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64章 成王世子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連嶽雲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就讓嶽雲去死!

看來這事兒還不小!

嶽雲眨巴著眼睛,滿臉無辜的看向李承陽:“我是死還是不死啊?”

儘管有些不合時宜,但李承陽還是不厚道的笑了:“那你就慷慨一回吧!”

嶽雲立時將王世則扶起:“你說,什麼事兒?”

“壯士高義!”

王世則一聲高呼,然後就開始脫衣服。

李承陽和嶽雲齊齊一愣,孫哲則是扶著已經被嚇到腿軟的小吏出了內堂。

片刻之後,王世則將外衫往地上狠狠一摔。

又開始脫內衣。

待得王世則內衣褪去,李承陽的臉色,立時就變了。

卻見一段白麻布,緊緊的裹在他的腰腹之間。

其上血跡斑斑,殷紅一片。

便在王世則解開那白麻布的過程中,一個個名字展示在李承陽的眼前。

王五、林正、石小二、石小三、張大朗……

每一個名字之上,都摁下了一個掌印,那已經有些發黑的暗紅之中,彷彿透著沖天的怨氣!

竟是一封血書!

王世則再一次跪在了嶽雲麵前,儘管痛的呲牙咧嘴,但依舊悲憤而言:“此上一共三百二十七人,皆為南境鎮邊之兵……五年之前,儘數死於南境雙峰山!”

“煩請壯士將此書送入宮中,托令妹呈交陛下。”

“吳王李宸濠,廬陵劉永高。”

“屠殺邊兵,罪大惡極!”

又是吳王,又是劉氏,又是五年之前!

五年前,端木一家含冤被斬,廬陵行商一蹶不振!

同樣也是在五年前,南境雙峰山再添三百二十七條冤魂!

李承陽麵色凝重,眼露殺機,緩緩上前將王世則扶起:“朕知道了!”

王世則聞言便是一驚,錯愕的看向李承陽。

李承陽卻是已經從他手中拿過那份血書,緩緩的走了出內堂:“孫子,好好照顧王世則,待他傷好,送來見我。”

……

……

回到宮中,李承陽的耳邊還在迴盪著王世則的那些話。

王世則出身貧寒,靠著上山砍柴換取微薄之資以供讀書之用。

卻在無意間發現有人偷采銅礦。

他便將此事告發至雙峰山鎮南兵校尉盧飛白處,盧飛白暗中查探得知,竟是廬陵劉氏所為。

然後便上報了吳王李宸濠。

李宸濠命他率所轄之兵往雙峰山拿人封礦,卻不料剛到山上,就被吳王所部和廬陵劉氏私兵團團圍住。

盧飛白自知必死,命麾下將卒寫下這份血書,交於王世則之手。

然後便率眾衝下山去,最終無一倖免……

唯有王世則帶著這封血書在山中藏了整整三天,最後又跳下懸崖,方纔躲過吳王和廬陵劉氏的搜捕。

也是他命大,竟活了下來,卻也因此摔斷了一條腿,從此成了一個瘸子。

吳王乃是皇親,廬陵劉氏亦是百年大族,其在朝中,必有勢力。

誰知道哪位大臣是他們的親信?

王世則誰也不敢找,隻想將此事直呈天子!

但前次科舉,他因身有殘疾,根本連鄉試的考場都冇機會進。

等了五年,才終於等到了這次恩科,不用參加鄉試,便能直接趕赴長安參考。

本想藉著此之機揭發此案,卻不料半路之上腿疾複發,耽擱了行程,到得長安之時,恩科早已落幕。

無奈之下,他隻能在先留在長安城中,靜待時機,以求得見聖顏,揭發吳王和廬陵劉氏的滔天罪行。

但他卻又是個殘廢,若非之前那小吏突發惻隱之心,他恐怕還在街頭乞討維生……

八大世家之中,唯有廬陵劉氏在上次科舉和此次恩科中冇什麼大動作,原本還以為是他們懂得收斂。

但現在看來,卻是因為他們已經不在乎長安這個朝廷的官職了!

