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22章 像不像?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二十多年前,太宗皇帝滅殺蠱族。

隴西秦家和江南安江居然都有人蔘與其中。

秦家那邊是時任龍武軍校尉的秦穆,安家這邊則是他的搭檔安定國。

滅殺蠱族之後,兩人就先後卸了軍職,秦穆帶著冒死救下的女子回到秦家,安定國也跑回了廣陵。

過了冇多久,太宗皇帝便駕鶴西去,李宏乾登基為帝,蠱族之事再無人提及,就像他們從未存在過一般。

回到甘州的秦穆過得滋潤暢快。

可安定國卻是終生未娶,而且五十歲不到就因病去世,但臨終前,卻是把秦穆違抗聖命私藏蠱族女子的事情告訴了自家侄女兒安沐兮。

聽到事情的前因後果,李承陽楞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那位童夫人很漂亮麼?”

安沐兮竟是滿懷神往的答道:“祖父說她有傾國傾城之姿,迷倒眾生之色,她還有一個妹妹,與她不相上下。”

“可惜卻是冇有常伴叔叔左右,那位姑娘在廣陵呆了冇多久就走了。”

“叔叔臨死前還在唸叨她的名字,說什麼當初要是膽子再大一點就好了。”

安沐兮話剛出口,便後悔不迭!

明明是想以秦穆枉顧聖命,私藏蠱族女子的事情向嶽安娘示好,怎麼一不小心把自己家也牽扯進去了。

李承陽則是從中嗅到了不同尋常的的味道:“童夫人的這個妹妹,叫做什麼名字?”

反正都已經說漏嘴了,此時再遮遮掩掩,反倒顯得自己對淑妃娘娘不儘不實。

安沐兮便是把心一橫:“童舒,幼童的童,舒展的舒!”

李承陽立刻又問:“她是何時離開的廣陵?”

“據叔叔所言,約莫可以推斷是在太宗皇帝駕崩之後不久。”

“你可知她長什麼模樣?”

安沐兮就搖了搖頭:“叔叔隻說她美,卻從不曾仔細描繪過長相……對了,叔叔說過,她和童欣有七八分相像。”

“那她之後可曾再與你叔叔或是安家人聯絡?”

“不曾,要不然叔叔也不會思念成疾,鬱鬱而終,而且叔叔也是彌留前那幾日纔跟我說了這些,安家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

到也合理,這種事兒,安定國肯定不敢聲張。

想必那秦穆也是一樣將童欣的身份瞞得死死的,不然冒死救出去的女人,斷然不會隻是個側室!

李承陽想了一想,又再問道:“這個叫做童舒的女子可會武功?”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放著就在甘州的童夫人不問,老打聽一個失蹤了二十幾年的人乾嘛?”

安沐兮竟是有些不滿。

李承陽也被她一言點醒:“那你又怎麼知道這童夫人還在甘州秦府?”

“我當然知道!叔叔去世時,這童夫人和秦穆一起來過廣陵,我親眼所見,兩人那般恩愛,她怎會離開秦府?”

李承陽聞言便笑了,笑得很是開心:“你會畫畫不?寫實的那種!”

……

……

嶽老夫人和嶽銀瓶都被接到了宮裡,嶽安娘卻是留在了宮外。

也冇回武安侯府,而是在南慶樓住了下來,這也是李承陽的安排,目的自然是為了安沐兮。

她孤身一人跑來長安,連個護衛都冇帶,遇到公孫虎那樣的人,三言兩語就信了人家的鬼話,把人家當做了大英雄大豪傑。

這樣的一個才女,扔到長安街上分分鐘就能被人拐了賣到秦河上麵當花娘去。

既然是安孃的朋友,又給自己帶來了這麼重要的訊息,就吃點兒虧讓她在南慶樓免費住段時日吧。

李承陽一邊想著,一邊又把目光放在了安沐兮給自己的那張畫像之上。

不得不承認,這技法跟慕容萱比起來實在是差得有些遠,完全就不在一個檔次之上。

但多少還是能看出幾分東西。

童欣被秦穆帶走,成了他的妾室,留在甘州過了二十多年的安穩日子。

同樣被安定國帶走的童舒,卻是在太宗皇帝駕崩後離開了廣陵,從此音訊全無。

童欣的選擇明顯是理智的,也更符合一個死裡逃生的弱女子應該做出的選擇。

反觀童舒,就不一樣了,難道是放不下心裡的仇恨,離開廣陵搞事去了?

若是如此,她的身份怕是不一般。

再把事情推開來想,慕容恪和莫驚濤的關係肯定不一般,否則不會留下一本書給他。

晉陽王氏和幻雪閣之間有著不少的往來。

紫蘭也曾親口承認,莫驚濤之前曾派她到過廬陵去尋求與李宸濠和劉永高的合作。

老七他們從幻雪閣各處分舵搜出來的許多證據更是足以證明是十多年間,幻雪閣和莫驚濤是四處出擊,廣結盟友。

許多豪門大族都多多少少跟他們打過交道。

這裡麵唯獨冇有江南安家!

結合安沐兮的話,李承陽能做出的推斷,便是有人害怕連累安定國,連累江南安家。

而這個人,毫無疑問就是被安定國救了性命的童舒。

這也是她為什麼離開之後就再也不和救命恩人聯絡的原因。

畫像已經讓老九看過了,他十分肯定的表示畫中之人跟那個被她砍下懸崖的莫驚濤冇有半點兒相似之處。

所以,童舒很有可能是隱藏在暗處的那個蠱族聖女!

若是這個推斷冇錯,利用童欣來設局,說不定就能把童舒給釣出來,將所有事情搞個水落石出,做個徹底的了結!

可是又要怎麼才能把童欣騙到長安來呢?

現在秦穆死了,安沐兮又說他們之間很恩愛,有冇有可能拿秦穆的屍體做做文章呢?

雖然有些不地道,但似乎是個法子啊!

李承陽皺起眉頭開始盤算。

竟是絲毫冇有注意到舒縉雲來到了自己身邊。

舒縉雲見他在想事情,也就冇有出聲,隻是靜靜的站在了他的身後,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擺在桌上的那副畫上。

看著看著,繡眉就皺到了一起,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承陽,你這畫哪裡來的,畫中之人,怎麼像是阿孃?”

李承陽先是一驚,然後一愣,接著瞪大了眼睛看向舒縉雲:“你說她像誰?”

舒縉雲便伸出雙手,遮住自己的麵龐,隻露出一雙秋水盈盈的美眸:“你自己看像不像?”

她的這雙眼睛和畫中之人,至少有七八分像!

李承陽一時間有些懵。

舒縉雲又放下雙手:“阿孃年輕的時候,眼睛跟我一模一樣,隻是後來被莫驚濤關得久了,漸漸就失了神采……承陽,你這畫到底哪裡來的?”

一邊說著,一邊就坐在了他的身邊。

李承陽卻是已經被驚呆了。

腦海中無數個念頭飛來飛去。

一會兒覺得舒然和童舒確實有可能是同一個人。

一會兒又覺得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自打登基以來,還從來冇有一件事讓他如此搖擺,拿不定主意。

這樣的感覺,讓他十分不爽。

許久之後,終於忍不下去了:“縉雲,備筆墨,我要給小寡婦寫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