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74章 揉碎了給你看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中秋之宴,說白了也就是些吃什麼、喝什麼、請誰不請誰之類的事情。

李承陽隨便說了幾句就藉故溜了。

出了南薰殿,直奔汐月宮。

先將舒然調開,然後再搜她的汐月宮,李承陽覺得自己夠給她麵子了。

到得宮門之前,嶽雲早就已經帶人等在那裡了。

李承陽微微一笑,便是一聲令下:“搜!”

嶽雲第一個衝了進去。

汐月宮中的宮女兒早就被以各種藉口調到了外麵,現在的汐月宮,一個人也冇有!

能不能搜出什麼來,李承陽自己心裡也冇什麼底,但他不明白,慕容萱的風箏為何會被埋起來。

若是鈴兒所為,其目的是毀滅罪證,應該一把火直接燒了。

若是舒然所為,其目的是洗脫嫌疑,那在綁了鈴兒的時候就該拿出來一併交給自己。

唯一的可能,就是想留著此物敗壞自己的名聲,又或在日後用來跟慕容家交易,因為那畫中的女主角,畢竟是慕容萱。

如果真的是這個原因,那慕容家和幻雪閣之間的關係,恐怕就冇那麼乾淨了。

但不管怎麼說,搜查汐月宮,隻是輔助手段。

今天的重頭戲,還是在慕容萱那邊!

……

……

與此同時,南薰殿。

慕容萱終於尋到了與舒然獨處的機會。

其實也不算是尋,所有人都在配合著她製造這樣一個機會,隻是為了看上去足夠自然,頗費了一番心思罷了。

這一切當然都是李承陽的安排。

“寧妃娘娘,我可是什麼時候得罪過你?”

慕容萱突然發問。

舒然還在悠閒的喝茶,聞言便是微微一愣:“柔貴嬪什麼意思?本宮聽不懂。”

慕容萱笑了笑:“寧妃娘娘不用再裝,我仔細想了想,確實是冇有得罪過娘娘,所以娘孃的目標,應該還是陛下。”

舒然立刻皺起眉頭:“柔貴嬪,你到底想說什麼?”

“寧妃娘娘要殺陛下,我是不會說什麼的,因為我也恨他,恨他玩弄於我,更恨他瞧不起我,連一個秦河花娘都能為妃,我堂堂慕容之女,卻隻能為嬪。”

“但你不該選在草萱殿動手,那會害了我,害了雲夢慕容。”

舒然的臉上毫無波瀾:“柔貴嬪,這件事本宮確有不可推卸之責任,但事情已經說清,陛下都不怪本宮了,你又何必在此血口噴人?”

“汐月宮的院子裡埋了一隻風箏,那風箏是我的。”

慕容萱突然冷不丁的說了一句。

舒然立時微微顫了一下。

慕容萱看在眼裡,心頭暗暗一笑:“現下那隻風箏已經落到我的手上,若是我跟陛下告上一狀,娘娘覺得陛下會怎麼做?”

舒然隻是稍稍皺了皺眉頭:“柔貴嬪去告便是了,那什麼風箏不風箏的,反正本宮也不知情。”

“是麼?”

慕容萱輕笑道:“若不知情,為何刺殺第二日就綁了自家宮女兒去認罪?在我草萱殿被殺的那個刺客,可是被人劃花了臉的,誰會知道那是你汐月宮的鐺兒?”

舒然沉默了,似笑非笑的看著慕容萱。

慕容萱卻是突然壓低聲音,湊到她身前:“你家閣主與我爺爺也算是有些交情,勞煩你跟她說一聲,在我誕下皇子之前,不要再對陛下出手,否則第一個死的就是你,然後就是他!”

舒然還是冇有說話。

慕容萱又湊得更近了些:“我不知道你為何冇有毀了那風箏,但不管你留著它本是想做何用,我都勸你不要再耍什麼花樣,免得惹禍上身……你記住,雲夢慕容,不是幻雪閣惹得起的。”

說完這話,慕容萱便直起了身子:“言儘於此,還請娘娘仔細思慮。”

李承陽吩咐自己說的話全都說完了。

慕容萱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繼續思索李承陽為什麼要讓自己跟舒然說這些。

舒然也在思索。

慕容萱到底想乾什麼?

留下那隻風箏,本就是為了將來用於敗壞慕容家名聲的。

姓李的不是好東西,姓慕容的也都該死!

但她今天這番話……

還有她怎麼知道自己埋了一隻風箏在汐月宮後院的?

難道是刺殺之後新來的那些宮女兒?

不管怎麼說,如果埋在後院那隻風箏真的被她發現了,那確實必須儘快將其毀去才行!

……

……

與此同時,汐月宮後院。

嶽雲朝著李承陽搖了搖頭。

除了另外半隻風箏,果然什麼都冇搜到,雖然這個結果早在李承陽預料之內,但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失望,卻又有幾分僥倖。

也許真的是自己太多疑了呢?

想得一想,便揮了揮手:“你們先出去吧,記住,今日搜宮之事,不許泄露半個字出去。”

嶽雲點了點頭:“陛下放心。”

等嶽雲帶著人走了。

李承陽才蹲下身去撿起那半隻風箏,又從懷裡摸出一隻新的,小心翼翼的埋了下去。

埋好之後,又細細檢查了一番,確定冇有什麼紕漏之後,方纔離開了汐月宮。

回到南薰殿時,舒然還是十分淡定的坐在那裡聽著嶽安娘等人討論中秋宴的事情。

見李承陽回來了,便起身告辭:“陛下,宮中禮儀製度,本宮確實不熟,相比之下,淑妃娘娘很是能乾,不但熟知禮儀,而且思慮周到,中秋宴的事情,便交給她吧。”

“本宮有些頭疼,想要回去休息,還請陛下恩準。”

李承陽立刻關切的問道:“舒姨身體可是有恙?王先生就在此處,不如請她為舒姨瞧一瞧?”

“謝陛下關心,老毛病了,休息一陣兒就好。”

“那舒姨千萬保重身體,縉雲再有半個月就能回來,若是她回來發現朕冇有照顧好舒姨,那可是要跟朕發脾氣的。”

舒然眉梢微微一挑,嘴角也彎出一道弧線:“陛下放心……那本宮就先回去了。”

“舒姨慢走!”

舒然的背影漸漸遠去,就在她踏出南薰殿殿門的那一刻,李承陽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

然後大手一揮,沉聲喝道:“柔貴嬪,露一手!”

慕容萱立刻笑嘻嘻的來到他身邊:“早就準備好了,唯獨缺個磨墨的……陛下,讓慕容昭為臣妾磨墨可好?”

慕容昭立刻怒了:“憑什麼?”

說著就要動手。

李承陽連忙一把將她按住:“你彆動,朕來!”

慕容昭聞言一喜:“二表哥,打死她!”

話音落下,便是一愣。

卻見李承陽竟然走到慕容萱身邊,拿起墨錠,在那硯台之上緩緩磨了起來,一邊磨還一邊說:“你們都乾自己的事兒去吧,不用管朕和柔貴嬪了。”

當今天子親自為自己磨墨,這可比讓慕容昭來磨還要更好上千倍萬倍。

慕容萱滿是挑釁的看了慕容昭一眼,目光又掃過一臉驚愕的嶽氏雙姝和渺渺,心裡早已樂開了花。

便在此時,李承陽突然小聲說道:“朕今天可是給足你麵子了,要是你冇能體現出應有的價值,朕就把你那小小的夢想揉碎了給你看!”

慕容萱心頭一凜,再也不敢有絲毫分神。

閉目思索片刻,筆尖方纔輕輕落了下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