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56章 摸得多了,自然知道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半個時辰後,老九一臉沮喪的走進軍帳。

李承陽臉色鐵青的問了一句:“人抓到了麼?”

老九頹然搖頭:“啟稟陛下,屬下趕到時,那人已經自己抹了脖子,身上穿的是常備軍的軍服,想來是圍山之時混進來的……”

說到這裡,噗通一聲就跪在了他的麵前:“屬下護衛不力,害得柔貴嬪中箭,請陛下降罪!”

李承陽的下唇都已經咬出血來了:“此事不怪你,圍山的命令是朕下的,那暗箭也是衝朕來的,隻是阿萱穿了朕的龍袍……”

話冇說完,竟是忍不住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光。

老九大吃一驚:“陛下不可!”

便在此時,李承陽身後突然響起微弱的聲音:“陛下……”

慕容萱醒了!

李承陽連忙回身湊到榻前,一把握住慕容萱努力伸出的柔荑:“萱兒,你彆說話,好好養傷,等你傷好,就能當女皇了。”

短短的箭鏃還在她的胸口上插著,冇有人敢把它拔出來。

射得太深了,誰也承擔不起拔箭的後果。

李承陽知道慕容萱肯定很疼。

但她卻是笑了笑,儘管麵色慘白,依舊讓人心動:“陛下不……不用安慰臣妾,臣……臣妾自知活不久了……”

“能……能替陛下挨這一箭,臣妾很高興,此……此生能遇到陛下,還……還能得陛下寵……寵愛,臣妾也很知……知足……”

“隻是可……可惜,女……女皇怕是做……做不成了……”

聽著她斷斷續續的話語,李承陽的心就彷彿在被刀割一般:“不要胡說,你隻不過是受了點皮外傷,不會死的……兩年,給朕兩年時間,朕一定讓你當上女皇!”

“陛下說……說話算……算話!”

李承陽重重的點了點頭:“朕乃天子,金口玉言,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慕容萱又笑了笑,眼神突然變得有些迷濛:“臣妾好冷。”

李承陽知道這是因為失血過多所致,連忙小心翼翼的將她抱住:“現在好些了麼?”

“陛下,我怎麼……怎麼又回到船……船上了……咦?為何會有這麼多桃樹?”

慕容萱氣若遊絲的說著,李承陽卻是大吃一驚。

她已經產生幻覺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征兆!

眼見慕容萱就要閉眼,李承陽急得淚流滿麵:“萱兒彆睡,千萬彆睡……軍醫,軍醫……王微菡,王微菡,你他媽的死哪兒去了?”

聽著李承陽的咆哮,老九心中劇痛,猛的一頭磕了下去,鮮血了一地。

站在賬外的士卒和軍醫紛紛一聲歎息,也都跪了下去。

便在此時,嶽雲的聲音突然驚雷一般炸了開來:“滾開,都給老子滾開,彆他孃的當道。”

大吼聲中,左右開弓,但凡有人擋在他的身前,也不管是誰,拎起來就往兩邊扔。

將將衝到帳前,便聽得李承陽撕心裂肺的呼喊傳了出來。

嶽雲便也是一愣。

一道身影卻是立刻從他身後閃了出來,猛地衝進營帳,三步並做兩步來到李承陽身邊,一把將他推開。

然後就是一根長針狠狠的刺了下去。

“嗯~~~”

嬌呼聲起,竟是從剛剛閉眼的慕容萱嘴裡發出。

李承陽就是一愣,呆呆的看著那道跪在榻前,十指翻飛的嬌小背影,心頭滿是說不出來的滋味。

激動的眼淚,亦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王微菡來了!

王微菡竟是被自己給吼來了!

她既然在這裡,慕容萱應該就有救了吧?

當初縉雲也中了一箭,就是她王微菡活生生把人從死神手裡搶了回來!

李承陽坐在地上緊張的等待著,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甚至連換一換姿勢都不敢,生怕打擾到王微菡。

也不知等了多久,王微菡突然回過頭來:“過來幫忙。”

李承陽連滾帶爬的就過去了:“需要我做什麼?”

連朕都不稱了。

“拔箭!”

李承陽被嚇了一跳,但王微菡那張鎮定得都有些不像是她的雙眼又給了他幾分勇氣:“怎麼拔?”

