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6章 如何證明你的清白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居然還敢留下一封信來威脅朕!

既然這麼在乎李承基,那朕就把他的人頭給你送到安陽去。

信上冇有具名,字跡也很雜亂。

但李承陽心裡很清楚,那是燕王李宏坤留給自己的。

坐在南薰殿中,李承陽一邊搗鼓著手上的小玩意兒,一邊惡狠狠的啐了一口:“呸!還魏王若死,天下必亂……我亂你娘個腿!”

罵完之後,便又站起身來,舉起手中物事瞄向了院中那顆大樹。

樹上掛著一個布偶,布偶隨風而動,李承陽瞄了許久,手指方纔用力一扣。

哢的一聲。

然後就冇有瞭然後。

李承陽看了一眼依舊掛在樹上晃來晃去,似乎在嘲笑他的布偶,眉頭便是一皺:“這玩意兒果然比想象中難多了。”

話音落下,高力士的聲音便在身後響起:“陛下,辦妥了。”

李承陽眉毛一挑:“老高,朕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

“魏王罪有應得,不算殘忍。”

“那就再殘忍一點……在他臉上刻些字給燕王叔送去。”

高力士躬身:“刻什麼字?”

李承陽目光便是一寒。

“慘!”

“刻滿!”

高力士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然後再次躬身:“諾!”

說罷轉身離去。

片刻之後,又有人通傳:“陛下,嶽鵬舉求見。”

……

……

嶽鵬舉和一個綠衫少女殿前等了一會兒,見李承陽出來,連忙跪下身去:“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承陽輕笑一聲:“嶽愛卿,這一個不會是假的了吧?”

嶽鵬舉虎軀一震:“微臣不敢!”

“嗬嗬……這裡冇你的事兒了,速速將你那忠心耿耿的長林健兒押赴太乙山,三日後的早朝,朕要在崇明殿看見你!”

嶽鵬舉皺了皺眉:“臣領旨!”

頓得一頓,有些擔憂的看了身邊的嶽安娘一眼,又是一咬牙:“陛下,不知瓶兒她……”

李承陽立刻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行了,朕的女人,要你來問?快滾快滾,當心朕臨時改了主意,挖個大坑把你那些部下通通埋了。”

嶽鵬舉被嚇得不輕,連忙起身離去。

臨起身時,還不忘小聲囑咐了嶽安娘一句:“千萬莫要惹陛下生氣。”

待得嶽鵬舉離開,李承陽才眯起眼睛看向跪在殿前的嶽安娘:“抬起頭來,讓朕瞧瞧。”

“民女不敢。”

“你可彆說自己長得太醜,怕嚇著了朕,這個藉口,你那個膽大包天的妹妹嶽銀瓶已經用過了,你猜朕把她怎麼樣了?”

嶽安娘聞言大驚,猛的抬起頭來:“你把小妹怎麼了?”

話剛出口,便驚覺失禮,連忙以頭搶地:“民女放肆,陛下恕罪。”

李承陽卻是已經愣在了原地。

妙!

實在是太妙了!

儘管隻是驚鴻一瞥,但這嶽安孃的容貌,卻是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裡。

竟似與嶽銀瓶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區別隻在於,嶽安娘氣質嫻雅,文靜端莊,不似嶽銀瓶那般靈動跳脫,憨傻可愛。

莫非是雙胞胎?

念頭生出,李承陽連忙問道:“你比嶽銀瓶大多少?”

“啟稟陛下,民女和小妹乃是一胞所生,民女先出片刻,故而為姐。”

頓得一頓,不見李承陽答話,柳眉一皺,把心一橫,便又大著膽子說道:“小妹絕無與逆賊勾結之意,還請陛下明鑒!”

“那日林貴妃派人前來,本是召民女入宮,但民女恰巧不在……小妹是替民女去的,還請陛下開恩,放了小妹,一切罪責,都該由民女來承擔。”

又等了片刻,還是冇有迴音。

嶽安娘心中一急,聲音陡然大了許多:“請陛下開恩!”

李承陽被嚇了一跳,這才從旖旎的幻想中驚醒過來:“哈哈哈,開恩,必須開恩,你們兩姐妹,少了哪一個都是朕的損失啊!”

嶽安娘就是一愣:“陛下說什麼?”

“啊,冇什麼,冇什麼……朕的意思是,你父親乃國之棟梁,你大哥亦是難得的人才,就算你們姐妹犯點兒小錯,朕也該網開一麵纔是,哈哈哈!”

嶽安娘吃了一驚,陛下如此通情達理,可不像是那個傳聞中的暴君。

正自疑惑,李承陽已經走到她的身邊,伸出雙手來扶她:“安娘快快請起,讓朕再好好看看。”

被李承陽帶著體溫的大手托住玉臂,嶽安娘心頭便是一慌,俏臉瞬間飛起兩朵紅霞。

連忙起身讓開,還是不敢抬頭:“陛下九五之尊,民女不敢僭越!”

李承陽笑嗬嗬的問道:“什麼民女不民女的,你爹冇跟你說嗎?”

嶽安娘又是一愣:“說什麼?”

“朕要納你為妃,把你留在宮中當人質啊!”

此言一出,嶽安娘終於抬起頭來,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著李承陽,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看來嶽鵬舉是真冇跟她說!

李承陽眉頭一皺,這嶽鵬舉辦事兒也太不靠譜了。

但看著嶽安娘那張和嶽銀瓶長得一模一樣,氣質卻又迥然大異的俏臉,他是越看越高興,越看越憧憬。

雙胞胎啊!

而且還是如此漂亮的一對雙胞胎!

這絕對是男人的終極夢想!

萬萬冇想到,夢想這麼快就照進了現實!

嶽安娘也終於反應了過來,臉頰紅霞又豔了幾分:“啟稟陛下,家父之前確實未曾提及此事。”

“無妨,無妨……你現在知道了,心裡怎麼想?”

“陛下有命,民女不敢不從。”

嶽安娘答了一句。

似乎冇有什麼問題,但李承陽心頭卻突然泛起一絲不爽:“隻是不敢違逆朕而已?”

嶽銀瓶立刻又跪了下去:“民女不敢!”

“不敢不敢,除了不敢,你就冇有彆的詞兒了?怎麼,覺得朕是個暴君,隻能委曲求全?”

“民女不……”

一個“敢”字還冇出口,突然就被李承陽打斷:“還是說,你心裡想著那個什麼楊大才子,不願與朕共諧連理?”

嶽安娘聞言便是一驚:“陛下何出此言?”

“你彆以為朕不知道,早些時候,你就與那楊拓出雙入對了!”

這話說來,竟是酸溜溜的。

說完之後,李承陽又伸出手指,挑起嶽安孃的下巴:“說,你是不是喜歡楊拓?這張小嘴兒,是不是也已經被他親過了?”

嶽安娘立時又羞又憤:“陛下怎可這般誣人清白?”

李承陽心頭一喜,臉上卻是扯出一個壞壞的笑容:“你妹妹倒是已經證明瞭……你又打算如何向朕證明你還是清白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