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38章 廬陵行商,南越吳王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月色之下,曼玉定定的立在永寧殿九籌館外。

下唇已經快要咬出血來,含淚的雙眸亦是血紅一片。

她在等李承陽!

館內依舊忙碌,李承陽坐在舒縉雲身邊,靜靜的看著她謄抄試卷,但心思卻已經飛得很遠很遠……

舒縉雲又抄完一張,揉了揉手腕,又看了外麵一眼:“承陽,曼玉好像在等你。”

李承陽就是一愣,然後也看向了外間。

曼玉立刻跪了下去,一句話也不說,隔著九籌館的大門就開始磕頭。

舒縉雲被嚇了一跳:“她這是乾什麼?”

李承陽卻連忙走了出去,眼中竟有幾分責怪:“你跟了朕多久了?”

曼玉咬牙答道:“至今已整整五年。”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這般?”

曼玉便是一愣,隨後再次以額觸地:“奴婢多謝陛下,陛下天恩,奴婢結草銜環,三生三世也報答不完。”

李承陽心頭便是一痛:“起來吧,這件事朕已交給辛棄疾,他會辦好的。”

曼玉卻是突然搖了搖頭:“奴婢知道陛下的意思,但奴婢殘敗之身……”

“好了!”

李承陽突然一聲厲喝,然後扭頭看向一直站在曼玉身後的辛棄疾:“你聽見了?”

辛棄疾重重的點了點頭:“末將聽見了!”

“那你在乎麼?”

“末將不在乎!”

他答得斬釘截鐵,冇有一絲猶豫。

曼玉嬌軀一震,不自覺的回頭看向了辛棄疾。

辛棄疾卻已跪在了李承陽麵前:“末將鬥膽,向陛下提親!”

曼玉嬌軀再震,眼角便有淚珠滑落。

李承陽卻是笑罵道:“提你妹夫,你他娘昨天才第一次見曼玉吧?”

辛棄疾卻是十分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倒也不是第一次,隻是之前不知姓名罷了。”

“好你個辛棄疾,原來早就惦記上了!”

李承陽裝模作樣的踹了辛棄疾一腳,然後又看向曼玉:“曼玉啊,俗話說得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事兒朕管不了,你自己看著辦。”

說完之後,轉身就走。

舒縉雲早已驚得目瞪口呆:“承陽,曼玉怎麼了?”

李承陽湊到舒縉雲耳邊小聲說道:“此事說來話長,又涉及曼玉名節,朕不好多說,你若真想知道,自己去問她吧。”

……

……

回到南薰殿時,舒縉雲一臉陰沉。

曼玉竟然姓端木!

五年前被還是漢王的李承陽救下時,她已經被人糟蹋了。

那時候,她才十七歲!

除此之外,她也不願多說。

但同為女子,舒縉雲已經恨得咬牙切齒,剛剛回到殿中,便恨恨的問道:“那作惡之人,可曾伏法?”

李承陽便是一聲長歎:“朕當年才十三歲,身邊又冇幾個人,老高也不在,那幫山賊,其實是被嚇跑的,後來朕央大哥派了人去剿滅,但糟蹋曼玉的匪首卻是逃了。”

“五年過去,她還是對此事耿耿於懷,老辛要想娶她,難啊!”

舒縉雲又問:“她說她本姓端木,這個姓氏並不常見,是廬陵那個被抄家的端木麼?”

李承陽點了點頭:“不錯,就是廬陵的端木……你怎麼知道端木家被抄了?”

話音落下,舒縉雲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五年前,師姐去過廬陵,我曾聽她說起過這事。”

李承陽吃了一驚:“是那個紫蘭麼?”

“嗯,就是她……承陽,端木家那樁案子,可能有冤情!”

李承陽又吃了一驚:“你怎麼知道的?”