再結合舒然先前所說,燕王李宏坤已經南下廬陵……

種種跡象擺在眼前,他已經猜到吳王和廬陵劉氏想要乾什麼了。

李承陽很憤怒。

但他又很清醒。

眼下北境正在丁稅改地稅,李宏坤那兩萬安陽軍雖然不知去向,但必然藏在漠北。

所以,嶽鵬舉和他的長林軍不能動!

不動他們,自己手裡就隻剩下龍武羽林兩軍和火器營共計一萬一千人,先前辛棄疾還帶走了一千火器營。

可吳王的麾下,光明麵兒上便有兩萬精兵。

剩下的這一萬人不可能傾巢而出去對付吳王,否則長安就會成為一座空城!

吳王膝下,共有四子,聽說個個能乾,文武雙全。

即便是把吳王李宸濠賺來長安殺了,也冇什麼大用,不過是逼反他那四個兒子罷了。

除非讓他全家一起進京……

怎麼可能?

他又不是傻子,這樣做的後果,隻能是逼他們提前造反。

端木家和雙峰山兩件案子都發生在五年前,足以證明他們五年前就已經在開始準備了,五年過去,天知道他們已經準備到了什麼程度?

此事,不能硬來!

但李宸濠和劉永高,以及他們的那些爪牙,必須死!

李承陽眯起雙眼,陷入沉思。

這一夜,他在立政殿中一直坐到了天亮。

於謙和顏子卿來到立政殿時,被坐在龍椅上的李承陽嚇了一跳。

從未見陛下在冇有大朝的時候起得這麼早過。

不對!

原本那雙銳利有神的雙眼,已是佈滿血絲,通紅一片。

陛下一夜未睡!

這是遇到什麼難事了,竟能讓陛下如此?

便在二人巨大的驚愕之中,李承陽緩緩抬起頭來:“衛無忌募到多少兵了?”

於謙連忙答道:“昨日剛剛接到衛將軍的傳書,秋收將至,長安附近州縣暫時已無兵可募,都說隴西之地民風彪悍,他打算再往西去看看。”

李承陽眉頭便是一皺:“陸秀夫的水師,何時能夠建成?”

“他那大船打造起來頗為費時,再快也要一年。”

李承陽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除了北境和龍武羽林,如今朝廷可調之兵,還有多少?”

“城防營有兩千人,各州各縣的地方軍加起來約莫有七八萬之眾,但戰力堪憂。”

“另外,吳王手中有兩萬精兵,昭王麾下水陸兩師加起來約有五萬之眾,成王那裡亦有西陵軍五萬左右。”

那就是無兵可用了?

李承陽便是狠狠一拳擂在了椅背之上。

於謙吃了一驚:“陛下這是要打誰?”

“算了,朕還是自己想辦法吧……你們來這麼早,有什麼事麼?”

顏子卿連忙躬身答道:“西陵傳來訊息,成王李通已然病逝,其世子李廣上表朝廷,想要將成王爺的靈柩送回長安,之後在長安為其守孝。”

“待守孝期滿,再回去繼承王位,鎮守西陵。”

“陛下若是恩準,便請陛下速速派人前往甘州接管五萬西陵軍。”

李承陽就是一愣:“他這是什麼意思?”

顏子卿連忙答道:“想來是向陛下表明忠心,成王爺就他一個兒子,他肯親來長安,其心可嘉啊!”

會不會是在試探什麼?

等朝廷這邊答應了,他再找藉口不來?

不對,他這麼做完全冇有必要,甚至是在給自己挖坑。

難道真的是表忠心?

成王世子李廣……

李廣!

彷彿一道亮光直射靈台,李承陽突然繃直了身子:“成王世子叫李廣?廣大的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