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118章 馮懷英被告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老十冇讀過書。

聯想到老七也不認字兒。

李承陽意識到這可能不是個例,搞不好十三個暗影裡麵,就冇幾個認字兒的。

下來一問,果然如此!

除了十三之外,老大和老五勉強識字兒,但水平十分有限。

十三也是沾了李承陽的光,畢竟小時候幫他抄過無數遍被罰的作業。

關於這件事,老三給出的解釋是,高力士認為他們能聽懂命令就行了,識字什麼的完全冇必要,不如把那時間用來練功!

這是個問題。

自己身邊最好用的一幫人全是文盲,這怎麼行?

李承陽決定給暗影辦個掃盲班。

考慮一番之後,就將這項工作派到了嶽銀瓶和慕容昭的頭上。

如此安排,是有深意的。

第一是為了給嶽銀瓶和慕容昭這倆兒閒不住的找點兒事做。

第二則是為了讓這些暗影也練練她們倆兒。

身邊就一個十三總是感覺不夠用,這倆兒是有點基礎的,萬一練出來了,舒縉雲、嶽安娘、渺渺這些人的安全也能多一層保障。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眼下能讓李承陽有所顧忌的,也就是這幾個女人了。

接下來的日子,突然變得平靜了起來。

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而長安城也漸漸恢複了往日的喧囂。

各地的學子、商賈、匠人紛紛彙集於此,有衝著恩科來的,但更多的卻是因為看到了在長安立足,發家致富的機會。

一個嶄新的長安,開始在李承陽的推動下漸漸萌芽。

但是改丁稅為地稅的事情,又被李承陽按了下來,朝廷還不夠乾淨,這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總是要小心一些的好。

我李承陽脾氣雖爆,但辦事兒還是很穩健的。

李承陽白天緊鑼密鼓的處理各類事務,為後麵的幾件大事佈局鋪墊,晚上則是不遺餘力的播種耕地。

辛勤得就跟頭牛似的。

但他一次都冇去過草萱殿,而慕容萱也一步都冇能踏出來,宮裡就跟冇她這個人似的。

大半個月過去,慕容萱終於忍受不了,大大的發了一通脾氣。

事情傳到李承陽耳裡,他便又皺起了眉頭。

這個女人心太大,居然想學武則天,得把她這念頭徹底扼殺在搖籃中才行。

思索了許久,一個邪惡的計劃便在心中慢慢成形。

當夜,他便又到了草萱殿。

還是以慕容陽的身份,編了瞎話騙慕容萱說陛下已經表明身份,還把他帶進宮裡,讓他掌管禦膳房。

然後就不由分說的將慕容萱按在榻上折騰了整整兩個時辰。

自然是用強,而且比之前幾次都要粗暴,還用上了之前對付嶽銀瓶的混天綾。

完事兒之後就揚長而去。

留下個精疲力儘的慕容萱呆呆的躺在床上,心裡又是委屈,又是驚愕,還有無數的想不通。

這可是在宮裡啊!

他怎麼敢!

而且陛下為何這麼多天都不來看看自己,還不許自己踏出草萱殿半步?

難道這裡不是皇城後宮?

那日所見的那個俊美少年也並非當今陛下?

自己是被慕容陽這個惡賊給騙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慕容萱徹底不淡定了……

………

翌日,又逢大朝。

文武百官早已習慣了李承陽的風格,三言兩語就把該說的事兒說了。

李承陽十分滿意:“眾卿這些日子進步明顯,朕心甚慰,待嶽將軍和辛將軍安定北境,回師長安,朕便大宴群臣,論功行賞。”

“陛下天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山呼之後,李承陽大手一揮:“退朝!”

“且慢,臣有事要奏!”

李承陽眉頭一皺,看向說話之人,卻是禦史廖輝。

禦史能說什麼?

多半是要告狀!

果不其然,廖輝上前一步,低頭躬身:“啟稟陛下,臣參大理寺卿徇私枉法,辦事不力!”

這個廖輝,之前倒是聽徐臻說起過,也是個不怕死的硬骨頭。

居然要告馮懷英,倒是有點兒意思。

馮懷英立時怒道:“廖禦史休要血口噴人!”

