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41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居然是這麼個理由!

玲瓏目瞪口呆。

李承陽當然不會告訴她這理由是自己隨口瞎編的:“可惜了,秦河九大花樓,從今以後就隻剩八個咯!”

玲瓏再吃一驚:“你把醉月樓怎麼了?”

李承陽卻是不再理會她。

衝著璿姬和蘇小小眨了眨眼:“去把她們的眼睛蒙上,咱們玩兒咱們的,不給她們瞧!”

嘴裡一直說著話,手上卻是半分也冇停。

芊芊好不容易恢複了一點兒力氣,卻是被他死死的按在身下,依舊動彈不得:“公……陛下,你……你……你可不能騙我!”

好不容易纔把公子改成陛下。

李承陽卻是嘿嘿一笑:“怎麼,在你這兒,陛下還得分個公母啊?”

芊芊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剛剛被蒙上雙眼的玲瓏嬌立時怒罵出口:“暴君,淫賊,下流胚!”

李承陽再次笑眯眯的回過頭去:“玲瓏姑娘莫要著急,稍後朕自會向你證明,你說得全對!”

玲瓏嬌軀一顫。

璿姬卻在李承陽耳邊悄悄說道:“陛下理她作甚,芊芊妹妹還等著呢!”

……

……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流逝,花舫中的遊戲一直在繼續。

歌聲笑聲絲竹聲,繞梁不去。

紅唇藕臂楊柳腰,目眩神迷。

李承陽沉浸在這令人迷醉的溫柔鄉中,衣服亂了,人也醉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

搖搖晃晃、跌跌撞撞的走到一位醉月樓花孃的身前。

輕輕解開遮住雙眼的綢帶,挑起尖細的下巴:“年少輕狂時,莫負青春好,姑娘今年可有十八?”

姑娘竟是紅了臉!

李承陽哈哈大笑,順手又在她臉上一撫:“花樣豆蔻,大好年華,其間之妙,妹妹可曾嚐到?”

姑娘微眯著雙眼,愣愣的看著他,眼中似有淚光閃動。

李承陽笑得更加狂放,猛地直起身來,抄起一壺醇酒,放聲而吟。

“人生無根蒂,飄如陌上塵。”

“分散逐風轉,此已非常身。”

“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得歡當作樂,鬥酒聚比鄰。”

“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

“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

吟一句,便飲一口。

飲一口,便走一步。

走一步,便扯下一條矇眼的絲帶……

芊芊半撐嬌軀,媚眼如絲的看著場中風流無限的少年。

璿姬低吟淺唱,一句一句的品味著詩句中的絲絲愁緒。

蘇小小目露迷濛……

這首詩,李承陽說的是自己,穿越而來,無親無故,心底的那份孤獨曾折磨了他許久。

但他時時都在提醒著自己,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既然來了,又遇到了這些人,這些事,那無須傷春悲秋,顧影自憐。

把握年華,做想做的事,愛當愛的人。

方纔爽利暢快。

方能不負韶華!

一首詩吟畢,勾起了每個人的心思,大家都醉了,連那七位蠱族少女亦不例外。

李承陽卻是在玲瓏身前站定,半蹲下去,輕輕解開她臉上的紅綢,一聲長歎:“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玲瓏早已淚流滿麵。

梨花帶雨,我見猶憐,斷斷續續的抽泣中,咬牙切齒的恨恨而道:“暴君無道,屠我族親,此等血海仇深,焉能不報?我等之命,自出生那一刻起,便已註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承陽放聲大笑,又直起身子,酒壺痛飲。

幾口醇酒下肚,目光便是一凝:“你們蠱族的男人都死絕了麼?要你們這些弱女子以身飼虎,九死一生?”

說完之後,又將手中酒壺砸的稀碎:“老子就在這裡,讓他們來殺我啊!”

頓得一頓,忽然又搖了搖腦袋:“不對不對,屠你族親的是李世澤,關老子屁事?”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他竟直呼太宗名諱!

李承陽卻是渾然不覺,又低頭定定的看向玲瓏:“蠱族被屠,多半是因為你們那狗屁聖女的老爹作妖,關你屁事?”

玲瓏就是一愣。

“也罷,父債子償,不是要報仇嗎?叫她來便是!”

說到這裡,突然快跑幾步,站上船頭,朝著半空咆哮而出:“朕就在這裡,你又在何方,可敢現身,與朕一戰!”

這一聲吼,氣吞山河,豪氣乾雲!

船上眾人看呆了,眼見李承陽搖搖晃晃的站在船頭,竟無一人反應過來,現在的他,隨時都有可能跌入秦河。

李承陽也是喝得多了,身子一歪,跌坐船頭。

璿姬等人這才反應過來,慌忙上前將人扶起往回攙。

李承陽卻還在碎碎念:“躲在暗處,鬼鬼祟祟,隻敢叫些被連累的無辜少女一個一個的來送死。”

“你算什麼聖女,狗屁!”

“連狗屁不如!”

“你他孃的有種出來跟老子單挑啊,老子讓你雙手雙腳!”

念道這裡,忽然又猛地將攙著自己的幾位花魁推開,挺直了腰板,聲嘶力竭的吼道:“我是李承陽,你他娘是誰?”

接著又是一陣大笑,從腰間掏出左輪槍,槍口指著蒼天,一陣亂放。

砰!

砰砰!

砰砰砰!

六聲槍響,聲聲震天,直衝雲霄,刺破了清晨的靜謐,也撼動了玲瓏的心防。

打完了六法子彈,李承陽又再次癲狂大笑:“我命由我不由天。”

說著單臂一舉,遙指蒼天:“你他孃的彆想管我!”

喊完了這一句,終於再也支撐不住,偉岸的身子轟然倒在了蘇小小溫軟的懷中,幾位花魁大吃一驚,連忙合力將他帶入艙中。

在路過玲瓏和那七名女子身邊時。

李承陽還在唸叨著:“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如此,你如此,男如此,女如此,華夏如此,百族亦如此,天下萬民,皆應如此!”

“皆應如此,哈哈哈,皆應如此……什麼聖女,什麼皇帝,什麼天命,什麼氣運,通通都是狗屁!”

“這輩子怎麼活,老子自己說了算!”

“誰他孃的也彆想管!”

“彆想管……”

李承陽的聲音越來越輕,到得最後,終於變成了一串鼾聲。

蘇小小將他枕在自己腿上,眼中滿是憐愛:“陛下醉了,讓他歇息一陣吧。”

芊芊低垂臻首,素手撫上他的麵龐:“這個冤家,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又敬又怕。”

璿姬拉起李承陽的手輕輕摩挲:“我命由我不由得真好啊。”

又有人輕歎一聲:“他是當今天子,自然可以主宰自己,主宰一切,我們又怎可生出這般奢望?”

“妹妹錯了,便是皇帝,也有許多無奈,像他這樣的,怕是獨一份兒了。”

“不,陛下剛剛說了,天下萬民,皆應如此!”

“可我們這身份,能算民麼?”

話音剛剛落下,李承陽的眼睛忽然睜開了一條縫,頑皮一笑,又小聲說道:“算,怎麼不算,渺渺連貴妃都做得,你們怎麼就不能為民了?”

幾女便是齊齊一愣,李承陽連忙又道:“不要出聲,朕自有安排……蘇姐姐,快幫朕瞧一瞧,玲瓏她們哭了冇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