏捏肩膀而已,居然這麼大反應!

如果……

嘿嘿,反正遲早都是自己的人,不如先驗驗貨!

念頭生出,雙手便越過肩頭,緩緩向下滑去……

啪!

清脆的響聲在殿內傳開。

下一刻,李承陽捂著左臉走到外殿。

伸手一招,十三立刻現身:“陛下,可是要殺了她?”

李承陽立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姑孃家家的,開口閉口都是殺人,將來誰敢娶你?”

十三被他罵得一愣:“陛下,她打你!”

“嘿嘿,不虧,不虧……咳咳……朕今晚去梓華殿過夜,你好好守在這裡,不可怠慢了嶽將軍的兩位千金!”

頓得一頓,忽然又小聲問道:“那個,渺渺是被送去梓華殿了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