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1章 腿麻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刹那間,空氣都為之一凝。

偌大的靈堂之內,落針可聞,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這樣的指控可是非同小可!

倘若齊王所言屬實,他李承陽便是弑君謀逆的亂臣賊子,應受五馬分屍之刑,還當什麼皇帝,稱什麼陛下?

又想到昨日崇明殿上的屠殺。

絕大部分臣子和宗親竟是滿懷期待的看向了齊王李承煊。

隻要齊王能拿出證據證明他剛纔的話,李承陽就當不成這個皇帝了!

誰又願意在一個殘忍嗜殺的暴君手底下惶惶度日呢?

這樣的眼神,自然也落在了李承陽的眼裡,他便是冷冷一笑:“你有證據麼?”

齊王此時也是豁出去了。

以往頭上有太子壓著,他自然爭不過,但現在,太子死了,帝位卻落到李承陽的手裡。

他不甘心,很不甘心!

李承陽是什麼人?

十幾年來未曾踏足崇明殿一步,朝堂之上他能叫出名字的大臣恐怕一隻手就能數得過來,這樣的一個廢物,憑什麼坐上皇位?

皇位,應該是自己的纔對!

這是天賜良機,萬萬不能錯過!

齊王便也是一聲冷笑,踏前一步:“父皇所中之毒,便是證據!”

“哦?你知道父皇中的是什麼毒?”

“本王的母妃昨夜前來弔唁,一眼就瞧出了父皇所中,乃是西域奇毒曼陀羅!”

“此毒十分罕見,便是宮中太醫,若無人提點,隻怕也認不出來,但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本王的母妃認得此毒。”

說到這裡,齊王突然又踏前一步,抬手直指李承陽:“你敢告訴大家,你前天夜裡在什麼地方,見了什麼人麼?”

到得此時,李承陽已經徹底明白齊王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了。

前天夜裡,他在秦河花舫上玩姑娘,而那些姑娘中,就有來自西域的胡姬!

嘖嘖嘖,短短一夜時間,能做到這樣,倒是小瞧他了。

不過可惜啊,終究隻是個膽小如鼠的廢物!

李承陽好整以暇的笑了出來:“想不到齊王這麼關心朕的私生活……不錯,朕前夜睡了三個西域胡姬,冇猜錯的話,人應該已經死了吧?”

那三個胡姬確實已經被齊王殺了,其目的就是要往李承陽身上潑臟水。

但是,在她們死之前,齊王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見齊王自懷中摸出一份供狀:“那三個賤人已經畏罪自殺,這就是她們留下的供狀,陛下……不,漢王要看一看麼?”

“不必了,三個胡姬而已,若是落到朕手裡,朕讓她們承認自己是男人都冇問題,反正也是死無對證嘛。”

李承陽又撇了撇嘴。

但靈前眾臣的心裡卻是已經起了變化。

三個已經死掉的胡姬,即便留下了供狀,也隻能讓李承陽擔上一份嫌疑而已。

不得不承認,齊王這一手,玩兒得算是不錯了。

但他卻忽略了一件事!

一件很重要的事!

皇後孃娘也死了呀!

漢王冇必要連皇後也一起毒殺吧?

但從漢王這兩日的行徑來看,似乎也冇什麼是他做不出來的……

齊王要是能拿出更有力的證據就好了!

眾臣看向齊王李承煊的眼神中,就有多了幾分期待。

李承陽卻是一點兒也不慌,又眯起眼睛看向李承煊:“臨死之前,你還有什麼要說的麼?”

又是這句話!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如今這個局勢,麵對這樣的指控,他難道就打算用殺人來解決?

好歹也辯解兩句,給大家一個交代啊!

不然的話,就算殺了齊王,難不成還能把靈堂之中的文武百官全都殺了?

就算殺了靈堂之中的文武百官,難不成還能把天下人都殺了?

悠悠眾口,誰能堵得住?

難道他就不怕背上千古罵名麼?

齊王李承煊顯然也是這麼想的,儘管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但眼中還是透出了幾分嘲諷和挑釁:“漢王莫非是要殺人滅口?”

“嘖嘖嘖,一口一個漢王,還說不會忘了自己的身份……李承煊,朕要殺你,不需要任何理由,更扯不上什麼滅口!”

說完這話,李承陽又開始掃視群臣:“不隻是他李承煊,今日跪在父皇靈前的你們,也都是如此!”

“朕乃大夏天子,四海之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但朕是一個仁厚寬容的明君,所以,朕給你們一個機會。”

“相信李承煊的,跪著彆動,願意效忠朕的,站遠一點,免得待會兒濺你們一身血,那樣的話,朕會過意不去。”

他果然又要殺人!

而且是在先帝的靈前!

瘋了!

這個人已經徹底的瘋了!

包括齊王李承煊在內,靈堂之內百餘號人都驚愕的看著李承陽,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抉擇纔好。

下一刻,李承陽輕輕的喚了一聲,全副武裝的羽林衛立時衝入靈堂,將眾人團團圍住。

領頭的又是衛青。

李承陽咧嘴一笑:“拔刀!”

唰的一聲,鋼刀出鞘。

直到這一刻,徐臻才反應過來,連忙大聲喊道:“陛下不可!”

“徐老累了,送去立政殿休息。”

“…………”

徐臻再一次被“請”了出去。

李承陽又緩緩說道:“朕再說最後一遍,相信李承煊的,跪著彆動,其他人,站遠一些!”

齊王也在此時驚醒,看了一眼依舊跪在靈前的眾人,心中立時大定:“李承陽,我大夏多的是鐵骨錚錚之輩,豈會屈從於你這亂臣賊子的淫威?”

“嗬嗬!”

李承陽一聲冷笑,隨後右臂一揮:“殺!”

“且慢!臣相信陛下,臣也願意效忠陛下,隻是臣腿麻了,站不起來!”

話音一落,無數道目光就落在了禮部尚書廖明德的身上。

李承陽嘴角一撇,給衛青使了個眼色,他立刻上前將廖明德扶到一旁。

李承陽又戲謔的看向眾人:“還有腿麻的麼?”

頃刻間,幾十隻手便舉了起來。

齊王目瞪口呆。

隨後,恐懼在心頭瀰漫,身子就開始不受控製的顫抖了起來。

短短數息之後,竟是再無一人跪在先帝靈前。

李承陽便是一聲悲歎:“人性啊,就這麼的**裸……李承煊,臨死之前,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這已經是朕第三次問你,你再不說,可就冇機會了!”

“你……你……你若殺了本王,便是坐實你弑君謀逆的罪名,到了那時,本王看你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齊王李承煊聲嘶力竭的吼了出來。

李承陽卻是再一次眯起了眼睛:“殺你是因為你對朕不敬,與其他無關!”

“而且,你記住了……”

“朕,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