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60章 這也叫冇啥殺傷力?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雲山與蒼山相連,本是綿延不絕。

可唯獨跳虎澗這一段乃是一座孤峰,跳虎澗以西是雲山之首,越過跳虎澗,便是蒼山之尾。

大夏皇帝居然在此處安營,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隻要他人還在山上,便必定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耶律原坐在中軍帳前,早已滿心歡喜,雙方兵力懸殊太大,勝負已經毫無懸念。

唯一的區彆,隻在於到手的大夏皇帝是活的還是死的。

當然是活的更好!

耶律原準備先打一撥,嚇唬嚇唬李承陽,把人嚇破了膽,再行招降就容易多了。

活捉了大夏皇帝,自己在北涼威望便無人能及。

皇帝被抓,以其質逼嶽鵬舉死咬耶律楚,再讓李成坤那兩萬人在盛京和安陽之間稍微堵上一堵。

就算耶律楚能活著回來,也無力在與自己抗衡。

到了那時,大權在握,還能將蕭燕燕這個號稱北涼第一美女的小太後據為己有。

耶律原心裡打著如意算盤,嘴角便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便在此時,一聲巨響。

竟是嚇得他打了個哆嗦。

眯著眼睛遠遠看去,果然是雷聲大雨點小,正自緩緩上山的五千步卒雖是被嚇了一跳,但也冇有任何傷亡。

耶律原就是一聲訕笑:“這個小皇帝,又來嚇唬人了!”

與此同時,山巔之上,火器營炮兵連連長段平安啪的一聲立在了李承陽身邊:“炮距測試完畢,敵軍已進入炮火覆蓋範圍,請陛下發令!”

看了看隻是稍稍一頓又繼續列陣前行的北涼步卒,李承陽嘴角一扯,抬手捂住耳朵:“給朕轟他孃的!”

下一刻,三角形的小紅旗高高舉起,又重重揮下。

轟!

轟轟!

轟轟轟!

三十門神武炮齊齊開火。

連天的巨響直衝雲霄。

第一顆炮彈落在了密密麻麻的人堆裡麵,然後猛然炸開。

泥土和著血肉飛濺開來。

慘嚎卻是被巨響掩蓋。

然後,一顆又一顆的炮彈落了下來,殘肢斷臂飛上半空。

北涼步卒被驚呆了,嚇傻了,腿軟了,腳麻了。

耶律原卻是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著眼前這一步。

耳邊是轟隆不斷的巨響,眼前是一片接著一片倒下的士兵。

彷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聞所見的一切,耶律原使勁揉了揉眼睛,然後又甩了甩腦袋。

但炮聲依舊不停,屠殺還在繼續。

半山腰的步卒開始潰退,連滾帶爬的從山上疾衝而下,丟盔棄甲都不足以形容他們此刻的狼狽。

耶律原傻了。

李承陽卻是笑了。

叫你給老子玩兒密集陣型,轟不死你丫的!

段平安正打得起勁,眼見敵軍要逃,連忙高聲喝道:“抬高炮口,繼續轟!”

說著便要舉起手中黃旗,卻是被李承陽一把攔了下來:“著什麼急,要是這時嚇跑了耶律原,咱們可追不上,跟他慢慢玩,玩夠一百天!”

話音落下,又朝已經被驚得目瞪口呆的老九說:“估計今天他不敢再攻了,到了晚上肯定會派人來打探情況,讓那些暗哨把眼睛都放亮些!”

老九轉過頭來,愣愣看著他,扯著喉嚨大聲喊道:“啊?陛下剛剛說什麼?”

……

……

本想嚇唬嚇唬李承陽,但自己反倒被嚇得不輕。

上回大夏秋獵軍演,探子傳回的訊息不是說小皇帝的妖法隻是聲勢驚人,冇什麼殺傷力麼?

一炷香的功夫不到,五千人便死傷大半,這還叫冇什麼殺傷力?

耶律原狠狠的罵著娘。

賬下將領連個屁都不敢放。

也不知道罵了多久,方纔恨恨的坐了下來:“說,有什麼辦法?”

立刻便有人說道:“大王,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末將以為當派人夜探敵營,摸清底細,再做打算!”

“呼赤將軍所言有理!”

“據末將觀察,今日我軍撤退之時,那小皇帝並未使妖法追擊,想來應是隔得遠了,便有所不及,故此末將以為隻要咱們衝山速度夠快,他那妖法便不攻自破!”

有道理啊!

耶律原讚賞的看了呼赤一眼:“等太陽下山,你帶幾個人上山以招降小皇帝為名打探敵情,探明之後,便由你指揮攻山!”

呼赤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末將必不負大王所托!”

……

……

夜幕剛剛降臨,耶律原的使者就上了山。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李承陽決定入鄉隨俗,暫時守一守這個規矩。

山頂大帳之內,燈火通明。

李承陽正襟危坐,可雙手卻是撐在案上,不但麵如金紙,而且身子還在瑟瑟發抖。

見此情形,呼赤稍稍吃了一驚。

眼前這人便是大夏皇帝,人稱小暴君的李承陽無疑,北涼宮中、南北兩院大王的府裡都有他的畫像。

但瞧他這個樣子,似乎是受了傷啊!

今天下午攻山,五千步卒可是連半山腰都冇過,他是如何受的傷?

驚疑之中,靈光一閃!

是了,定是因為施那妖法,損耗太大!

呼赤心頭大喜,麵上卻是不動聲色:“見過皇帝陛下!”

李承陽微微抬手,又嗯了一聲,卻是冇有答話,反而是站在他身邊的邵望北朗聲問道:“你來此作甚?”

已經虛弱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麼?

呼赤強忍著心頭的激動答道:“特來勸請皇帝陛下隨我王回盛京小住,我王說了,隻要陛下肯降,定保陛下週全,他日亦會恭送陛下迴歸長安!”

居然還來勸我投降!

李承陽心頭暗笑,眉頭卻是微微皺起,然後又狠狠的咳嗽兩聲:“回去告訴耶律原,我大夏隻有戰死的天子,冇有投降的皇帝。”

呼赤上前一步:“既知敗局已定,陛下何必苦苦支撐?”

帳中護衛立時齊齊抽刀,邵望北更是一個箭步就擋在了李承陽身前。

呼赤心頭更喜,自己連兵刃都冇有,可這些人依舊如此緊張,可見現在的李承陽已經虛弱到了極點,隻怕是連拳頭都握不緊了!

既然如此……

呼赤暗暗一笑:“陛下豪邁,令人佩服,就此告辭,咱們戰場上見!”

出得大帳,立時便有人湊到耳邊:“將軍,山上不過兩千餘人,而且一匹馬也冇有!”

呼赤嘴角一翹:“不要聲張,速速下山!”

半個時辰後,北涼中軍帳。

耶律原哈哈大笑:“如此說來,那小皇帝應該是撐不住了?”

呼赤滿麵紅光:“大王放心,明日末將定將那小皇帝綁來帳中!”

“好!本王便等著為將軍慶功!”

話音落下,不少將領都朝著呼赤投去了羨慕的眼神。

與此同時,山頂軍帳之中。

李承陽亦是哈哈大笑:“如何,朕這戲,演得好不好?”

老九、邵望北和段平安等一眾將領紛紛豎起拇指:“陛下多纔多藝,末將佩服不已!”

“哈哈哈……來,以水代酒,再飲一杯!”

見他高興,邵望北連忙說道:“陛下,今日段平安已出儘風頭,明天該輪到我神槍營露露臉了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