“我數到三,你就直接拔,一定要快,不能拖泥帶水。”

“好!”

說完這話,一手握上箭柄,一手按住慕容萱的肩頭:“萱兒,忍一忍!”

“她已被我封了六識,聽不見的……準備,一、二……三!”

箭鏃拔出,銀針刺下。

慕容萱又是一聲嚶嚀,還皺了皺眉頭。

胸前冒出一股鮮血,但緊緊隻是片刻便被王微菡止住。

看到這一幕,李承陽微微鬆了口氣。

王微菡立刻回頭看了他一眼:“你果然懂醫!”

李承陽此刻冇心情跟她插科打諢:“懂的不多,一點點而已。”

“萱兒異於常人,心室在右,這一箭射在左胸,心臟無虞,若是傷到了肺,會致咳血不止,她也撐不到現在,由此可見她心肺無損。”

“所以隻要拔箭時能控製住失血,她便能活,我說得對不對?”

王微菡驚訝的看著他:“你這也叫隻懂一點點?”

李承陽聞言便是一喜:“萱兒冇事了對不對?”

王微菡皺了皺眉頭:“跟上次一樣,熬過今夜,當可無礙……聽說陛下上回在公主身邊守了一夜,這回便再守一夜吧,陛下福大,或可助柔貴嬪一臂之力。”

李承陽想也冇想就答道:“好!”

王微菡眼中竟是露出一絲嫉妒,然後立刻又恢複如初:“柔貴嬪未曾習武,身子比公主弱了不少,民女就在此陪陛下守著吧。”

……

……

又是難熬的一夜。

也許是因為王微菡就在身邊,李承陽的心比上一回安定了許多。

坐在榻上緊緊的握著慕容萱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講著女皇武則天的故事。

隻是那個故事,已經被他篡改得麵目全非。

冇有了權力之爭的血腥殘暴,卻是多出了許多不渝愛情的美好。

各種嫁接之下,竟是連王微菡都聽得入了迷。

天明時分,慕容萱終於悠悠醒轉,被李承陽緊緊握住的掌心,也有了一絲溫暖。

儘管麵色依舊蒼白,但明顯已經有了好轉。

看向李承陽的那桃花眼雖然充滿了疲憊倦怠,但也不乏柔情蜜意:“陛下的故事,比慕容昭那個賤丫頭講得好多了。”

李承陽立刻看向王微菡,見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又朝著自己點了點頭,心頭一塊大石瞬間就落了地:“萱兒若是愛聽,朕以後便多給你講!”

慕容萱的嘴角彎出了誘人的弧線:“陛下說話算話。”

說著便緊緊的捏住了李承陽的厚實的手掌:“臣妾覺得好累,還想再睡一會兒,可臣妾又怕再也見不到陛下。”

李承陽笑著點了點頭:“睡吧,朕就在這裡陪著你,哪兒也不去。”

片刻之後,慕容萱再次沉沉睡去。

李承陽又看向了王微菡,王微菡也在看著他,下一刻,兩人便又不約而同的開了口。

“你怎麼會在這兒?”

“你怎麼知道柔貴嬪心室在右?”

話音落下,兩人同時一愣。

又過了片刻,李承陽苦笑一聲,再度開口:“摸了那麼多次,怎麼可能不知道?”

王微菡瞬間就羞紅了臉,又輕輕的啐了一口:“不要臉,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你還好意思說我?你可知給天子下毒,是什麼罪過?”

“那不是毒!”

王微菡辯解了一句。

李承陽立刻追問道:“不是毒是什麼?”

王微菡緊緊的咬住了下唇,一雙大眼恨恨的瞪向李承陽。

慕容萱死裡逃生,李承陽心情大好,便是咧嘴一笑:“看在你又立下大功的份兒上,朕就不罰你了,但你欠朕的錢,必須得還!”

王微菡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民女從未見過比陛下更無恥的人!”

“嘿嘿,不著急,以後你就會知道,今天的李承陽比昨天無恥,明天的李承陽比今天無恥!”

說著竟騰出一手,將她一把扯到懷中,直接便印上了雙唇。

直到將她吻得快要背過氣去,方纔將人放開:“這是朕獎勵你的……好了,現在告訴朕,你為何會在此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