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4章 好像在哪兒見過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長安城郊,高大的宅院之內。

身形魁梧的燕王李宏坤手握一封密信,一口鋼牙咬得嘎吱作響。

他竟不在北境安陽坐鎮,而是來到了帝國的心臟!

將將傳來的訊息讓他懊惱不已。

林菀蓉這個女人,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這麼好的機會都把握不住。

還好冇讓她知道自己已經到了長安城外……

如若不然,坐收了漁翁之利的李承陽此刻恐怕已經率軍撲了過來!

想到李承陽,燕王鷹隼一般的銳利雙眼就眯成了一條縫。

之前倒是小看了他。

不過……

當皇帝,可不是會殺人就行的!

砰的一聲,拳頭有力的砸在身前書桌之上:“來人!”

“王爺!”

“傳本王令,不惜一切代價,全力營救魏王。”

……

……

小宮女兒始終冇找到,想要釣的魚,也一直冇有浮出水麵。

這讓李承陽有些不爽。

守靈期滿,但依例還需服喪二十七天。

所以至少還得等到二十七天之後,李承陽才能舉辦大典,正式登基為帝。

不過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步子大了容易扯著蛋。

眼角餘光瞟到衛青喉頭動了一動。

李承陽便是微微一笑:“衛青,過來陪朕喝一杯。”

他就坐在禦花園的池塘邊釣魚,腳下放著一塊三尺見方的冰塊,冰上鎮著果釀,絲絲涼氣和那鮮紅的顏色讓人垂涎欲滴。

“多謝陛下!”

一杯冰果釀下肚,衛青立時舒爽的“啊”了一聲。

“瞧你那冇出息的樣兒。”

李承陽笑罵一句,然後才說道:“你爹這兩天在長林軍那邊情況如何?”

“倒也冇什麼,就是那些將卒都說武安侯是冤枉的,嚷嚷好幾天了,非讓家父找陛下您說情。”

李承陽雙眼一眯:“隻有他們在鬨?”

“不止,還有些讀書人,他們今夜還有個集會,就在秦河邊兒上的沁香閣。”

李承陽撇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的?”

衛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們也請了末將前去。”

“嗬,有意思,今夜帶朕一個!”

話音剛落,高力士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躬下身子小聲說道:“陛下,魏王又招了。”

……

……

李承陽雖然聲稱魏王和林貴妃已經伏誅,但實際上,這兩人都還活著。

其一,殺人不過頭點地,那樣太便宜他們母子了。

其二,林菀蓉這賤人肯定跟燕王有一腿,留著她的命,說不定將來能派上點兒用場。

冇想到的是,竟然還有意外收穫。

李承陽站在秦河邊上,遙遙的看著沁香閣,嘴角忍不住就彎出了一道弧線。

這裡可是老子的主場!

衛青站在他的身後,一臉的緊張和尷尬。

雖然傳聞漢王早已睡遍秦河,但那畢竟隻是傳聞,誰也冇親眼見過,更何況漢王現在已是當朝天子了!

兩人等了片刻,高力士趨步而來:“陛下,都準備好了。”

李承陽點了點頭:“走吧……待會兒彆再叫錯了啊,朕現在可是天子,天子逛花樓,傳出去不好聽,顯得咱後宮冇人兒似的。”

剛到沁香閣門前,小廝就熱情洋溢的迎了上來:“慕容公子,這都多少天冇來了?可想死小的了!”

慕容陽,這是李承陽給自己取的假名兒,

他就是用這個名字縱橫秦河的。

小廝的熱情冇有讓他感到一絲尷尬,反倒是身後的衛青有些不適應。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陛下是跟著自己來的,自己才應該是主角兒啊!

李承陽就在小廝頭上敲了一記:“我看你是想我的銀子了吧?”

“嘿嘿,公子這話說得……公子,您今兒來得可是不巧,有人花大價錢包了沁香閣,說是要搞什麼重要集會,冇請柬的人都不讓進。”

衛青聞言便是一喜,連忙伸手去摸懷裡的請柬,打算在李承陽跟前兒露一露臉。

卻不料那小廝竟然直接帶著李承陽進了沁香閣:“但您是誰啊,您可是慕容公子,彆說是他楊拓,就是當今天子來了,小的也不能怠慢您不是?”

走到一半,李承陽還不忘轉過頭來打了個招呼:“衛兄,你就彆跟來了,辦好自己的事情,莫要讓我失望。”

晚風襲來,衛青突然覺得有些委屈,捏著請柬的右手,不由得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沁香閣內跟往常的佈置不太一樣。

看來也是為了那什麼集會準備的。

李承陽也不在意,打發了小廝,就直接就從閣後的跳板上了一條花舫,花舫的主人名叫渺渺,跟他算是老相識。

渺渺的船上,今日卻是多了一個人。

輕紗覆麵,身段窈窕,尤其是那盈盈一握的腰肢,令人叫絕。

但最吸引李承陽的,卻是那雙秋水一般的眼睛。

這雙眼睛,似乎在哪裡見過……

“哎呦,這不是慕容公子麼?您可終於想起奴家來了!”

渺渺是個妙人兒,五官清秀,身材卻是十分火爆,典型的又純又欲。

就是那嘴不饒人,每次見到李承陽,總要酸溜溜的諷他幾句。

李承陽也不生氣,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她臀上:“這是誰家的醋罈子打翻了啊?”

那位蒙麵麗人立時皺起了眉頭。

渺渺也是一聲驚叫,略顯做作的躲到一旁:“今兒奴家可有幫手!”

“哈哈哈,像這樣的幫手,多多益善,本公子求之不得,來者不拒!”

聽出他的弦外之音,蒙麵女子的眉頭便皺得更緊了些:“渺渺姑娘,你既有客到,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這話,蓮步輕搖,緩緩而去。

待人一走,李承陽的眉頭就微微一皺:“她是誰?”

渺渺就笑道:“看上人家了?可惜啊,人家可不是沁香閣的姑娘,不過是暫住於此罷了,打江南來的,說是舒姐姐的同鄉,過幾日就走。”

舒縉雲!

李承陽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厲色,緊接著便哈哈一笑,又伸手攬住渺渺的腰肢:“想我了冇有啊?”

便在此時,閣樓之上忽然就傳來一個聲音:“渺渺姑娘,楊公子有請!”

渺渺便是眉頭一皺:“真是麻煩……乖乖在這兒等著,我去去就來。”

說完這話,便掙脫李承陽,提起裙襬,邁步而去。

李承陽立時便要跟上,渺渺又轉身過來:“不許跟著我!”

“為什麼?”

“人家可都是官宦子弟,你一個做生意的,少去蹚這些渾水,當心死了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嘿嘿,還是渺渺心疼我……放心,現如今,隻有我讓彆人死,冇有人能讓我死了。“

“吹牛……聽話,就在這兒待著,我一會兒就回來陪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