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7章 如此暴君,誓死追隨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一語雙關。

嶽安娘頓時羞得連脖子根兒都紅了。

李承陽卻是哈哈大笑著直起身來:“你妹妹就在殿內,進去與她說說話吧。”

嶽安娘聞言一愣,隨即大喜:“多謝陛下!”

話音未落,人就已經從李承陽身邊一掠而過,衝進了南薰殿。

香風劃過鼻尖,李承陽心曠神怡,忍不住低聲暗道:“若不能讓你姐妹二人心甘情願與朕同床共枕,豈非有負老子秦河第一槍的威名!”

說完之後,眼珠一轉,見四下無人,立刻轉過身來,做賊一般躡手躡腳的跟了進去……

……

……

南薰殿內,嶽銀瓶還被綁在床上。

與先前不同,身上已經重新穿好了一套素色宮裙,隻不過臉上依然掛著淚痕。

見此情形,嶽安娘大吃一驚:“小妹,你這是怎麼了?”

嶽銀瓶聽到這個聲音,也是吃了一驚,扭頭看了嶽安娘一眼,鼻子便是一酸,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姐姐……”

嶽安娘眉頭大皺,正要上前去解那紅綢,身後就響起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這是陛下綁的,你當真要解?”

回頭望去,就見一名全身黑衣,麵覆黑巾的女子站在身後。

而且手按長刀,一雙眼睛寒意逼人。

嶽安娘被嚇了一跳,但還是大著膽子問道:“不知陛下為何要綁民女小妹?”

“她刺駕。”

十三淡淡的答了一句,嶽安娘卻是被嚇得渾身一軟,險些坐倒在地。

悄悄跟了進來,躲在屏風後麵的李承陽立時便捂住了嘴,生怕一不小心就笑出聲來。

短暫的驚愕之後,嶽安娘連忙又看向嶽銀瓶:“小妹,你當真做了這等大逆不道之事?”

嶽銀瓶哭得梨花帶雨:“那暴君要殺姐姐和父親,還要殺大哥,我……我……我……嗚嗚嗚嗚……”

嶽安娘連忙走到她身邊,卻是不敢去解那紅綢:“傻妹妹,我這不是好好的麼?放心,父親冇事,大哥……大哥被打了一頓,也不礙事的。”

嶽銀瓶就是一愣,然後止住哭聲:“真的?”

“真的!”

“那暴君不殺你們了?”

“不要胡說,什麼暴君,那是陛下……我猜,陛下應該不會殺我們了。”

嶽銀瓶又楞了一下,隨即破涕而笑:“那可太好了!”

說完之後,忽然又皺起眉頭,一臉害怕:“姐姐,我先前用毒針刺了暴……陛下,你說他會不會殺了我啊?”

嶽安娘立時緊緊的皺起了眉頭,猶豫片刻,忽然便是一咬牙:“小妹放心,姐姐不會讓陛下殺了你的。”

嶽銀瓶大喜過望:“姐姐有辦法?”

嶽安娘卻是又羞紅了臉:“陛下說要納姐姐為妃,姐姐隻要好好服侍陛下,讓陛下高興,想來求陛下留你一命,應該不難。”

嶽銀瓶聞言又是一愣,隨即便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姐姐一心要嫁個文武雙全的英雄才子,怎麼可以入宮為妃,更何況……更何況……”

她本想說自己已經被暴君糟蹋了,姐姐又怎麼能再往火坑裡跳,但話到嘴邊,卻是怎麼也說不出來。

便在此時,外間忽然響起一陣大笑。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雖然腔調有些做作,但是……

好詩!

好氣魄!

嶽安娘眼放精光,抬頭望外:“豪情萬丈,氣吞山河,誰人做得如此好詩?”

十三又冷冷的吐出兩個字:“陛下!”

嶽安娘便是一愣。

李承陽站在殿外吟完這首精簡版《俠客行》,等了片刻,居然不見嶽安娘出來。

眉頭一皺,便又扯著嗓子吼出一闕《破陣子》。

“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裡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莫待白髮生!”

此乃一代神人辛棄疾的詞,自己隻改了兩個字,應該不會影響英雄氣概吧?

念頭方自生出,殿外便是一聲爆喝:“好詞!好氣魄!想不到深宮之中,亦有此等英雄人物!”

李承陽聞聲便是一愣。

下一刻,暗影老八的聲音便傳了進來:“陛下,辛棄疾帶到!”

李承陽這纔想起自己先前讓人把辛棄疾帶來的事情。

被髮配到太乙山的萬餘長林,必須交到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手裡。

李承陽首先想到的就是辛棄疾。

此人風骨,不用懷疑,但是不是真的跟自己印象中的那個辛棄疾一樣有本事,還得再摸摸底。

但是……

老子正在用你的詞拍妹子,你這時候出現,是幾個意思?

來打假麼?

還好此辛非彼辛,而且他還這麼年輕!

李承陽自嘲的笑了笑,便朗聲答道:“帶他進來!”

片刻之後,辛棄疾被帶到李承陽的麵前,還未行禮,便是一聲驚呼:“是你?”

李承陽嗬嗬一笑:“可不就是我麼?”

辛棄疾楞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連忙單膝一跪,行的卻是軍中之禮:“草民辛棄疾,參見陛下,敢問陛下,方纔那首詞是何人所作?”

李承陽哈哈一笑,上前將他扶起:“暴君所作,朕覺得還行,買來一吟!”

辛棄疾被他扶起,楞得一愣,忽然哈哈大笑,卻是想起了先前在沁香閣上一幕:“陛下真會說笑,有此等胸襟氣魄,怎會是個暴君?”

李承陽笑得比他還大聲:“暴君怎麼了?朕就是要以暴製暴,但有犯我大夏,欺我百姓者,朕便要殺他個血流成河!”

辛棄疾聞言,麵容便是一肅。

片刻之後,胸中已是熱血翻湧,難以抑製。

當下退後兩步,一撩衣襬,鄭重跪下:“如此暴君,草民願為馬前小卒!”

“好!”

李承陽上前一步,又伸手去扶。

但辛棄疾卻是穩如泰山,一動不動:“陛下,嶽將軍忠正耿直,治軍有方,草民鬥膽,願以性命作保,請陛下詳查此案!”

李承陽眉頭一皺:“你與那嶽鵬舉乃是舊識?”

“陛下明鑒,草民與嶽將軍從未謀麵,不過聞名而已!”

果然是個耿直的傢夥!

飛黃騰達,就在眼前,還能想著為非親非故的嶽鵬舉伸冤。

卻又隻是要求詳查,而非直接放人。

如此有勇有謀,義薄雲天之輩,值得托付重任!

李承陽微微一笑:“嶽鵬舉之事,朕已查明,實乃逆賊包藏禍心,栽贓誣陷,朕已將他放出天牢,官複原職,再領長林!”

辛棄疾聞言大喜:“陛下英明!”

李承陽再次哈哈大笑,手上再一加力,將辛棄疾扶起:“朕欲讓你前往太乙山中練兵,以備他日之需,你可願擔此重任?”

“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話音落下,耳邊又是一聲鶯啼般的驚呼:“辛大哥,怎麼是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