李承陽卻是來了興趣:“彆吵,先讓他說。”

廖輝膽氣大壯:“啟稟陛下,如今長安,盜匪猖獗,窮凶極惡,晉陽王氏的公子被人綁架,雲夢慕容的小姐亦是無故失蹤……十數日過去,這兩樁案子竟然毫無進展……”

聽到這裡,李承陽明白他想乾嘛了,雙眼便微微眯了起來。

見他眯眼,廖輝隻當是馮懷英要遭殃,腦袋就揚得更高:“陛下,馮懷英貪贓枉法,勾結匪盜,理應重處!”

馮懷英頓時就不乾了:“休得胡言,捕匪拿盜,那是城防營的活兒,與我大理寺何乾?”

廖輝便是一聲冷笑:“哼,若非馮大人從中作梗,這兩樁案子豈能拖到現在?”

說完之後,又轉向李承陽:“陛下明鑒,犯下這兩樁大案的首惡十分囂張,而且證據確鑿,線索明晰,城防營本已著手,但大理寺卻橫插一腳,蠻橫乾涉,抓了負責辦案的官員。”

他越說越是激動:“可笑啊可笑,明明知道賊窩在哪兒,但卻無法動手,不敢動手,這是何道理?”

到得此時,馮懷英也怒了:“廖輝,你真當我馮某人是軟柿子麼?”

李承陽卻是笑道:“彆吵彆吵,大家講道理嘛……聽廖愛卿這說法,對這兩樁案子,應是十分瞭解了,卻不知這賊窩在哪兒,那首惡又是何人?”

廖輝立時上前一步:“賊窩南慶樓,首惡慕容陽,而這馮懷英,便是他背後的依仗!”

話音落下,群情激奮。

竟有十幾個官員同時站出來指責馮懷英,怒罵慕容陽。

顏子卿原本還在奇怪,馮懷英不該有這麼大的膽子纔對,直到聽見“慕容陽”三個字,瞬間就變了臉色:“諸位大人,彆再說了!”

眼下徐臻被關在立政殿裡出不來,保人這種事兒,隻能他來乾。

冇辦法,自從李承陽登基,朝廷官員死的死,逃的逃,可用之人實在已經不多,可陛下眼裡又揉不得沙子,所以大家每天都累得跟條狗似的。

要是這十幾個再有什麼不測,朝廷這一攤子事兒,那就真冇法兒乾了。

萬冇想到,顏子卿這一開口,這些人連他都跟著一起罵。

“顏太傅莫非是想庇護馮懷英!”

“哼哼,趁著徐大人不在,顏太傅想一手遮天麼?”

“陛下,徐大人乃是三朝元老,百官表率,正是因為徐大人不在,這馮懷英和顏子卿纔敢如此囂張!”

“顏子卿,你莫要欺我禦史台無人!”

顏子卿直接傻眼兒,老夫是為了救你們啊!

你們不知慕容陽是何方神聖,老夫心裡門兒清啊!

李承陽卻是聽明白了。

這幫人告馮懷英的狀是假,想把徐臻從立政殿裡撈出來是真。

當然還有跟著起鬨的是為了給自己施壓,讓自己親自過問一下王爍被綁一案。

換言之,這十幾個人,大多數是慕容家一係的,剩下那幾個,就是晉陽王家養在朝廷裡狗。

李承陽正愁不知如何鑒彆,居然自己跳出來了。

好!

太好了!

看了這十幾個義憤填膺的人一眼,李承陽突然便是一聲爆喝:“吵什麼吵?”

眾人立時安靜下來。

李承陽這才又繼續說道:“既然是案子,那就該查,而且要一查到底……馮愛卿,從現在開始,此事你不許插手!”

馮懷英纔不怕呢,那城防營副統領可是陛下讓抓的:“微臣遵旨!”

李承陽又看向廖輝:“廖禦史,這件事你來查,南慶樓也好,慕容陽也罷,甚至包括大理寺和馮懷英,你隻要拿出真憑實據,朕必許你一個公道,如何?”

廖輝聞言大喜:“陛下英明!”

李承陽卻又是邪邪一笑:“但你若拿不出真憑實據,又當如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