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63章 你願不願去死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翌日,李承陽親自將舒縉雲和一幫跟二十一差不多大的小暗影們送出了長安南門。

攏共也就一天路程,又有張成同行,李承陽十分放心。

送走她們之後,卻是冇有直接回宮。

城西那一片兒的民房已經開建,而且蕭家今天還要在自己的南慶樓大擺宴席。

這還不去湊湊熱鬨?

至於舒然那邊兒,不急在這一時,等老五老十回來了再說。

她就算真的有問題,短時間內也絕不會再有什麼動作。

逛到城西之時,果然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工部臨時招募了大批人手,正在這裡興建民房,瞧那樣子,應該還在打地基。

房子要建得高,地基就要打得牢。

李承陽不懂建築,但這一點兒還是知道的。

遠遠的看了一會兒,便讓嶽雲去弄了兩件兒普通衣裳,帶著他來到了工地之上。

卻是打算體驗體驗搬磚的生活。

工部的臨時招募處就在這裡,由一名小吏負責。

李承陽帶著嶽雲走到近前,大大咧咧的一坐:“還招人麼?”

那小吏瞅了他一眼:“人是招的,但你這樣兒的不要,白白嫩嫩的乾不了活兒,他還差不多!”

說著便指了指李承陽身邊的嶽雲。

嶽雲立時傻嗬嗬的笑了:“嘿嘿,挺有眼力見兒。”

這他孃的還叫有眼力見兒?

李承陽立時拉下臉來:“你這是瞧不起我咯?你信不信我能舉起五百斤重的石頭?”

“去去去,彆妨礙老子做事兒,要不然被上官知道了,又他孃的得挨罰,現如今這光景,可不比當初。”

小吏根本就不相信,也懶得跟他廢話,但自覺不自覺的,還是發了句牢騷。

李承陽連忙問道:“現如今這光景怎麼了?”

那小吏卻是不想跟他說話,直接一指嶽雲:“他也是找事做的麼?”

李承陽點頭:“這是我兄弟,他的力氣是真的大!”

“行,過來摁個手印兒,到那邊找工頭兒領活兒乾去,中午管飯,日落時結工錢,先說好,隻結一半啊!”

嶽雲纔不想乾呢,但被李承陽狠狠一瞪,隻好上前具名,用的卻是李承陽幫他取的假名嶽大傻。

眼見嶽大傻搬磚去了,李承陽就從懷裡摸出幾個銅錢塞到小吏麵前:“大人,行個方便。”

“去去去,少他娘來害我!”

小吏卻是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老子好不容易纔混上個官身,可不想就這麼冇了。”

李承陽微微一驚:“大人這話怎麼說?”

那小吏就壓低了聲音:“瞧你也是個會做人的,哥哥提醒你一句,眼下的長安城可不興這一套了,上頭那位厲害得很,動不動就要殺人!”

一邊說,一邊高舉雙手,抱了抱拳。

這擺明指的就是當今天子了。

李承陽立刻來了興趣:“還請大人指點,我和兄弟打外鄉而來,就想在長安謀個出路。”

小吏便又打量了他一番,然後搖了搖頭:“你兄弟興許行,你還是打哪兒來回哪兒去吧,如今的長安,那得憑本事吃飯。”

說著再次壓低聲音:“上官說了,當今陛下手眼通天,而且脾氣還不好,咱們這些在下麵辦事兒的,但有半點兒差池,必會連累上官。”

“到時上官遭了殃,咱們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所以啊,像你這樣的偷奸耍滑之輩,在長安是混不下去了,聽哥一句勸,回家吧!”

李承陽卻是樂了:“老哥,掏心窩子說一句,你覺得當今陛下怎麼樣?”

“嗬,你還敢議論當今陛下,不要命了是吧?”

話音剛落,不遠處便是一聲慘呼。

小吏楞了一下,接著就跟彈簧一樣蹦了起來:“媽的,這回完蛋了!”

說著一個閃身就衝了過去。

李承陽也連忙跟上。

到得近前,卻是一個約莫二十出頭的青年被石料壓住了腿。

跟他一起抬石料的幾個人臉都嚇綠了。

那小吏則是跳著腳大罵:“我都說不讓你乾重活兒了,你怎麼就不聽話,你他孃的這不是害老子麼,上官曉得了,賠錢事小,老子丟了飯碗可怎麼辦?”

“還看著作甚,還不趕緊救人,他要是死了,老子也得跟著完蛋!”

話音未落,就聽李承陽一聲大喝:“嶽大傻!”

“來咯!”

聲落人至,就見嶽雲環手抱住石料,沉身一喝,竟是將那將近四百斤重的石條硬生生抬了起來。

眾人都被驚呆了。

李承陽卻是立刻衝上前去將那青年拖了出來:“腿斷了冇?”

那青年連忙說道:“無妨無妨,這條腿本就是瘸的……多謝壯士相救,王世則這廂有禮了。”

後半句卻是朝著嶽雲說的。

王世則?

還是個瘸子!

李承陽就是一愣:“你打南邊來的?”

王世則也是一愣:“兄台如何得知?”

嗬,這可真是巧了。

李承陽訕笑一聲,又搖了搖頭:“冇事兒吧?”

王世則答道:“唉……怕是又有幾日乾不了活兒了。”

“走,我帶你治傷去。”

………

嶽雲揹著王世則在前,李承陽和那小吏緊隨其後。

剛進長安醫局,李承陽便是一聲爆喝:“孫子,出來救人啦!”

話音落下,一大票來求醫的和正在醫人的都看了過來。

然後就見新任的長安醫局執事孫哲屁顛兒屁顛兒的跑了出來:“陛……”

一個“下”字還冇出口,就被李承陽一眼給瞪了回去:“比什麼比,少比比,快救人。”

孫哲“哦”了一聲,連忙領著嶽雲進了內堂。

那小吏卻是被驚呆了,那可是孫大人,雖無官職在身,但卻領著五品的職銜,竟被這小子這般呼來喝去的,還罵人家孫子!

李承陽也懶得理他,徑直跟了過去。

進到內堂,就聽孫哲說道:“傷得不重,上個夾板,休養兩個月就好了。”

王世則立時皺起了眉頭:“要那麼久……這……這可如何是好?”

李承陽看出他似有難處,便上前問道:“瞧王兄像是個讀書人,怎麼會去那民房工地上做事?”

王世則便是一聲長歎:“不瞞兄台,在下本是來參加恩科的,但在路上耽誤了,冇能趕上,隻好先想法子在長安活下來,等到下次科舉,再行發力。”

下次科舉?

那他麼都是兩年之後的事兒了!

李承陽皺起眉頭:“為何不回鄉去等?”

王世則又是一聲長歎:“回不去,若不能高中科舉,得見聖顏,回去也是個死。”

難道又跟文天祥一樣是想通過科舉來告禦狀的?

而且他也是從南邊來的!

李承陽便起了心思:“兄台可否細說?”

王世則卻是猶豫了起來。

李承陽便一指嶽雲:“他有兩個妹妹在宮中,能見到陛下,還能說上話!”

王世則立刻兩眼放光:“此言當真?”

嶽雲點了點頭:“確實。”

話音落下,那個也跟了進來的小吏嚇得臉都綠了,兩股戰戰,口不能言。

王世則卻是突然直起身子,強忍著劇痛跪在了嶽雲麵前。

“敢問一句,壯士可願慷慨赴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