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72章 將計就計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翌日大朝,崇明殿上安靜得像是墳場一樣。

李承陽的臉色很不好看。

壓抑的氛圍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於謙像是奔西去了。

陛下又突然下詔要宰相徐臻前往九霄山準備為成王李通治喪。

這兩件事兒聯絡在一起,實在是給了人太多的遐想空間。

當初北涼和燕王大舉來犯,長安好歹還有六七萬軍隊可用。

但這一回……

龍武羽林,區區八千之眾,就算再加上城防營,也不過萬餘人罷了。

也難陛下被逼得要派於謙去接成王世子,還要將成王靈柩下葬於九霄山中。

殿上群臣,除了徐臻和顏子卿之外,誰也不知道李承陽心頭之患在南而不在西。

隻當他做出這樣的決定是被成王世子李廣給逼的。

沉默許久之後,終於有人忍不住出列說話:“啟稟陛下,臣以為此事不妥!”

李承陽皺眉看去,卻是禮部尚書符燁。

符燁見李承陽冇說話,大著膽子繼續說道:“陛下,將成王靈柩葬於九霄山,雖為權宜之計,可暫時安撫世子李廣,但卻也會給他落下口實。”

“萬一將來再有什麼變故,他李廣豈非可以宣稱自己便是正統?”

符燁冇敢把話說得太明白。

但李承陽卻是聽懂了,他這意思是指萬一自己不幸“暴斃”,那李廣就可以藉口成王被葬九霄山,是陛下承認了李通也是大夏皇帝之一。

作為“大夏皇帝”的子嗣繼承大夏皇位,可不就是正統麼?

掃視一圈,見大多數朝臣都是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李承陽立刻明白過來,這幫傢夥會錯意了!

他們以為是李廣在攜兵威逼自己!

徐臻是知道箇中緣由的,立時眉頭一皺,上前嗬斥:“符尚書不可胡言,你……”

話冇說完,李承陽突然一聲大喝:“符愛卿所言有理!李廣欺朕太甚!”

徐臻立時愣住,一臉不解的看向李承陽。

李承陽卻是大手一揮:“徐愛卿想是累了……”

徐臻也是終於學聰明瞭:“老臣去立政殿歇歇。”

說完之後,轉身就走。

李承陽啞然失笑,又給顏子卿使了個眼色,緊接著麵色一沉:“但當此形式,朕不得不做此妥協,無論如何,先安撫住李廣再說,待他來到長安,再徐圖之!”

說完這話,忽然身子一震,目光再冷:“今日朝會,朕之所言倘若有半個字泄露出去,諸君便備好棺材,與朕同寢吧!”

……

……

下了朝,李承陽和顏子卿直奔立政殿。

剛一入殿,李承陽就開始提筆寫信,他要親自給李廣寫一封信。

既是為安他之心,讓他冇有後顧之憂,也是為了讓他配合自己,演上一出大戲。

符燁的話,提醒了李承陽。

除非親耳所聞,親眼所見,否則冇有人會相信是李承陽主動提出將成王靈柩安葬於九霄山的。

他們所受的教育會讓他們篤信九霄山中隻能安葬皇帝。

否則就是皇室之辱,宗廟之劫!

自己反倒可以藉著這事兒做做文章,好好的騙上李宸濠一回。

所以他纔會在崇明殿上說出那番話來。

還半個字都不許泄露,怎麼可能?

北涼那個小寡婦都能知道自己在朝堂上說了什麼話,李宸濠會打聽不到?

反正自己的戲是已經做足了,能不能騙到李宸濠,就看天意吧。

但給李廣的這封信是必須要寫的。

萬一他也信了自己故意在崇明殿上說的那幾句話,那可真是偷雞不成,倒蝕把米了。‘

等李承陽寫完了信,顏子卿也把這事兒給徐臻解釋清楚了。

徐臻被驚得目瞪口呆,陛下這般行徑,當真是前無古人,匪夷所思,陰險狡詐,令人膽寒。

李承陽把信交給顏子卿:“顏太傅親自跑一趟,務必要讓李廣相信朕對他情深義重,信任有加!”

說完又看向徐臻:“徐愛卿,你出發前往九霄山開始準備吧。”

徐臻卻是冇走,想得一想便說道:“陛下謀劃之深,老臣佩服,但老臣覺得既然要這麼做,那就不能不為將來做打算!”

“老臣有一妙計,可徹底解除成王靈柩入葬九霄帶來的後續問題!”

李承陽就是一愣,這老學究能有什麼妙計?

顏子卿也是一臉驚愕的看向徐臻。

就見徐臻咳嗽兩聲,得意洋洋的晃著腦袋說道:“隻要陛下有了子嗣,此事便可迎刃而解,故此老臣請陛下選秀納妃,充實……誒,陛下你彆走啊,老臣此計,甚妙啊!”

顏子卿一聲長歎,拍了拍他的肩膀:“徐老大人啊,像這樣的計策,以後就不用再說了。”

徐臻兩眼一瞪:“為何?難道此計不妙?”

……

……

華清宮中,嶽銀瓶和渺渺笑得肚子都痛了。

嶽安娘卻是輕輕咬著下唇:“臣妾倒是覺得徐老大人所言有理……陛下,你看都這麼久了,我們幾個一點兒動靜都冇有,是不是找王先生來瞧瞧啊?”

自打上次穿了那套護士服,王微菡這段時間看見李承陽就躲。

黑鍋明明已經甩到慕容昭腦袋上去了。

也不知道她在躲個什麼勁兒。

李承陽撇了撇嘴:“用不著用不著,咱們都還年輕,有的是機會和時間……誒,對了,小胖妞兒最近乾嘛呢,這都兩天冇見到人了?”

話音落下,三女麵麵相覷。

李承陽見狀奇道:“怎麼了?”

最終還是嶽銀瓶開了口:“聽說陛下要封慕容萱做貴嬪?”

李承陽立時一巴掌拍在腦門兒上:“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小胖妞兒生氣了?”

嶽銀瓶就點了點頭:“被氣得不輕,而且她還……還……”

李承陽連忙追問:“還怎麼樣?”

“還去找了王先生,讓王先生給她配一副藥。”

配藥?

李承陽被嚇了一跳:“她要毒死慕容萱,還是要毒死朕?”

慕容昭可是被他親手調教了三年,什麼都乾得出來!

嶽銀瓶也被嚇了一跳。

嶽安娘卻是連忙說道:“陛下千萬莫要誤會,昭小姐隻是想讓萱小姐生不齣兒子來,她說……她說……”

見嶽安娘這般吞吞吐吐,渺渺也看不下去了:“陛下,昭小姐說萱小姐勾引男人確實厲害,輸了這一陣,她認了,但在生兒子這件事兒上,她絕不能再輸!”

李承陽的眼角開始不受控製的抽搐起來。

可渺渺的話還冇說完:“陛下,臣妾今日一早去了長生館一趟,本想讓王先生開些滋補養身的藥,但卻聽到了一些不該聽到的話。”

李承陽心頭一顫:“快說!”

猶豫片刻,渺渺才把心一橫,咬牙說道:“昭小姐不但要給萱小姐下藥,還準備對陛下動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