舒縉雲的眉頭就緊緊的皺了起來:“那個時候我還冇去安陽,師姐回來之後,莫驚濤才讓我去跟燕王接觸的。”

“我記得她當時說,吳王太過短視,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跟廬陵劉氏沆瀣一氣,坑害行商,這樣的人成不了大事,得重新尋找合作之人!”

這事兒還跟吳王有關係?

李承陽大吃一驚:“真有此事?”

舒縉雲點頭:“確有此事,但其中內情,我並不清楚,你最好去問紫蘭師姐。”

這可就有趣了。

當年曼玉被山賊所擄,便是在被流放的路上,而她被流放的原因,就是端木家勾結外敵,圖謀不軌。

她一直都以為自己是戴罪之身,李承陽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今日從文雲孫口中得知端木家勾結外敵一事,很有可能是被廬陵劉氏給陷害的。

而廬陵劉氏陷害端木家,按文雲孫所說,是因為以端木山為首的行商已經觸及到了劉氏的利益。

可現在看來,似乎冇有這麼簡單!

如果舒縉雲說得都是真的,那這中間,恐怕還另有隱情。

吳王李宸濠可不是什麼短視之輩,也絕不會為了所謂的蠅頭小利去坑害行商。

除非是有彆的原因,否則像端木這樣的商賈世家,他連正眼都不會瞧一下。

看來有必要找那個紫蘭瞭解一下當時的情況了。

事關重大,雖然天色已晚,李承陽還是又到了暗影密室。

紫蘭也被關在這裡。

看得出來,她跟舒縉雲的關係並不怎麼融洽,見到舒縉雲就罵:“你這個叛徒,師傅那般培養你,你卻背叛幻雪閣!”

“為了跟在這狗暴君身邊享受榮華富貴,連自己親孃的性命都不顧,簡直畜生不如!”

“哼哼,你彆以為有暴君給你撐腰,你就能高枕無憂,待得聖藥用完,你照樣必死無疑!”

她兩條腿各中了李承陽一槍,傷口雖然經過了包紮,但子彈尚未取出,跟王辰一樣都在等著孫哲回來救命。

冇辦法,王微菡醫術雖高,但卻不會做手術,而且李承陽也不想讓她知道繼王爍之後,她的另外一個堂哥又被自己抓了。

聽了紫蘭這些話,舒縉雲隻是定定的看著她,顯得十分平靜。

反倒是李承陽冷笑出聲:“你叫紫蘭?”

紫蘭哼了一聲,又啐了一口:“暴君,要殺就殺,不必多言。”

李承陽嘿嘿一笑,然後蹲下身去,直接就把手伸進了她的衣衫之中。

紫蘭大吃一驚:“你要作甚?”

李承卻是一陣摸索,從她懷裡找出一個錦繡布囊:“朕還以為莫驚濤冇給你下毒呢,現在看來,朕還是把她想得太過善良啊!”

紫蘭先是一愣,隨後又桀桀笑道:“你拿了我的藥也冇用,那隻是兩個月的分量而已,兩個月之後,她還是要死!”

李承陽撇了撇嘴,將那布囊扔在地上,一腳就踏了上去,然後一點一點的將其碾得粉碎:“誰稀罕這破藥,縉雲的毒早已被連根拔除,朕隻是想看看你毒發時的樣子而已。”

舒縉雲的毒被解了?

這怎麼可能?

紫蘭愣住了。

滿眼驚愕的看向舒縉雲。

舒縉雲便是微微一笑:“確實是解了,萬花穀的手筆,你若不信,我可以放點兒血給你嚐嚐。”

話音落下,紫蘭的眼中便又多出幾分渴望。

李承陽立時便露出笑容:“縉雲,跟她好好聊聊,朕在外麵等你。”

說完這話,踱著步子便出了牢房。

身後就傳來紫蘭的聲音:“你娘可還在師傅手裡,你就不怕?”

舒縉雲也笑著答道:“不怕,以前冇人幫我,但現在有了,他說要救出我娘,我相信他定能做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