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66章 幫你造個小東西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嶽安娘很鬱悶。

到底誰纔是女人啊?

陛下能比自己這個貨真價實的女人還懂女人的心思?

但她向來不會與李承陽爭辯什麼。

更何況李承陽已經睡著了。

而且睡得很香,有熬了一夜的緣故,也有放下心來的緣故。

所謂神仙,要的就是神神秘秘,令人捉摸不透。

捉摸不透就會去猜,越猜就越容易猶豫。

越猶豫就越不會輕易做決定。

尤其是女人!

蕭燕燕就是個女人,而自己那封信就是要讓她琢磨不透。

至於吳王李宸濠、廬陵劉永高和自己那位“大名鼎鼎”的堂兄李廣。

反正都已經決定賭一把了,多想無益,靜待結果便是。

嶽安娘和嶽銀瓶手拉著手並肩坐在床邊,看著他緊閉的雙眼,勻稱而悠長的呼吸。

也在竊竊私語。

“姐姐,你說他這是要乾嘛呀?”

“不管陛下要乾嘛,咱們不要拖他後腿就好……還有你,彆整天你呀他呀的,陛下就是陛下,陛下不但是我們的夫君,還是大夏的天子。”

“哼,我纔不怕他呢……姐姐,他最近好像累得很,我想幫幫他。”

嶽安娘輕輕一笑:“怎麼幫?”

嶽銀瓶也笑道:“姐姐還記得上次釣魚時抽得的那些恩科考卷麼?”

嶽安娘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記得啊,怎麼了?”

嶽銀瓶就從懷裡摸出一封信來:“我抽到的那個叫做宋才,他托人給我寫了封信,你看,就是這個。”

嶽安娘吃了一驚,一邊接過信來,一邊問道:“他為何會給你寫信?”

“陛下不是說他今後就是我在朝堂上的幫手了麼,我想著既然是幫手,就該籠絡一下,所以之前派人給他送了些禮物,反正都是宮裡不要了的玩意兒,也不值錢。”

嶽銀瓶認認真真的說著。

嶽安娘卻是變了臉色。

小妹這是在勾結外臣啊,身為嬪妃,勾結外臣,被陛下知道了那還得了?

至於陛下當初在湖邊說的那番話,不過就是玩笑而已,豈能當真?

驚懼之餘,又連忙打開信來看。

就聽嶽銀又繼續說道:“這信我看過了,宋纔想要我幫著跟陛下說說,爹在北境把那些地主鄉紳整得太厲害了,再這麼下去,恐怕要生出變故。”

“我本來想今天就跟他說,但看他這麼累,我又不想說了。”

“姐姐,反正這事兒都是爹在做,你說我直接給爹去封信,讓爹收斂一點兒好不好?”

嶽安娘被嚇了一跳:“你哪兒來這麼大的膽子?”

嶽銀瓶卻是嘻嘻一笑,指了指李承陽:“他給的啊!”

話音落下,便是啪的一聲。

嶽安娘竟給了嶽銀瓶一記耳光。

嶽銀瓶直接被打懵了。

李承陽也因此而被吵醒,看著嶽安娘那一臉的怒容和嶽銀瓶委屈萬分的模樣,又是心疼又是吃驚:“這是怎麼了?”

嶽安娘二話不說就跪在了他的麵前,將那封信高舉過頭:“陛下,小妹犯錯,是臣妾這個做姐姐的管教不嚴,還請陛下責罰臣妾,莫要怪罪小妹。”

李承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接過來信來看了看,隨手就扔到了地上:“朕當什麼大不了的,冇事兒……小花瓶,過來讓朕摟著睡一會兒。”

嶽銀瓶正要過去,嶽安娘又是一聲怒喝:“跪下!”

論動手,三個嶽安娘都打不過嶽銀瓶,但嶽銀瓶就是怕她!

被她一吼,立馬就跪了下去。

李承陽吃了一驚,嶽安娘又說道:“陛下寵她,那是因為愛她,但再這樣下去,終會害了她,陛下可知小妹做了什麼,又打算做什麼?”

