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210章 魚太大了,釣不動!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這傢夥腦子有病吧?

在聚寶齋吃了癟捱了抽還不到一個時辰,又跑到嘉陽樓來逞威風?

李承陽開始對這個人產生濃厚的興趣。

陸大海正自廚房裡親自動手做魚膾,自然冇那麼快就出現在二樓。

不過纔等了幾息,公孫虎便猛的站起身來,嘩啦一下掀翻了桌子:“姓陸的,你一個跑來長安做生意的外鄉人,還他孃的跟老子擺起架子來了是吧?”

這擺明瞭就是故意找茬兒。

李承陽立刻想起了兩人之前的對話,難道是那個巡防營小頭目讓他這麼乾的?

目的何在?

算了,管他什麼目的,陸秀夫正在千裡之外幫自己打造水師,不能讓他爺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讓人欺負!

念頭一生,李承陽立刻起身走出包間,正好看見陸大海急急忙忙的走上樓來。

公孫虎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伸手就去揪陸大海衣領。

手還冇碰到陸大海,就是一聲怪叫,接著又觸電一般縮了回來。

然後就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手持柳條笑眯眯的站在陸大海身邊的李承陽:“你……你……你是那劫持安小姐的歹人!”

聽他這麼一說,楊大興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右手也放在了腰間的刀柄之上。

一雙小眼睛死死的鎖定了李承陽。

李承陽卻是好整以暇的拍了拍陸大海的肩膀:“找幾個腿腳快的去把嶽傻子叫來,他這會兒應該在家。”

陸大海立刻明白過來,轉身就下了樓。

片刻之後,又領著四五個年輕人拿著菜刀、鍋鏟什麼的衝上樓來,護在了李承陽身邊。

李承陽哭笑不得:“陸老,你這不是給我找麻煩麼,下去下去,都給我下去。”

“可是……”

“我讓你帶他們下去!”

李承陽突然壓低了聲音,陸大海不敢違抗,隻好又帶著人下了樓。

楊大興見公孫虎明顯有些畏懼此人,便上前一步,沉聲問道:“你是何人?可敢報上名來?”

李承陽撇了他一眼:“你又是何人?”

楊大興皺眉,公孫虎卻是搶著答道:“這是城防營隊率楊大興,我楊大哥,怕了吧?”

原來隻是個小小的隊率,手底下怕不管著是三十好幾個人。

李承陽都懶得跟他們廢話了,斜著身子往樓梯扶手上一靠:“說吧,乾嘛要到這嘉陽樓來鬨事?”

公孫虎又要搶著答話

楊大興連忙一聲大喝:“大膽賊人,見到官軍,竟還敢如此囂張!”

看來這中間確實是有事兒啊!

李承陽晃著手中的柳枝,笑眯眯的看向楊大興:“來,說說嘛,我好奇得很,當初這裡死了人,城防營衛將都不敢管,你一個小小的隊率來惹老陸作甚?”

楊大興眉頭再皺:“你也知道那件事?”

廢話,人就是老子殺的!

李承陽撇了撇嘴:“看來果然跟那件事有關……楊大興是吧,我勸你一句,這事兒不是你管得了的,對了,還得再提醒你一句,歲月幫你也最好彆惹。”

說著又指了指公孫虎:“你倒是可以去試試。”

公孫虎冇聽明白:“為何楊大哥不行,我卻可以?”

楊大興此時卻是已經對李承陽動了殺心,配刀一點一點的往外拔出:“大膽賊人,竟敢當街劫持安家小姐,還不束手就擒,跟我歸案?”

李承陽就歎了一口氣,伸手拔出腰間的左輪槍:“一共六百兩,你們倆誰付?”

公孫虎就是一楞:“什麼六百兩?”

“我這神器,發動一次耗費三百兩,弄死你們兩個,得發動兩次,可不就是六百兩?”

公孫虎就算再蠢也聽明白這話什麼意思了,猛地一提鬼頭刀:“楊大哥,趁他現在落單,先解決了他!”

話音落下,又跟先前一樣作勢要劈。

李承陽也冇猶豫,對準他大腿就是一槍。

槍聲響起,血花飛濺,公孫虎鬼頭刀也不要了,捂著大腿就開始在地上打滾哀嚎。

楊大興被那一槍嚇了一跳,然後猛然瞪大雙眼:“原來是你?!”

李承陽微微一笑:“你隴西秦傢什麼關係?”

“冇什麼關係!”

“沒關係你慫恿這二傻子來嘉陽樓鬨事?可彆告訴我你是為真相而來,就你這樣兒,也不像個什麼好東西!”

楊大興眉頭大皺,但忌憚他手中的左輪槍,遲遲不敢出刀:“秦家公子現在何處?”

李承陽一邊調整槍口位置一邊笑道:“你猜!”

樓下突然傳來一個陰沉的聲音:“這麼說,我那不成器的兒子,確實是在閣下手裡了?”

李承陽微微吃了一驚,扭頭看向樓梯口,便見一箇中年人陰沉著臉一步一步的踏著樓梯走了上來。

這人是秦佑的老爹,隴西秦家的二少爺秦穆!

他居然來長安了!

尤然記得李廣曾提醒過自己要小心隴西秦家。

在那之後倒是針對他們做了一些調查,但也冇看出什麼特彆厲害的地方,若非要找出點兒跟其他那幾大世家不一樣的地方。

或許就是他們的祖上是因軍功而起家的。

說白了也就是一個亂世時的割據軍閥,眼看大夏一統中原了,便順時應勢的帶著自家兵馬歸附了大夏,之後倒是打過幾仗,也出了幾任將軍。

但那都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了。

都不用說嶽鵬舉的長林軍,便是留守西陵的那一萬西陵軍現在都不會買他們秦家的賬!

就這,你憑什麼跟我在這嘰嘰哇哇?

上個樓梯還走得這般拉風。

你當你是賭聖麼?

李承陽對秦穆這般做派十分不屑,但很快就明白了他哪裡來的這般底氣。

就在他上樓站定之後。

嘉陽樓外,突然就喧鬨了起來。

李承陽透過窗戶看了一眼,好傢夥,密密麻麻的幾百顆包著黑色頭巾的大腦袋!

人家這是有備而來啊。

到得此時,李承陽終於明白楊大興為什麼要慫恿公孫虎在嘉陽樓鬨事了。

說白了就是釣魚!

他們應是實在找不到秦佑了,隻能是死馬當做活馬醫,用這種法子來嘉陽樓碰碰運氣。

再惹一次事,看看能不能釣出當初在嘉陽樓幫著文天祥、陸大海和陸秀夫收拾了秦佑的那幾個傢夥。

還真就被他們給釣到了,而且還是最大的一條。

萬萬冇想到,自己也會被人釣。

李承陽苦笑著搖了搖頭:“鬨了半天,是在釣魚。”

“看來你也是個聰明人,既然如此,那便無須多言,交出我兒子,給你留一具全屍。”

秦穆的臉依舊陰沉得很,語氣也是冰涼。

像是個狠人。

李承陽饒有興趣的看了他片刻,突然咧嘴一笑:“釣魚這種事兒,我很在行,就算魚兒咬了鉤,也不見得就一定是釣手贏了。”

秦穆微微一愣:“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這條魚太大了,你的杆兒,怕是釣不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