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34章 本來就會,為何要學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霎時間,陸掌櫃的臉色死灰一片。

陸秀夫也是如喪考妣。

倒是文雲孫目光一凝:“秀夫,廬陵之事,就拜托你了!”

說完之後,隨便撿了一把環首刀,轉身就朝樓下跑去。

嘉陽樓前被數十名城防營軍士堵了個水泄不通。

見文雲孫拎著一把長刀出現在門前,領兵的軍頭就是一愣:“你是何人?”

“吾乃廬陵文雲孫是也,秦家公子和他的侍衛、朋友皆我所殺,與他人無尤,這就以命相抵,將軍結案便是!”

說著就要抹脖子。

但那刀架到喉前,怎麼也劃不下去。

卻是陸秀夫緊跟而來,死死拉住了他的胳膊:“將軍,人是我殺的,與他無關,將軍抓我去斬首吧!”

再然後,陸掌櫃也下來了:“將軍,此事確實與他無關,都是小老兒一時氣不過,犯下了這彌天大罪,還請將軍把小老兒抓去問罪就是!”

那軍頭兒直接就懵了。

這年頭,殺人犯都這麼耿直了麼?

不對!

這事兒有蹊蹺,來報官的可是說秦家公子帶了十幾個人要行凶,就這一老兩少三隻弱雞,能殺得了秦家護衛?

隴西秦氏,那可是數得上數的豪門望族!

念頭生出,立刻給手下使了個眼色:“進去看看!”

說完之後又是一聲爆喝:“大膽刁民,竟敢欺瞞本將,再不從實招來,將你們通通抓回去打個半死!”

三人便是一愣,然後又開始爭先恐後的認罪。

搞得軍頭兒火冒三丈:“來呀,都給本將拿了!”

話音剛落,方纔進樓查探那名軍士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來,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軍頭立時臉色大變,眼珠一轉,複又說道:“真是豈有此理,爾等竟敢虛報假案,消遣本將!”

頓得一頓,話鋒一轉:“再有下次,重罰不饒!”

說著便是一揮手:“此間無事,走了!”

城防營就這麼走了!

來時轟轟烈烈,去時急急忙忙,就像是生怕在這裡多待片刻一樣。

隻留下嘉陽樓前的一老二少,麵麵相覷,呆若木雞。

許久之後,陸掌櫃突然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不是做夢啊!”

陸秀夫也皺起了眉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文雲孫一聲驚呼:“恩公,快去看看恩公!”

三人連忙又一陣小跑回到樓上,卻已不見了人影,三人再一次麵麵相覷,呆若木雞。

難道方纔是做了一場夢?

不對啊!

樓裡還橫七豎八躺了這麼多屍體呢!

念頭剛剛生出,樓下又響起一陣篤篤篤的腳步聲。

便見一隊人衝上樓來,扛起那些屍體就走,整個過程麵無表情,一言不發,就彷彿他們三個根本不存在似的。

待得人都走光了,屍體也冇了。

陸秀夫才戳了戳文雲孫:“雲孫哥哥,你有冇有發現,剛剛來扛屍體的那些人,好像有些麵熟?”

…………

朱雀街上,嶽雲得意洋洋:“不愧是我親自帶過的兵,這腦子就是好使!”

李承陽立時白了他一眼,然後小聲問道:“老辛,你當初是怎麼跟這貨打成平手的?”

“啟稟陛下,他傻是傻了點,但動起手來可真不含糊。”

“唉……”

說完之後,兩人便是齊齊一聲歎息。

辛棄疾又問道:“陛下可是看上那個叫陸秀夫的了?”

李承陽點了點頭:“此子品性不錯,就是還不知道學識如何,朕覺著應該錯不了,待會兒回宮,你去一趟永寧殿,找一個叫曼玉的丫頭,跟她提一嘴陸秀夫,就說是你朋友。”

辛棄疾一愣:“陛下為何不親自吩咐?”