“她做了什麼?”

“她把宮裡的東西送給了外臣!”

“朕知道啊,反正都是宮裡不要了的玩意兒,又不值錢。”

竟是跟嶽銀瓶一模一樣的說法,嶽安娘差點兒冇被他們給氣死:“她還打算自己給爹寫信,還說出讓爹收斂一點兒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來!”

李承陽先是一愣,隨後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小花瓶這是心疼朕了吧?”

嶽銀瓶瞪著一雙大眼睛使勁點頭。

嶽安娘也瞪大了眼睛,彷彿是不相信李承陽竟然會對自家小妹縱容到了這種地步一般。

更冇想到的是,李承陽突然起身將她們兩個拉到身邊:“朕現在困得慌,你們先陪朕睡一會兒,然後朕再教你們怎麼勾結外臣,然後敲他們竹杠……”

說完這話,就摟著雙姝往床上一躺。

鼾聲很快響起,但那兩條胳膊,卻是緊緊的將兩具嬌軀摟在懷裡,就好像生怕她們兩個跑了似的……

與此同時,汐月宮內,舒然定定的站在後院樹下。

看著那個剛剛被掩埋不久的密道出口,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同樣,草萱殿裡的慕容萱,也在思考一個問題。

刺殺之事已經過去兩天,陛下也冇給個準話,他到底相不相信自己啊?

……

……

一覺睡醒,已是午後。

懷裡兩個一般模樣的美人兒,就跟兩隻可愛的小貓似的蜷在他身邊安安靜靜的看著他。

眼神之中的幸福和滿足都快要溢位來了。

李承陽哈哈大笑,左一口又一口的親個不停。

足足各親了十幾下,方纔心滿意足的放過二人:“好了,咱們現在來說說小花瓶勾結外臣的事兒。”

嶽安娘身子便是一緊:“陛下,小妹也是一時糊塗。”

李承陽在她身上輕輕抓了一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卷子是朕讓抽的,抽到了誰,就讓誰做你們的幫手也是朕自己說的,怎能怪她呢?”

嶽銀瓶臉上立刻充滿了笑意。

嶽安娘卻是皺起眉頭:“陛下就寵她吧,她遲早闖大禍!”

“她都是刺過駕的人了,還能有比這更大的禍?”

李承陽一邊說,一邊又把嶽安娘摟得更緊了些:“小花瓶,給這個姓宋的回封信,就說你喜歡錢,特彆特彆喜歡,隻要有錢,什麼都好辦,現在就去。”

嶽銀瓶心裡高興,一個骨碌翻身爬起,穿上衣服就走,走到一半,忽然又轉過身來:“我聽說他好像挺窮的,怕是冇錢。”

“他冇有,蕭家有啊!”

李承陽一陣壞笑:“快去快去,等訛到了錢,朕請你吃火鍋兒!”

聽到有吃的,嶽銀瓶飛一般便跑了出去。

等她一走,才又回頭在已經目瞪口呆的嶽安娘額上輕輕一吻:“安娘,你抽到的那個,叫什麼來著?”

嶽安娘許久才反應過來:“臣妾忘了!”

“嘿,這怎麼還能忘了呢?”

李承陽又颳了刮她的鼻頭:“回頭好好想想,想起來了就派人去籠絡一下。”

嶽安娘隱隱明白他的意思了,但還是搖了搖頭:“臣妾不乾,陛下都已經把小妹寵成那樣兒了,臣妾要是再冇點兒分寸,總有一天會讓陛下心煩。”

李承陽就是一聲長歎:“你啊,懂事得讓朕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算了,幫你造個小東西玩兒吧。”

嶽安娘聞言一喜:“什麼小東西?”

李承陽又壞壞的一笑,湊到她耳旁:“你最想要的……會哭會笑,會跑會跳,還會惹你生氣的小東西!”

“哎呀……陛下,你……你怎麼這般不知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