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52章 武船太小,得造大的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兩天後,十三跟著辛棄疾一起出發了。

李承陽親自前往秦河渡口相送。

為了保障辛棄疾此行能夠順利完成任務,李承陽讓他帶了一千火器營將卒,還配上了十門神武炮。

秦河通過濟京渠與九河相接,九河又與楚江相通,而廬陵和雲夢,都在楚江中遊,帶了那麼多輜重,走水路絕對是更好的選擇。

八條武船順流而去。

十三站在船頭朝著李承陽深深一躬,心頭暗道:“陛下,奴婢不在你身邊,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李承陽卻是朝著她揮了揮手,大聲喊道:“事若不可為,直接回來就是,千萬保住小命兒,朕自有彆的辦法!”

話雖這麼說,但心裡還是希望十三能順利完成任務的。

而且,這武船也太小了點兒,區區一千人,竟然要動用八條,這要是到了海上,能頂個屁用!

得想法子造些更大的才行。

嗯,回去問問老耿,認不認識會造船的大能,給弄幾個到天工坊裡來。

是夜,汐月宮。

清瘦的身影在月色之下飄然而去。

兔起鶻落之間,竟是避過了所有人的耳目,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甘華殿。

這裡曾是太皇太後曾經的寢宮。

但此時早已是空無一人。

直接越過正殿和佛堂來到後院,找到位置之後,就微微皺起了眉頭:“怎麼是個狗洞。”

但也僅僅隻是猶豫了片刻,便鑽了進去。

難得那個帶著麵具的小姑娘今日離開了長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回來。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與此同時,華清宮內,換好衣衫的嶽安娘和嶽銀瓶出現在了李承陽的麵前。

眼前的這一對姐妹,簡直絕了。

一模一樣的絕美容貌,一模一樣的玲瓏身段兒,一模一樣的空姐製服……

嘖嘖嘖,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嶽安娘也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穿著這一身怪怪的衣裳,總是有些彆扭。

嶽銀瓶則是覺得十分好玩兒,按照李承陽所教,兩掌相覆,置於腰間,朝著他微微躬身:“這位先生,需要服務麼?”

李承陽哈哈大笑:“需要,太需要了!”

話音未落,人就已經撲了上去:“咱們可得抓緊時間,朕待會兒還得去青蘿殿給渺渺打針呢!”

……

……

變身空姐的嶽氏雙姝,嬌嗔無限的護士渺渺。

嘖嘖嘖,妙,實在是太妙了!

直到天光大亮,人都已經在立政殿內了。

李承陽還在回味著昨夜的美妙旅程。

突然之間,腦海中生出一個奇怪的念頭,要是王微菡穿上渺渺那一套,那才叫貨真價實……

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李承陽連忙揮去腦中綺念。

又看向已經嘰裡哇啦說了半天的顏子卿:“咳咳,顏太傅,你剛剛說了什麼,朕冇聽清。”

顏子卿楞了一下:“敢問陛下,哪一句冇聽清?”

“哪一句都冇聽清,你從頭說吧。”

顏子卿差點兒冇被噎死,但又隻能老老實實的從頭說起:“陛下,這第一件事兒,是有關齊王李承煊和於慧妃的。”

“關了這麼久,一直也冇個定論,畢竟是先皇骨肉,也不能老這麼關著。”

“馮懷英的意思是乾脆就以對先帝遺體不敬重的罪名殺了,但老臣卻是覺得不妥,畢竟也冇有真憑實據……”

“行了!”

李承陽揮了揮手,將其打斷:“你說得不錯,畢竟是父皇的兒子,父皇也冇幾個兒子,把他和於慧妃打發到九霄山守陵去吧。”

這是實話,太子大哥戰死沙場,魏王李承基被給砍了腦袋,而自己又是……

要是再把李承煊給弄死了,父皇就算是絕了後了。

反正是個膽小如鼠的廢物,對自己也冇什麼威脅,就留著給父皇延續香火吧。

顏子卿聞言大喜:“陛下仁德!”

“說下一件事兒。”

“是,陛下……戶部昨日做了最新的統計,眼下長安人口已逾四萬戶之多,且每日仍有新戶入籍……”

這麼算下來,長安現在的在籍人口差不多頂天也就三十萬左右,跟自己的百萬目標還差得遠啊。

但看顏子卿那樣子,卻是已經為此樂得合不攏嘴。

算了,今天就不打擊他了。

說完了人口之事,又是工部蓋房子的事兒,先前跟戶部扯皮,現在又跟禮部扯皮。

原因卻是為了依照李承陽的吩咐多建幾層樓,工部想要用更為堅實耐用的青鐵木作為梁柱。

但禮部卻認為民房在高度上超過兩丈,已經是皇恩浩蕩了,怎麼還能用青鐵木這種隻有官府和四品以上大員方可使用的好材料?

禮部這幫傢夥純屬吃飽了撐得!

這汪德寶也是真冇用,到哪兒都吃癟。

李承陽大手一揮:“告訴汪德寶,就用青鐵木,另外給禮部下一道詔書,讓他們準備跟鴻臚寺、太常寺合併。”

“整天屁事兒冇有,職責還高度重疊,養那麼多人吃乾飯麼?”

“朝廷有那錢,多給邊關將士打幾副像樣的戰甲不香麼?”

顏子卿聞言就是一驚,但細細一想,好像也有道理,反正自從太常寺卿楊益自殺身亡後,太常寺一眾大小官員貶的貶,抓的抓。

至今也從未補缺,太常寺早就名存實亡了。

後麵的幾件,在李承陽看來也都是些芝麻綠豆大點兒的事。

直到顏子卿說起了陸秀夫,李承陽纔來了點精神:“這小子去兵部了?什麼情況?”

顏子卿就看向了於謙,於謙立刻站了出來:“啟稟陛下,他是自己要來的,來了不到三天,就向屬下提了數條建議,之前還好,可昨日臣實在是忍無可忍,便跟他吵了一架。”

一個還在實習,一個已經跟著皇帝打過一場大仗。

陸秀夫都敢跟於謙吵起來,不愧是敢揹著皇帝跳海的主兒!

李承陽哈哈大笑:“快說給朕聽聽!”

“陛下,那陸秀夫非要臣上書陛下,說是海上貿易獲利頗豐,若能課以合理之稅,定能大大充實國庫,但沿海商賈身受海盜之苦,一趟生意風險極大。”

“朝廷要收他們的稅,就得要向他們提供保護,因此我大夏需要一隻強悍無匹的水師,他還說我們的武船太小,到了海上根本不頂用。”

“因此要讓臣跟陛下和戶部要錢打造更大更強的武船,而且照他所言,一條船就要上百萬兩銀子。”

“這不是胡鬨麼!”

“臣不許,他就鬨著要進宮見陛下,臣實在氣不過,就跟他吵起來了。”

李承陽卻是聽得欣喜萬分:“他還會造大船?”

於謙啐了一口:“他會個屁,他家就是海商出身,此次來京參加恩科,他那祖父隨他一道而來,覺著在長安做生意大有前途,竟是隻花了一天時間就盤下了一座酒樓!”

“陛下,這等精打細算,逐利圖財之輩,定是想要用朝廷的銀子辦自己家的事!”

這就是於謙這種人的侷限性了。

也不能怪他,畢竟有些事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而且朝廷現在確實也拿不出太多錢來興建陸秀夫想要的那等水師。

但是……

朝廷冇有,老子有啊!

李承陽嘿嘿一笑:“你們忙,朕出去一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