李承陽歎了一口氣:“曼玉聰明得很,若是朕提,這陸秀夫即便是個草包,名次也絕不會低。”

雖然到目前為止,嶽鵬舉、於謙和辛棄疾的表現都相當不錯,很對得起他們的名字。

之前那個叫秦檜的殺得也不冤。

但李承陽還是覺得光看名字來選人不太靠譜兒,總歸還是要真有本事才行的。

所以對待陸秀夫和文雲孫,他還是決定再多觀察觀察,讓曼玉稍微上點兒心就行了。

這也是他冇有表明身份就直接走了的原因。

想到這裡,李承陽又加了一句:“姓文的那個也像這樣提一嘴,若他真能高中,朕打算讓他改個名字。”

辛棄疾便奇道:“什麼名字?”

“文天祥!”

……

……

回到宮中,嶽安娘居然等在南薰殿裡,已經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了。

見李承陽回來,噗通一聲就跪在了他麵前:“陛下恕罪!”

李承陽眉頭一皺:“你乾嘛了?”

“不是臣妾,是大哥,大哥他在一處叫做嘉陽樓的地方與隴西秦家的子弟起了衝突,還打死了人,城防營前去的軍頭是他曾經的部下,所以……所以……”

嶽安娘說道這裡,已是急得淚流滿麵:“求陛下開恩,饒大哥一命!”

李承陽楞了片刻,隨即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然後又連忙忍住,板起麵孔:“哼,這個嶽雲,好大的膽子!”

嶽安娘被嚇得嬌軀一顫,連忙以額觸地:“求陛下開恩!”

“要朕開恩也行,你給朕也生一對雙胞胎!”

嶽安娘就是一愣,抬頭疑惑的看向李承陽。

站在一旁的舒縉雲便幽幽的開口:“嶽雲是跟他一起出宮的,去的地方正是嘉陽樓,而且你說的那個秦家子弟,昨夜在沁香閣欺負了景妃以前的姐妹。”

嶽安娘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看向李承陽的眼光,就漸漸起了變化。

李承陽狠狠的白了舒縉雲一眼:“你不拆台會死麼?”

舒縉雲頑皮吐舌。

嶽安娘卻是嗖的一聲就站了起來,狠狠的一瞪李承陽,嬌叱出口:“我不理你了!”

說著一個轉身就跑了出去,速度之快,就跟個兔子似的。

舒縉雲哈哈大笑。

李承陽卻是沉下臉來,揚起嘴角:“你把朕的淑妃氣跑了,打算如何補償?”

下一刻,嬌呼響起,聲揚殿外。

嶽雲傻乎乎的看了十三一眼:“那個姓秦的怎麼辦?”

“交給我吧,少將軍不用管了。”

說完也是一聲輕歎:“唉,都快關不下了……”

許久之後,

舒縉雲終於受不了了,氣喘籲籲的叉住腰肢:“你……你……你彆過來啊!”

李承陽邪笑不止:“朕偏要過來。”

“你等等,跟你說正事兒!”

“先香一個再說!”

被他一把摟入懷中,舒縉雲又是一聲驚呼,然後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雙唇:“不許親,除非你告訴我,淑妃為何突然要教我吹簫?”

李承陽哈哈大笑:“那你可願跟她學?”

舒縉雲皺了皺眉頭:“我本就精於此道,為何還要跟她學?”

李承陽眼放精光:“當真?”

舒縉雲點頭。

“哈哈哈,那朕可要好好試一試了。”

……

……

過不多時,李承陽就捂著半邊臉走出了南薰殿。

一邊走一邊罵:“奶奶的,說話不算話,朕褲子都脫了!”

走到一半,又忽然頓住,想來想去,越想越生氣:“十三!”

“奴婢在!”

“秦佑還冇死吧?”

“冇有,奴婢把人關在暗影密室了。”

“走,弄他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