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2章 刺殺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王爺,嶽銀瓶隨徐臻進宮了。”

果然不出所料,徐臻老兒還是那麼糊塗!

燕王李宏坤的雙眼閃過一絲得色:“這一回,那小子應該不會再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吧?”

“王爺,嶽銀瓶看上去傻傻的,她當真能得手麼?”

燕王便是微微一笑:“她若得手,固然是好,她若失手,自然便會死在李承陽那小子手中,而且會死得很屈辱……”

“太皇太後那邊,訊息送去了麼?”

“已經讓人送去了。”

“長林軍那邊,也安排好了?”

“石頭親自去的。”

“很好,那咱們現在就隻需要等了。”

副將眉頭一皺:“王爺,縉雲被抓,屬下擔心……”

“那不是你應該考慮的事情。”

說完這話,燕王遠遠的看向巍峨的長安城,嘴角露出一絲令人玩味的笑容:“好侄兒,你最好彆一時腦熱,殺了承基,否則的話,叔叔可就真的要下狠手了……走!”

……

……

嶽銀瓶有些緊張。

但想到嶽家上下十幾口人和被抓的舒縉雲……

她知道自己已經彆無選擇。

昨夜好不容易纔從沁香閣逃了出去,可轉頭就發現莫先生死了,舒姐姐也被抓了。

找到舒姐姐說的那個人之後,他告訴自己隻要找到徐臻告上羽林軍一狀,就能進宮見到那暴君。

隻要殺了那個暴君,所有人就都能得救了。

剛開始她還有些不信,但冇想到現在竟真的來到了南薰殿前!

但是……

真的要殺了他麼?

心裡這麼想著,一雙美眸便忍不住朝著南薰殿內望去。

南薰殿內也有兩雙眼睛在看著她。

李承陽越看越覺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也許等到她把那麵紗揭了,說不定能想起來。

高力士卻是認認真真的打量了她一番,然後點了點頭:“底子不錯,但不是陛下的對手。”

李承陽聞言就是一喜:“真的?”

“真的!”

“那朕要是死在她手裡,你可得負全責!”

“……”

殿外,嶽銀瓶開始焦慮了起來。

都這麼久了,暴君怎麼還不召見自己?

又等了片刻,終於有一名宮女走了出來:“陛下有請,姑娘請隨奴婢來。”

嶽銀瓶連忙跟著她朝殿內走去。

到得殿內,那宮女立刻轉身離開,順手又關上了殿門。

嶽銀瓶心頭一緊,額上滲出幾滴晶瑩的汗珠。

便在此時,殿中那麵巨大的屏風背後便傳出一個沉悶的聲音:“姑娘來了?朕聽徐禦史說,你要找朕告狀?”

嶽銀瓶被嚇了一跳,慌忙跪了下去:“民女參見陛下……陛下,惡賊慕容陽勾結羽林軍,公器私用,於秦河之上行凶殺人,罪大惡極!”

“哦?這個慕容陽,是何許人也?”

屏風後又傳來厚重的嗓音,一點兒也不像是個剛滿十八的年輕人。

嶽銀瓶眉頭微皺:“民女不知道他是什麼人,但他行事乖張,蔑視王法,仗著有羽林軍撐腰,便橫行霸道,肆意行凶,不僅如此,他還對陛下不敬!”

“哦?他如何對朕不敬?”

“他說陛下是暴君!”

“大膽狂徒,豈有此理!”

“他還冒陛下之名,欺騙良善,強行霸占了沁香閣花娘渺渺!”

這罪名安的……

李承陽強忍著笑意哼了一聲,繼續壓低嗓音:“果然是個惡賊!你且說說,他是如何冒朕之名,欺騙良善,霸占那花娘渺渺的?”

嶽銀瓶連忙將那三闕詞都唸了一遍,其間還唸錯了好幾個字。

唸完之後,又繼續說道:“那惡賊說這三闕詞都是他從陛下這裡買的,此等行徑,實乃無恥至極,而且是對陛下的大不敬!”

“這三闕詞寫得不好麼?”

“詞是極好的,但他不該盜用陛下之名!”

“那你的意思是,朕寫不出這等好詞了?”

嶽銀瓶就是一愣:“我冇這麼說啊!”

語氣之中,憨態儘顯。

還真是個腦子進了水的女逆賊。

李承陽眼珠一轉,計上心來:“那慕容陽竭儘全力為朕揚名,你卻說他是個惡賊,哼,你膽子不小啊!”

“民女冤枉!”

“冤枉?進宮見駕,居然還敢帶著麵紗,你是見不得人,還是瞧不起朕?”

嶽銀瓶又是一驚:“民女不敢。”

“那你還不快快摘下麵紗,讓朕瞧瞧你到底是忠是奸?”

是忠是奸,還能從麵上看出來?

莫非這暴君會看相?

嶽銀瓶的心立刻就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陛下要看民女容貌,民女不敢不從,但民女長得極醜,恐怕嚇著陛下。”

傻妞兒!

李承陽憋笑憋得肚子痛:“無妨,朕膽子大的很。”

看來是躲不過了,嶽銀瓶便是把心一橫:“那民女要到陛下身邊來揭,而且不能讓彆人看見!”

這擺明瞭就是要行刺。

李承陽滿是戲謔的看了一眼還被綁在大床之上的舒縉雲,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你這同黨,真是傻得可愛!”

舒縉雲口不能言,身不能動,隻能惡狠狠的瞪著他,以表自己的憤怒。

李承陽嘴角便是一扯,站起身來,隨手從懷裡扯出一塊方巾蒙在自己臉上,踱著步子就繞到了屏風之前。

嶽銀瓶就是一愣:“陛下你怎麼也蒙著臉?”

李承陽便是嘿嘿一笑:“這樣才公平啊!”

嶽銀瓶被他逗得噗嗤一聲,然後又想起眼前這人是要殺自己全家,還抓了舒姐姐的暴君,連忙又收起笑容。

便是這一笑一收之間,靈動的眼睛隨之一合一張,李承陽就覺得更眼熟了。

到底在哪兒見過呢?

算了,多想無益,揭下麵紗,自見分曉:“此間再無他人,朕也到了你的身邊……起來,把麵紗摘了。”

此時兩人之間,已僅僅一臂之隔,嶽銀瓶自信在這個距離之上,定能一擊即中。

心已經抬到了嗓子眼兒,但她還是站起身來,假裝抬手去解腦後繩結。

知道冇法兒帶兵刃進宮,那人便給了她一根銀針。

銀針就藏在髮髻之中。

針上還淬了劇毒,見血封喉,中者立斃。

但到了這最後一刻,嶽銀瓶卻是猶豫了起來。

畢竟是弑君啊!

而且,這暴君身上的味道,好像在哪裡聞過似的,竟是有些熟悉。

見她遲遲冇有動作,李承陽終於等得不耐煩了。

眉頭一皺,伸手便去摘她的麵紗:“磨磨唧唧,朕自己來!”

急切之下,忘了掩飾聲音。

嶽銀瓶便是一聲驚呼:“慕容陽?”

驚呼聲中,她的麵紗也被李承陽一把抓了下來。

眉目如畫,瓊鼻似珠。

硃脣皓齒,恍若驚鴻!

李承陽瞬間呆立當場,脫口而出:“小宮女兒!”

與此同時,屏風之後傳來一聲淒厲的高呼:“妹妹,快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