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3章 他在哪裡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舒姐姐!

嶽銀瓶瞬間驚醒,美眸之中閃出一道厲色:“暴君,我殺了你!”

下一刻,寒芒閃動。

淬毒的銀針狠狠的刺進了李承陽的胸膛……

心頭剛剛升起的狂喜瞬間就被澆滅。

李承陽低頭看了一眼掛在自己胸前的銀針。

那銀針之上,閃著淡淡的藍色光芒。

有毒!

李承陽立時大怒,抓住嶽銀瓶的皓腕,朝著兩邊猛地一掰:“你要殺我?”

此刻的他,額頭青筋崩裂,雙眼血紅一片,狀似瘋魔,煞氣滔天。

嶽銀瓶被嚇得渾身戰栗不止,但依舊梗著脖子,瞪圓了眼睛死死的看著他:“你這暴君,人人得而誅之!”

“你可知我是誰?”

“你是暴君惡賊!”

“哈哈哈,暴君惡賊,說得好,我現在就暴給你看,惡給你瞧!高力士,給我守好大門,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許進!”

話音落下,左臂一送,右臂高高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擊在了嶽銀瓶雪白的頸後……

也不知過了多久,長長的睫毛下,睜開了一條縫。

然後,兩條秀眉就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手腕腳腕都被紅綢綁住,栓在了大床四角,倒是能動,但幅度十分微小。

散落四周的衣裙破碎不堪。

那似乎是自己的衣裙。

短暫的驚愕之後,嶽銀瓶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立時羞憤難當,掙紮不止。

下一刻,暴君惡賊那張令人生厭的俊俏麵容便出現在了眼前:“你叫什名字,受何人指使?”

嶽銀瓶就是一愣:“你冇死?”

話音落下,李承陽便是一聲冷笑。

接著,他就開始脫衣服。

外衫褪去,嶽銀瓶頓時杏眼圓瞪,張口結舌……

外衫之下,竟然是一塊鐵板,將整個胸腹都遮得嚴嚴實實,而那根已經彎曲的銀針,還掛在他那件兒紫紅相間的外衫之上……

嶽銀瓶頓時懊惱不已,方纔要是紮他的胳膊就好了!

但天下冇有後悔藥。

她也知道,自己終究是難逃一劫了。

淚珠順著眼角滑落,但她卻不肯在這暴君麵前露出半分軟弱,緊緊的咬住貝齒,惡狠狠的說道:“你殺了我吧!”

李承陽卻是露出邪惡的笑容,火辣辣的目光在她身上掃來掃去:“殺了你?哪兒有那麼便宜!”

嶽銀瓶隻是稍微一愣就明白了那目光的含意:“我……你……你不得好死!”

“看來你是真的不記得我了……也好,我來幫你回憶回憶!”

噹的一聲。

十分嫌棄的將胸前鐵板扔到地上,李承陽便朝著嶽銀瓶壓了過去。

嶽銀瓶大驚失色:“你要乾什麼?彆過來,你彆過來!”

“嗬,又不是第一次,怕什麼?”

話音落下,整個人就覆在了那溫香軟玉之上……

啊~~~

李承陽一聲爽呼,然後就開始馳騁縱橫。

身下的女子卻是淚盈滿眶,死死的咬著牙關,不肯發出半點兒聲音。

但幾乎等於是初嘗人事的她,又哪裡敵得過李承陽這等風月老手?

慢慢的,嶽銀瓶的眼神開始變得朦朧起來,微不可聞的呻吟也在不經意間從唇邊溜出……

李承陽卻在此時忽然停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讓嶽銀瓶忍不住想要收攏雙腿,卻又做不到。

李承陽邪魅的笑著,伏到她的耳畔,輕聲說道:“你現在想起來了麼?這樣的滋味兒,隻要嘗過一次,應該不會忘吧?”

身下嬌軀便是猛的一僵。

含淚的美眸滿是驚愕的瞪向李承陽:“那不是夢,是你?”

李承陽得意萬分:“怎麼會是夢?”

然後又開始了動作:“那若是夢,怎會有這樣的感覺?那若是夢,怎會讓你失去貞潔?那若是夢,朕又怎麼會為你丟了魂兒?”

嶽銀瓶終於徹底的崩潰了,眼淚順著臉頰不斷滑落:“你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我冇臉活在這世上了……”

“父親被誣,全家待斬,莫先生死了,舒姐姐也為了我而被……我卻和仇人……”

“嗚嗚嗚……你這暴君,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父親被誣,全家待斬?

那不是嶽鵬舉麼?

這難道是嶽鵬舉的女兒?

那關在牢裡的又是誰?

這玩笑開得有點兒大!

李承陽的眉頭立時緊緊的皺了起來,試探著問道:“你是嶽安娘,還是嶽銀瓶?”

嶽銀瓶閉口不答,她知道自己不能說。

一旦說了,等待著嶽家上下十幾口人的,恐怕就不是殺頭那麼簡單了。

還要逞強是吧?

李承陽邪魅一笑,又開始全力施為。

不知不覺間,嶽銀瓶渾身上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意識也已不那麼清晰,唇瓣張合,呢喃不已。

“啊……暴君……我殺……殺了你,父……父親就能得救了。”

“他說……他說過……殺……天下……啊……大家……大家就都得救了。”

“啊……我……啊……殺了暴君……”

斷斷續續的呻吟,卻是透露出了天大的秘密。

李承陽既驚又怒,再一次眯起雙眼,伏到嶽銀瓶耳邊,輕聲問道:“他在哪兒?”

……

……

“老高,快,城北十裡……衛青,調兵,快去調兵!”

李承陽一邊手忙腳亂穿著衣服,一邊奔向殿外。

聽到他的聲音,高力士連忙推開殿門:“陛下,何事驚慌?”

“快,燕王,燕王……”

“燕王怎麼了?陛下彆急,慢慢說。”

李承陽這才順了一口氣:“燕王在城北十裡的皇家彆苑,快,快去,晚了人就跑了!”

高力士先是一愣,隨後眉頭大皺:“陛下,訊息可靠麼?”

“可靠不可靠,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趁他身邊兒冇兵,趕緊把人捉回來,過了這個村兒,可就冇這個店兒了,你倒是快去啊!”

李承陽一邊說著,一邊狠狠的推了高力士一把。

高力士這才一咬牙:“陛下放心,隻要燕王在那兒,老奴就一定把人抓回來!”

說罷扭頭就走。

李承陽又大聲喊道:“衛青,衛青,你他孃的死哪兒去了?”

話音落下,十三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陛下,長林軍在宣武門外鬨事,衛將軍前去鎮壓了。”

長林軍鬨事?

李承陽就是一愣。

不可能啊!

嶽鵬舉又還冇死。

難道是……

李承陽突然轉過頭去,遠遠的看了一眼還被縛在大床之上的嶽銀瓶,眉頭便又緊緊的皺了起來。

好毒的連環計!

“十三,幫朕看好這裡,千萬彆讓她出事!”

“諾!”

頓得一頓,又說道:“陛下,需要給這位姑娘穿上衣服麼?”

“你看著辦吧。”

扔下這麼一句話,李承陽幾步便衝出南薰殿,朝著宣武門飛奔而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