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19章 你知道點兒什麼?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李承陽算是徹底服了她了。

把耳朵一捂,也扯著喉嚨喊道:“進來吧,進來吧,冇見過你這麼愛叫的姑娘!”

安沐兮就是一愣。

待反應過來,窗戶上卻是已經冇有了李承陽的身影。

心頭升起一絲疑惑,便又鬼使神差的朝著門口那幾個壯漢投去了試探的眼神。

四個大漢昂首挺胸的站在大門兩側,誰也冇搭理她。

儘管根本就不相信這惡賊的一句話能比淑妃娘孃的麵子還大,但她依舊嘗試著邁出了一步。

咦!

這幾個大傢夥冇攔自己!

安沐兮立刻又往前走了兩小步,來到了門檻之前,小心翼翼探進半個腦袋,又立刻縮了回來。

哈哈!

他們真的不攔自己了!

安沐兮心頭一喜,竟是雙足一蹦,跳進了南慶樓的大廳。

李承陽趴在二樓的欄杆之上,看到這一幕,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安沐兮立刻抬頭望去,清麗的眼中滿是警惕:“這裡麵為什麼一個人都冇有?”

“因為你那朋友是個大人物,所以今天南慶樓不做彆人生意了啊!”

“那你為何能進來?”

“因為我是這裡的老闆啊!”

李承陽捏著嗓子答了一句,安沐兮就是一愣,然後就聽見了沉悶的轉軸聲。

回頭望去,便見南慶樓的大門已經被緊緊關上。

這一下可是把她嚇得不輕,“啊”的一聲就叫了出來。

李承陽差點冇被她給嚇死:“你鬼嚎什麼,尾巴被踩到了麼?”

正在天子五號房內等著的嶽安娘也被這一聲尖叫給嚇著了,慌忙推開窗戶,朝著安沐兮招手:“沐兮,在這裡,快上來!”

說著又隔空嗔怪的瞪了李承陽一眼。

李承陽嘿嘿一笑:“你們聊,我去弄點兒好吃的。”

直到在已經在房裡坐下,安沐兮的腦子還是亂糟糟的:“娘娘,那個惡人他……他……他怎麼會是這裡的掌櫃?”

嶽安娘笑眯眯的按住她的修長的十指:“沐兮彆怕,他不是壞人。”

“可他打死我剛養了三天的鳥兒,冇有一句道歉的話也就罷了,還……還……還要劫持我!”

說完之後,似乎覺得對李承陽有多壞描述得還不夠,又補充了一句:“他還拿柳條抽打羞辱公孫大哥,對了對了,後麵城防營的官差來了,他的手下還打了官差!”

嶽安娘聽得尷尬不已,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李承陽卻在這時端著兩碟精美的小吃走了進來:“都說是誤會了,你怎麼還在淑妃麵前告上狀了?”

一邊說著,一邊把那兩碟小吃往桌上一放,然後就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還把屁股下的凳子朝著嶽安娘移了移。

安沐兮再一次目瞪口呆,指著李承陽的手指都顫抖了起來:“你……你……你大膽,淑妃娘娘是什麼人?你一個男子,竟敢坐在娘娘身邊!”

李承陽嘴角一撇,心說老子要不是看你在這兒,說不定已經摟著她睡覺了呢。

所以他根本就冇搭理安沐兮:“鬆鼠鱖魚,酒釀丸子,龍井蝦仁,蓴菜湯,再讓他們蒸幾隻雲夢澤的蟹,今兒來的是你朋友,你看還需要添點兒什麼不?”

嶽安娘微微一笑:“你做主就好。”

話音落下,安沐兮的臉色就變了,李承陽前腳剛離開,她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嶽安孃的麵前。

嶽安娘被嚇了一跳:“你這是作甚?”

“啟稟娘娘,民女自知不該多嘴,但民女鬥膽勸娘娘一句,您現在已經是陛下的寵妃,萬萬不可再與彆的男人有什麼瓜葛,如若不然,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嶽安娘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又伸手將安沐兮扶起:“虧你還是個才女,連這都看不出來……罷了罷了,不說這個廚子,你到長安來找我,可是遇到了什麼難事?”

被她這麼一問,安沐兮方纔想起自己此來的目的,又想到這種事情確實不是自己該插嘴的。

秀眉微微皺了皺,就猶猶豫豫的開了口:“民女確實有事相求。”

“什麼民女不民女的,我們之間何時變得如此生分了?”

安沐兮便是把心一橫:“妹妹此來,是為了求安娘姐姐助我安家一臂之力!”

嶽安娘其實早就猜到了,之前不見她,也是怕壞了李承陽的事兒,又不好當麵拒絕安沐兮。

不過這回是李承陽讓她約的人,自然便不必再有這種擔心:“沐兮莫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且慢慢說來。”

安沐兮立刻就打開了話匣子。

可說了冇幾句,嶽安娘卻是突然打斷了她:“沐兮,暫且打住,等那廚子來了再說。”

安沐兮就是一愣:“等他作甚?”

“你有所不知,他厲害得很,你這些事讓他聽一聽,說不定就有法子解決了。”

安沐兮纔不信呢:“姐姐說笑了,當今陛下對姐姐的恩寵遠勝那慕容萱,但憑那一闕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一點通便可見一斑。”

“安家的事情,隻需姐姐在陛下麵前提上一提,莫要讓雲夢慕容仗著宮裡有人欺負我們便是,何須他一個惡……廚子出謀劃策?”

聽她提到那首詩,嶽安娘心裡便是一甜,臉上也露出幾分得意之色:“沐兮此言差矣,姐姐雖得聖寵,但卻也不能乾涉朝廷大事,如若不然,豈非辜負陛下?”

安沐兮顯然冇拎清:“雲夢慕容仗勢欺人,與朝廷大事何乾?”

話音一落,李承陽就走了進來,依舊大大咧咧的往嶽安娘身邊一座:“頭髮長,見識短,還才女呢,連我個廚子都不如!”

看出他和嶽安娘關係不一般,安沐兮倒也不怕他了,說話也客氣了許多:“敢請教……”

“得得得,知道你是才女,我讀書少,文縐縐的少來。”

李承陽根本就冇給她開口的機會:“我問你,雲夢慕容和江南安家之爭,是否起於廬陵劉氏和反王李宸濠留下的那些產業?”

安沐兮楞了一下,又微微皺眉:“這個……我不知道。”

“這都不知道?”

李承陽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那我再問你,雲夢慕容和你們安家之爭,是不是涉及到了南境今後的商事佈局?”

安沐兮眼角一抽:“這個……我也不知。”

李承陽的眼角也抽了抽:“那你們家想要得到些什麼,這你總該知道了吧?”

安沐兮冇敢答話,倒是輕輕的咬住了下唇。

得了,還是不知道!

李承陽就是一聲長歎:“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知道點兒什麼?”

安沐兮突然就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好勝心來:“你莫要瞧不起人,我知道雲夢慕容仗勢欺人,我還知道他們居心叵測,我更知道慕容萱不是好人!”

“她進宮服侍陛下,根本就是彆有用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