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49章 傳授一點兒鬥爭經驗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辛棄疾回長安了,帶回來十一名女子,全是端木家的人。

這其中有曼玉的姑姑、嫂嫂,也有她的堂姐、堂妹,更為難得的是,她娘居然還在!

李承陽也不囉嗦,全部安排到梓華殿暫住。

等到廬陵行商一案水落石出之後,再來考慮她們的後續問題。

看了看跪在殿前的曼玉一眼,李承陽又輕輕歎了口氣:“曼玉,辛棄疾已經把你的家人都接回來了,下一步,便是為你端木家洗刷冤屈,到得那時,你就恢複本名吧。”

曼玉卻是搖了搖頭:“端木雁已死,這世上隻有曼玉,曼玉也永遠是陛下的奴婢!”

“這怎麼行,辛棄疾辛辛苦苦跑了一趟,而且還要冒著危險再跑一趟,你不能讓人家白跑啊!”

話音落下,曼玉就羞紅了臉,辛棄疾卻是站在一旁傻笑:“不辛苦,不辛苦……有陛下撐腰,也冇什麼危險可言。”

李承陽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曼玉,你在長安幫他挑一處合適的宅子。”

“要離皇城近一點兒的,這樣你在宮裡辦完了差,回去也方便,買宅子的錢算朕的,就當是你的嫁妝了。”

曼玉的臉就更紅了:“奴婢遵旨。”

辛棄疾卻道:“不用不用,曼玉姑娘那麼忙,哪裡有時間給末將挑宅子,末將也用不著什麼宅子。”

李承陽終於忍不住了:“你個傻叉,總不能成了親,還讓曼玉跟你一起住客棧吧?”

辛棄疾這才反應過來李承陽剛剛說的是嫁妝,而曼玉似乎也冇有拒絕的意思。

楞了半晌,方纔猛地跪了下去:“謝陛下隆恩!”

“還真是個傻叉,謝朕做什麼,朕又不嫁你……曼玉,這人腦子有問題,你要不要再考慮考慮?”

曼玉和辛棄疾美滋滋的走了。

瞧那模樣,怕是等查清了廬陵行商一案,兩人就要在長安完婚。

李承陽打心眼兒裡為曼玉高興,辛棄疾此人,當是良配!

正自感慨,十三便捧著一封信來到李承陽麵前:“陛下,小寡婦回信了!”

李承陽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居然還回信了,有意思,有意思……這信是誰送來的?”

“啟稟陛下,是一個叫做聶永修的商人,已經在查他的底細了。”

“做得好!”

李承陽誇了她一句,然後打開信紙,看完第一句,立時笑得更開心:“有趣,確實有趣,送信之人查清楚就行了,不必殺也不必抓!”

“要是冇了他們,朕可就要少一位筆友了。”

“奴婢知道了。”

“筆墨伺候,朕要給小寡婦傳授一點兒鬥爭經驗!”

文房四寶立時備好,十三就站在一旁為他研墨,李承陽想得一想,揮毫寫到:“這爭權奪利,首重訊息靈通,隻有訊息又快又準,下手方能又穩又狠……”

一邊寫,就一邊問:“這些日子,汐月宮有冇有什麼異常?”

十三研著磨,輕聲答道:“除了不讓公主在汐月宮多待,倒也冇有彆的,隻是寧妃娘娘每天都睡得很晚,對了,她從秦河帶回來兩個女娃。”

寧妃,是舒然給自己選的封號,大概是想安寧的過完下半生吧,其實還不到四十歲,完全冇必要搞得那麼死氣沉沉的。

李承陽皺了皺眉:“什麼女娃?”

“年紀不大,都是被家裡賣到秦河的,奴婢著人查了,應該冇什麼問題。”

那應該是同情心氾濫了,畢竟她自己當初就是這般遭遇。

李承陽點了點頭:“見過竇太後了麼?”

“見過了。”

“她們說了什麼?”

“什麼都冇說,寧妃娘娘是以兒媳的身份去請安的,但被太皇太後給罵出來了。”

“嗬嗬,老太婆精神還這麼好。”

李承陽輕笑一聲:“汐月宮那邊還要繼續盯著,越是看上去一點兒問題冇有,就越不能放鬆警惕!”

“奴婢明白。”

“你師父還是冇有訊息麼?”

“暫時冇有,但是九師兄和十一師兄已經發現莫驚濤的蹤跡了。”

“很好,傳信他們,務必保證老高和老大老二的安全,若是追上了莫驚濤,不管她有什麼條件,都不妨先答應下來。”

“是。”

李承陽就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放下毛筆:“好了,老規矩,一定要直接交到小寡婦手裡!”

十三收好信件,又躬下身子:“陛下,慕容萱還在往外麵放風箏。”

這麼執著?

李承陽嗬嗬一笑:“讓她放吧,彆飛到皇城外邊就行了。”

十三卻是冇走,遲疑片刻,才又繼續說道:“她這幾次放的風箏,陛下最好還是看一看。”

話音剛落,永寧殿外便響起了慕容昭的聲音:“我知道二表哥在裡麵,你們放我進去,我有話要問他……二表哥,二表哥!”

她怎麼來了?

她最近不是醉心於在羽卿殿裡麵做衣服麼?

李承陽皺了皺眉頭:“讓她進來。”

片刻之後,看著眼前的那隻風箏,李承陽臉都綠了。

那上麵畫的居然是他和慕容萱在草萱殿裡的事兒,畫中人物的相貌真真切切,但凡是見過他和慕容萱的,一眼就能認出來!

隻是都穿著完完整整的衣服,算是有些失真。

但完全不妨礙清楚明白的表達出李承陽對慕容萱都乾了些什麼。

這是鐵了心要跟自己同歸於儘啊!

李承陽麵色鐵青,十三也被嚇了一跳,怎麼會被慕容昭給撿了一副去?

夢露這回怕是要受到重罰了!

慕容昭可不管那麼多,氣呼呼的嘟著嘴:“二表哥,你不解釋解釋?”

李承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有什麼好解釋的,分明便是有人在敗壞朕的名聲!”

“哼,你彆想騙我,就這畫功,就這筆法,彆人認不出來,我可是清清楚楚,這分明就是慕容萱自己畫的!”

“那就是她想敗壞朕的名聲!”

李承陽憤慨控訴。

但慕容昭卻是不上當:“哼,我說上次在船上一彆之後,怎麼就冇了她的訊息,二表哥,你怎麼就不聽勸呢?她不是個好女人,你不是都已經知道了麼?”

再然後,慕容昭就跟個機關槍似的開始數落慕容萱。

從小到大,從頭到腳,從人品到衣品,把人慕容萱是貶得一文不值。

李承陽都聽不下去了:“行了行了,朕就是玩玩兒而已,你至於這樣麼?”

慕容昭聞言就是一喜:“你隻是玩玩兒她?”

雖然很不願意,但李承陽還是冇好氣的點了點頭:“嗯。”

慕容昭立刻笑逐顏開:“二表哥,那你也玩玩兒我唄,最好玩兒出個兒子來,我就徹底放心了!”

李承陽差點兒冇被她給噎死,許久之後才長歎一聲:“不是,你跟慕容萱多大仇啊?”

慕容昭麵色一冷:“哼,她欺負我也就算了,她娘還偷了姑姑寫給我爹的信,自那之後,爹便惶惶不可終日,最終憂鬱成疾,撒手人寰,此仇不報,枉為人女!”

李承陽聞言,心頭便是一震,眉頭也緊緊皺起:“什麼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